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隼番茄】双拼

*让我最后顽强的苟一下【……
*因为写的很赶所以并没有什么逻辑,很粗糙的一篇
*差不多……准备准备谢幕了【鞠躬
*惯例的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公司楼下有家快餐店,游矢经常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去那里找吃的。这家店被一左一右的奶茶店包子店挤着,晚去十分钟基本上就没了座位。
今天游矢也在为了双拼套餐做足了斗争,那个在一个月推出的新品,被半个公司的人称赞的鸡排与肥牛双拼的味美价廉的套餐。
“您好,我可以只要鸡排吗?”
“抱歉不可以。”
果不其然还是被拒绝了。
“那请再给我一双筷子。”
游矢端着沉甸甸的托盘,失落的一屁股坐到座位上,掰开一次性筷子把冒着热气的牛肉扒拉到盘子的另一边。
据说叫外卖的话,因为饭盒太小,鸡排的上面会摞着牛肉。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叫外卖的原因。
不过为什么店面小饭盒也小到令人发指……
他磨磨蹭蹭的思考着,取出另一双筷子,掰开,把沾满棕色酱汁的鸡排塞进嘴里。
上午的工作疲劳一下子就缓解了。
他满足的咬住筷子头,慢慢咀嚼着,不时往嘴里塞一口热乎乎的米饭。
享受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他用筷子戳着空了半边的盘子底,头疼的看着另一边。
牛肉卷起来裹着浅色的肉汁,把下面的米饭也污染了。
是的,污染。
游矢嫌弃的夹起一块打着卷的牛肉,如果不是你们在上面底下的米饭我还能继续配鸡排吃!
他气鼓鼓的咬住吸管喝着加冰的柠檬茶,直到杯子里只有冰块喀啦喀啦响。
吃饱了。
游矢放下杯子合十双手,站起身准备走。无意间看到了离门口比较近的那一桌剩了一半的鸡排。
这谁啊这么浪费食物?
愤愤不平间完全忘记了自己剩了一半牛肉的事实。

这家快餐店的总是显得很独特,从各种小炒到盖饭看起来很全的样子实际上一点都不全。
最大的问题就是鸡排和牛肉从来都不分开做。当然游矢也曾经试着想问问原因,但是想了想好像自己一个上班族问起来也不太合适就放弃了。
于是就变成了每天不厌其烦的“可以只要鸡排吗”。
结果今天也是如同战败者一样端着双拼坐到了靠门的座位。
坐自己对面的人好像吃完了,正慢悠悠的擦着嘴,晃着手里的咖啡杯。
游矢惯例先掰开一双筷子重重的在鸡排和牛肉之间划上一条深到盘底的分界线,然后才掰开另一双筷子去享用今天份的鸡排。
殊不知对面的人看着游矢行云流水的动作目瞪口呆。
那个人咳了一声就迅速离开,游矢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对面的盘子里。
两双筷子,规规矩矩剩了一半的鸡排。
啊就是那个浪费食物的!!!
游矢嘴里嚼着鸡排含混不清的嘟囔着,等把鸡排咽下去的时候人早就走的没了影子。
他看着那个人的盘子,又看了看自己的盘子。他觉得自己可能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游矢特意晚出来几分钟,为的就是找到那个人和他商量事情。
但是那个人似乎比游矢还要磨蹭,游矢端着托盘迟迟没有坐下,犹豫了很久才找了空位。
不一会儿面前坐了个人,利落的取出筷子把双拼划了道分界线,把牛肉卷放进嘴里品尝。
游矢抬起头,愣了几秒。
原来浪费粮食的是同部门的黑咲隼。
话在嘴边都说不出来了。
“不吃吗?”
黑咲开了口,看着游矢踌躇的样子又吃进去一块牛肉。
“嗯……我吃。”
感觉不像是很好交流的人。游矢拿出筷子驱赶着牛肉。
好像今天给的格外的多。
他烦躁的把它们夹到一边,突然生气的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就不能有个人和我吃一份双拼吗?这样还能不浪费食物还能节约点薪水。”
说完就后悔的僵住了。对面的黑咲也僵住了,嘴边的牛肉左右摇晃着。
“啊…不不不我不是嫌薪水少这些薪水我还是够的……”
“我、我也没那么想……”
趁着说话的功夫黑咲赶紧把牛肉吞了进去。
“我在瞎说不用理我的!”
游矢低下头把饭和鸡排扫进嘴里大口咀嚼,恨不得一分钟内吃完离开不再出现。
“你是…不吃牛肉吗?”
猝不及防被米饭噎到,游矢闭上眼睛点点头。
“也不是不可以。”
抓起柠檬茶猛灌的游矢听完又是一阵咳嗽。
“不,黑咲你别勉强。”
“那你每天十二点半左右在这里等我,我来买就好。”
黑咲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把名片放到桌子上就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谁莫名其妙……
游矢敲着自己的脑袋,把名片上的电话记到了自己手机里。

那天过后黑咲真的都在十二点半准时出现,只不过套餐里的饮料变成了柠檬茶。他自己随身带了小瓶的矿泉水。
“不喝咖啡没问题吗?”
“我妹妹要求我最近不能喝咖啡。”
游矢把饭分好,两个人拿出筷子,同时低下了头。
连鼻子都快碰到了一起。
“你先吃吧。”
“哎哎哎?可是是黑咲先买的应该你先吃……”
“你先吃,刚才是不是你肚子叫了?”
无法反驳,游矢再次低下头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
“半份够吃吗?”
“每天都这么吃已经习惯了。”
“黑咲明明长的挺高大的食量却不大。”
“吃太多又没什么意义,下午工作会打瞌睡。”
游矢叼着鸡排抬起了头,“你在看什么?”
“下午会议的发言材料。”
他盯着黑咲手里的打印纸,扔下筷子翻起了自己的公文包。
“黑咲你先吃……我那个好像还没写完。”
“那我不客气了。”
红绿色的脑袋急得左右乱晃,手忙脚乱的样子逗得黑咲勾起了嘴角。
除了这种极个别的忙碌时候,悠闲的时间还是占了多数。
两个人吃着各自那部分饭,伸着左手去接汤汁。
“感觉跟女高中生一样……”
“女高中生又不会为西服沾上酱汁发愁。”
“黑咲是自己洗衣服吗?不拜托妹妹?”
“嗯。”
“意外的好哥哥……”
“你这是什么判断依据……”
游矢放下筷子,“一开始感觉黑咲是一个很难接触的人。”
“一般都这么想。”
“如果,我说如果啊……”
游矢搓了搓自己的西服下摆,“别人也这样邀请你合吃一份饭,你会同意吗?”
“应该不会同意。”
他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黑咲一点点喝着矿泉水,把空了的矿泉水瓶放到了桌上。
“上去吗?”
“嗯。”
他跟在黑咲后面走上了楼梯。

后来黑咲请了一段长假。游矢发短信问了一下,对方简短的回了一句“家里有事”。
这种时候也不方便具体问。游矢看着腕表显示的十二点三十分,下楼去了快餐店。
快餐店上周刚刚装修完,奶茶店因为老板的问题关了门,快餐店就随之扩大了点位置。
游矢一眼就看到了新菜单。自己一直想要的单份鸡排饭终于开始卖了。
他立刻点了一份,欢快的端着托盘坐到了原来常坐的地方。
他习惯性的掰开筷子划线,反应过来之后笑着摇了摇头。
量好像有点大,游矢吃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只吃了半份的量。
扒拉着盘子里的鸡排却怎么也吃不进去,久违的感觉到了浪费食物的负罪感。
他无奈的放下筷子,拿起杯子发现自己饱得连柠檬茶都喝不下了。
游矢带着些许尴尬溜上了楼,思考着黑咲回来前自己还是吃包子好了。
不知道黑咲回来会不会先点单份的牛肉饭。
游矢这么想着,心里微妙的有一点酸涩。

隔了几天黑咲才回来,处理着堆积了很久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游矢才有机会跟他搭话。
“你先等等,我去买饭。”
他撂下这么一句话就去排了队。
就像等待考试成绩一样,游矢紧张的摸着自己的胸口。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几分钟后黑咲端着盘子坐下,还是那份双拼和柠檬茶。
“黑咲……现在有新品可以单……”
“看着量太大了吃不了。”
游矢莫名的松了口气,“也、也对……”
“这个拿着。”
黑咲递过去了一个红色的小袋子,游矢拆开发现是好几块巧克力。
“之前回去是妹妹结婚了,这是她给你的份。”
“黑咲……”
游矢掏出了几块放进黑咲的手心,不自觉的红了脸。
“这个量有点太大了。”

END

直到有一次两个人一起排队的时候,游矢才终于开口问了老板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
“为什么一开始双拼不单卖?”
老板听完这个问题笑出了声,招呼着里面的老板娘过来。
“因为我和她就是靠吃双拼认识的。”
“……那后来为什么又单卖了……?”
“因为吵架。但是现在好了你看又只有双拼了。”
游矢看到了黑咲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动,当然自己的可能也一样。
“我们想着说不定还会有人因为双拼在一起,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游矢感觉到黑咲握着的手明显力道加重,他慌张的四处张望着。
“对不起啊废话了那么多,你们两个点什么呢?”
黑咲看了看游矢,游矢也同样看了看黑咲。
“来、来份双拼……”

评论(1)
热度(13)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