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隼番茄】结局之后的后日谈

*好久不见
*我又来温暖人心了
*很矫情的一篇,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黑咲拨通了那个电话,几年前他给自己的。留电话的人曾经踮起脚尖拍着他的肩膀,让黑咲经常打。
电话不是空号,但是好像没有人接。
嘟——嘟——
黑咲趁机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时钟,现在应该不是表演时间。
嘟——嘟——
如果说要睡觉的话未免有点早。
嘟——嘟——
黑咲犹豫着四处看了看,看到了自己贴在房间里的,那个人的海报。
嘟——嘟——
或许他带这个礼帽还是显得有些稚嫩,礼服好像有些宽松。
“…………喂?”
电话另一头传来了疲惫的声音,似乎隔了很久黑咲才开了口。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随后就又陷入了沉默,电话里他轻轻喘息着,好像累的下一秒就能熟睡过去。
“有时间吗?”
“大概……”
起身,翻阅纸张的声音被黑咲听得一清二楚。黑咲第一次感觉到了预约行程般的期待。
“嗯……好像可以休息五天……”
“那很好。”
简单的约了个时间,黑咲就挂了电话。他翻起了信息记录,最后一条短信还是在三年前发的。
他隐约感觉到了琉璃的声音。
“哥哥,这么久不见为什么都不问问对方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打扰到他……真是的,哥哥总是这么……”
好像是忘了问。
黑咲烦躁的挠了挠头。
最近的幻听还真是让人头疼。
他起身去厨房煮了面,顺手在日历上约好的那天用红笔圈了个圈。

他已经很久没有约人出来了,在他模糊的记忆里好像他往往是被约的那个。所以要准备些什么他毫无头绪。
临近见面的日子,黑咲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转圈。每走过一圈都要去看日历上的那抹红色。
很快他就因为走神径直撞到了书柜上,黑咲吃痛的捂住脑门,看到了一本食谱和旁边的笔记本。
那天晚上他决定去烤饼干。他去了热闹的超市,挑了价格最高的黄油和可可粉,还买了今天份的泡面。
黑咲抱着土黄色的购物纸袋,带着半点满足走出了超市。路过了附近的糖果店,他下意识的买了点松露巧克力和草莓软糖。
回家的时候天都黑了,黑咲摸索着打开屋子里的灯,把糖果倒进盘子里,一颗小鸟形状的软糖骨碌出了盘子,他赶忙拾起来塞进嘴里。
草莓果汁的酸味刺激的他皱紧眉头,他恍惚的看了眼盘子,闭紧了眼睛。
笔记上娟秀的字体清晰的记着烘焙的要点,黑咲把食谱和笔记摞到一起,自信的撸起袖子在小钢盆里倒满面粉。
那个孩子是烘焙老手,一些初学者会犯的错误并没有记在笔记上。黑咲显得有些急躁,分不清鸡蛋要打发到哪种程度才合格。他听到微波炉催促的声音,试着伸手取出化成水的黄油,烫的缩回了手。
磨磨蹭蹭的过了一个小时,一小盘星星饼干被黑咲手忙脚乱的端到了桌子上。他大口吹着气捧起一块,小心的放到嘴里咀嚼。
好像并不好吃。
他不满的把饼干咽进去,重新准备了材料。对着食谱做到一半时肚子发出了悲鸣。
黑咲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活,烧了壶开水去泡面。
泡面比饼干要好吃。
这是黑咲喝完面汤的第一个结论。
但是这个口味的泡面已经差不多要吃腻了。
这是黑咲把一次性面碗扔进垃圾桶后的第二个结论。
已经十一点了差不多要睡觉了。
这是黑咲看着厨房一片狼藉得出的第三个结论。
他迅速上了闹钟,回到卧室盖好了松软的被子。
“晚安。”
说完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房间的门。

除了厨房以为一切都收拾好了。黑咲看了一眼时间,满意的点了点头。
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家庭餐厅,黑咲打算带他到那里去吃午饭。
家庭餐厅。
黑咲心里又默念了一次,突然对这个单词产生了兴趣。
“黑咲?”
进来的青年推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礼貌的把头上的帽子取了下来。
“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
黑咲把门关好,“但是在电视上还是经常看得见。”
“哎是吗?黑咲你有在看我的节目吗?”
青年笑着把手指对在了一起,“感觉还很不成熟呢。”
黑咲把可可粉倒进杯子里,“越来越有娱乐决斗者的样子了。”
“能被黑咲这么说,那真是太荣……啊谢谢。”
他接过装满热巧克力的杯子,小心的吹了吹就开始了慢悠悠的品尝。
“最近过的怎么样?”
“唔……每天都会有日程…挺累的……黑咲呢?”
“和原来一样。”
黑咲喝了口速溶咖啡,“学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问问题。”
“黑咲教出来的学生……决斗一定都很厉害吧。”
两个人各自拿着杯子,望着杯子里的褐色液体随着晃动出现一圈圈涟漪。
话题根本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他尴尬的干咳几声,偷偷瞟了眼黑咲,发现黑咲也在看着他。
“黑咲?”
“不,没事。”
“我…在这里住五天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不会。”
黑咲把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猛然觉得好像如果一直都是这种尴尬的气氛五天可能会很漫长。
“喂。”
“嗯?”
“要不要去吃午餐?”
“……可以啊。”
黑咲起身去穿外套,“我知道一家很好的家庭餐厅。”
“嗯……嗯……”
他无意间瞥见青年嘴里默读着那个词,一遍又一遍。
“怎么了?”
青年缓缓抬起头,露出了非常勉强的笑容。
“这种时候……我不想看见黑咲坚强的样子。”

汉堡肉很好吃,奶油蘑菇汤的味道也让青年忍不住的舔嘴角的白色奶渍。
黑咲认真的看着他把切好的大块汉堡肉放进嘴里,发出呜呜的满足声。
他想起了四年前,少年在一场高难度决斗比赛胜利后在烤肉店大口吃肉的景象。
青年好像什么都没变。
黑咲安静的舀出一勺浓汤,慢慢吃着浸满汤汁的牛肉。
“好久都没有这样吃一顿饭了。”
青年放下刀叉伸了个懒腰,“最近忙的都是吃的速冻食品……黑咲有没有好好吃饭?”
话音刚落,黑咲就贴近青年伸出了手,把他嘴边的小颗米饭粒捏下来塞到自己嘴里。
动作熟悉到不可思议。青年红了脸,搓着自己的衣角,寻找着黑咲脸上的米粒。
这种事还要脸红吗。我们明明在交……
黑咲愣住了,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他把那句话生生咽了回去,茫然的看着青年。
对上了青年的眼神,黑咲有意无意的搜寻着那里面另一个人的身影。看到青年闪过一丝悲伤后赶紧看向了别处。
“……刚才说到哪里了?”
青年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拨弄着盘子里沾着肉汁的刀叉。
黑咲不记得下午是怎么快速度过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回到了家。
“那个……”
青年犹豫着拉了下黑咲的衣服。
“要不要……”
青年指了指卧室的门,脸涨的通红。
四年没有碰过的身体,黑咲紧张的咽了下唾液,轻轻点了头。
和中午一样熟悉陌生的感觉。青年配合着黑咲的动作喘息呻吟,接受了那份硕大。
青年微张的嘴唇和藏在里面的粉嫩小舌挑逗着黑咲想要亲吻的欲望。黑咲靠近那里,迟迟没有吻上去。
刺耳的铃声打断了浓浓的情欲气息,青年吐了吐舌头抓起手机接电话。
带着抱怨的声音把气氛搅得一干二净,黑咲只好停下一切来等他打完那个又臭又长的电话。
看着青年一张一合的嘴唇,黑咲还是放弃了亲吻。他觉得两个人中间好像隔了墙,怎么也碰不到对方。
“对不起。”
青年挂了电话,试着搂住黑咲的脖子,但是被黑咲闪身躲过。
时隔四年的性爱最终草草收尾,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之后两个人背对背的靠着睡了过去。

等黑咲睁开眼,闹钟上的时针悄悄划过了11点。他捂着发疼的太阳穴摸了床的另一边。冰凉的触感让他很快清醒过来。
推开门就闻到了饭菜的诱人香气,青年举着铲子熟练的翻搅着锅里的食物。
“中午好。”
青年朝他挥了下手,“马上就做好了再等一下。”
黑咲老老实实坐到饭桌边,思考着上一次这样等待是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思考了一半,饭菜就被端了上来。青年发现了桌子上的草莓软糖,放进嘴里的时候被酸甜的草莓汁刺激的闭上了眼睛。
青年不太喜欢吃草莓。
黑咲知道,所以他跟着买了松露巧克力。青年却一口都没碰。
“不吃吗?”
青年垂下头摇头,“游斗他,不喜欢巧克力。”
“我知道。”
黑咲把刚拿起的筷子放回去,试着不带其他心思盯着游矢四处逃窜的眼神。
“……他还在吗?”
“不……我最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还有游吾,游里……”
青年的手指搓着光滑的软糖表面,突然摆了摆手。
“啊那个……柚子她还…她还能感觉到琉璃的存在……所以…”
“所以……”
被躲闪的言语刺激到的黑咲死死瞪着他,“你在逃避什么?”
青年的手僵住不动,半晌微微抖了起来。
“我在逃避?……不,黑咲,我没有。”
他的眼神也直勾勾的对上了黑咲的目光。
“明明是你在逃避。从我来到现在,你有喊过我的名字吗?”
青年等待着,等着黑咲嘴唇一点点张开。
“游……”
“好了……不要勉强了。”
青年起身去衣架上拿衣服,“我没有让你感觉游斗的存在,是我的错。”
他不甘的咬着牙推门出去,留黑咲一个人看着味增汤里飘着的浅绿色葱花。
游矢。
黑咲收拾好碗筷,翻出纸盒里的碟,看着封面那个红绿色头发的人摆出一副故作成熟的表情暗自咋舌。
游矢他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就和琉璃一样。
尽管被琉璃说教了很多次不要把她当孩子看,但黑咲总是会用年长三岁的姿态去照顾人。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琉璃才会离开吧。
黑咲揉了揉前额的软发,一遍遍告诫自己,游矢已经18岁了,不是那个14岁毛手毛脚的孩子。
他把碟片收好,碰倒了一旁的相册。游斗腼腆的笑容刺进了眼睛里。
他不是游矢。自己从来不会认错。
黑咲合上相册,用力塞回抽屉。
要怎么才能让游矢知道。
他捂住太阳穴费劲的思考着。

那个生着气的人悄悄推开了门,绿色呆毛伴着屋外的冷风晃了晃。
气的忘记拿行李。
游矢鼓着脸,坐到桌子边数着那些圆滚滚的巧克力。
就吃一块。
他拿着一块,没有下嘴。纠结了几分钟后,他把融化了一点的巧克力放了回去。
贪婪的舔着手指上甜得发苦的巧克力酱,他拿起了旁边的星星饼干。
咬了一口就后悔了。
嘴里的残渣带着难以形容的味道,游矢捂着嘴笑了起来。
他去厨房给自己灌了一杯水,随意摊开的笔记和食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笔记上干净漂亮的字体让游矢充满兴趣的继续往下读,翻到最后一页时他停住了动作。
“30g……糖吗……”
他喃喃着合上笔记,揉着发酸的眼角倒在沙发上沉沉的睡过去。
睁开眼时身上多了一件熟悉的外套,深蓝色的长款外套。游矢把它举起来披到身上,扒拉着自己睡翘的红绿色头发。
厨房里黑咲在煮牛奶,认真思考着怎样才能让牛奶不糊。他侧过头,看到了披着自己外套迷迷糊糊的游矢。
趁着牛奶还没有扑出来,黑咲关掉火,倒进马克杯里端了过去。
“……早上好。”
游矢没回应,把茶几上的杯子捧起来。对着氤氲热气走了神。
黑咲坐到旁边,游矢很自然的靠在了他身上。
“游矢……”
“……嗯?”
他问不出“你是不是还在生气”这种话,只能僵硬的调整着姿势让游矢靠得更舒服。
“我还是觉得,你就是你。”
小口啜饮的声音传入黑咲耳朵,他好像没生气。
“我不希望你成为别人活着。那个在超量次元教会我笑容的人是你。”
咕噜咕噜的吞咽声没有停,好像还是不以为然。
“只有你的笑容才能让现在的我安心。”
杯子“咚”的一声放到了茶几上。游矢仰起头吻上了黑咲的嘴唇。
牛奶的甜香味道灌入喉咙,黑咲尝试着回应。
“那天我撒了谎。”
游矢用手指抚摸着黑咲的嘴唇,”我知道我在逃避。”
他轻松熟练的跨坐在黑咲的腿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来这里的目的就达成了。”
黑咲拍着他柔软的后背,“为了这句话逃避这么久,你还真是胆小。”
怀里的人扭动着,支撑着坐起来在额头落下一吻。
“谁让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就像重新开始读档的游戏一样,两个人走在街上,手背不经意间互相碰到,游矢眨了眨眼睛,黑咲握住了他的手。
路过了家庭餐厅,游矢没有停下来。
“看来需要麻烦你来做了。”
“那就陪我走到超市。”
游矢抬起了握在一起的手,放到脸边磨蹭,“至少让我享受一下现在。”
黑咲再一次吃到了精致的晚餐,陪着一旁的人洗着油腻的碗碟。
游矢带着泡沫的手指着卧室的门,黑咲无奈的摇了摇头。
“要关机吗?”
“嗯……不想让这些烦心事打扰到。”
游矢把黑屏的手机放到柜子上,兴奋的搂住了黑咲的脖子。
炽热的呼吸在两人的嘴唇间萦绕,红宝石一般的眸子沾染上了诱人的情欲色彩。
“游矢。”
“嗯。”
黑咲捏了一下他发软的腰。
“游矢……”
“……嗯……”
游矢歪着头看着金瞳带着点点湿气。
“……游矢。”
“我在这里啊,黑咲。”

五天在不知不觉里也到了最后一天,游矢和来的时候一样,推着那个小小的行李箱,带着那顶小帽子。
“还会来吗?”
“当然。”
两个人同时张开了手,几秒之后羞涩的笑着抱在了一起。
“游矢。”
“我会加油的。”
他重新拉起箱子,“不留住我吗?”
“不了。你还有你要做的事。”
游矢试着握住黑咲的手,温暖的触感让他有些不舍。
“会寂寞吗?”
“嗯……但是…下次见面肯定不会间隔这么久了吧。”
游矢转过身,扶住了被风吹的有些晃动的帽子。
“不用回答的,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啦。”
黑咲点头,那个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视线外。
他回到客厅,盘子里的巧克力还剩了两块,另一个盘子里的星星饼干变成了一个个方形的小块。他带着半点惊讶来到厨房,注意到了笔记边加了一张小小的便签。
那是黑咲从未看过的最后一页。
清秀的字体画着小小的五角星,“给哥哥的饼干糖要少30g左右。”
便签上另一个字体也同样好看,“为了弥补口味上的不足,可以加20g黄油。”
黑咲从盘子里取出一块规规矩矩的方形饼干,咬进嘴里萦绕着淡淡的甜味和浓郁的奶香。
这大概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饼干,充满了久违的家的味道。

END

评论
热度(17)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