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for you(上)

*是一篇自己玩的很嗨的星球paro

*有没有下我也不知道......如果坑了就算坑了吧x

*没有出场的人物可能就不出场了,是因为临时脑洞没找到星球paro的人设图只有这几个人也印象【

*本篇里神官=辅佐国王的人,具体神官并不是这样的我只是用着方便【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喂,七濑!”

正练习着如何把剑刺入木头人偶的青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用力拔出了长剑,甩了一下上面零碎的木屑就把它插回了剑鞘。

“今天的剑术练习已经结束了。明天要进王宫,不留着点体力可不行。”

被唤作七濑的青年点了点头,随意活动着手腕,耳边散乱的红色长发吹到了手边。他伸手去拉扯绑在脑后的发圈,及腰的长发让走过来的长官都忍不住发出惊叹的声音。

“还真的是长了不少呢,是学着自己母亲的样子留起来的吗?”

嘴里咬住发圈的青年摇头,手指灵活的把几缕碎发集中成细长的一股,绑好,确认般的摸着自己的头顶。

“是为了一个重要的人。”

青年微笑着跑到了长官旁边。

“先不说这个了,教教我明天进王宫做护卫都需要注意些什么吧,八乙女长官。”

 

和泉三月把手里的文书堆到了地上,正在熟睡的环听到声响眯起一只眼睛看了看四周,才放心的再次闭上眼睛。

站在身旁的壮五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手里捏着的羊皮纸打开又合上。

“国王要在身边设立新的神官了。”

壮五展开了纸张,上面的国王印章清晰的压在了神这个字上。

“您已经知道了吗?”

“今天才知道的,虽然不知道那个神官是谁,但可以确认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壮五看着倚在墙边的环,“是要连那个神官也要一起杀掉吗?”

“不,壮五,我想和平解决。那个神官不过是国王最后挣扎的一个棋子,他是无辜的。”

听到了三月的回答,壮五如释重负的勾起了嘴角。

“果然,我作为神官跟随您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

三月跟着笑了出来,从凌乱的桌子里抽出了粘好火漆的牛皮信封。

“明天八乙女会带着他的队伍来到王宫,那个孩子估计也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去聊聊吧,把这个交给八乙女就行,是下一步计划。”

“是陆吗?已经两年没见了。”

“他看见你会很开心的。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我怎么能休息的比您早呢,我会陪着您读完最后一个字。”

 

最开始在战争废墟里发现陆的,是壮五。

作为见习神官的他,刚刚勉强辅佐上三月这个最小的王子就赶上了一次大型内战。对国王的专政早就非常不满的三月执意要去废墟,说是只有亲临现场才会有推翻暴政的决心。壮五拗不过这位年轻气盛的王子,只好答应陪同。

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有一只信鸽飞到了窗前。壮五解下绑着的纸条发现上面盖着王宫绝密的章。

——废墟里有一个红发的孩子需要救。

没有署名和密信的通用格式,只是简单描述了一下红发孩子的长相。壮五看着这封信皱起了眉头,思考着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自己的那位王子。

被火药炸的焦黑的土地上混杂着浓重的腐烂味道,三月从踏上这个地区开始就不停的自责为什么没有早一步去阻止国王。他恸哭着跪在地上不停的挖着破碎的瓦砾,手上被鲜红的血液浸染。

壮五强忍住想要吐出来的念头,按照信里的指示在碎石中寻找还活着的生命。

不远处的地上抱膝坐着一个少年,壮五试探着走过去。那个红发少年抬起了头,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眼泪先一步夺眶而出。

和信里的描述类似,壮五迅速把他搂在怀里,抱起来带上马车。少年很快就在马车上睡了过去,胳膊上熏黑的地方暴露着粘着沙粒的伤口。

等少年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住进了王宫。

三月是第二个看见陆的,那个身上缠着绷带的少年似乎对他也很强的戒心。壮五出现的时候少年才老老实实的配合换药。

隔了一个月,陆才吞吞吐吐的跟壮五一点点说明了情况。

自己的哥哥,被一个叫做九条的人带走了。在战后大群强盗出没的时候,是九条保护了兄弟两个人,并给了他们足够的食物。然而代价就是要带走自己的哥哥。

陆说着说着就攥紧了拳头,不住的捶着洁白的床单。

壮五听陆说自己长得和他哥哥很像,一边向外散布着寻人告示,一边劝陆留下和他一起做神官。

陆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他指了指刚远征回来的八乙女的军队,说想要和他学习剑术。

 “我想要变强,强大到可以保护天哥。”

壮五自然是被他根本劝不动的坚定眼神打败了。第二天陆就换上了军队的衣服,一板一眼的跟在八乙女后面练习。

 

天站在了陆的面前,伸出双臂把他保护在了身后。

九条手里的短剑闪着银色的光,他一步步靠近兄弟两个人,把他们逼到了墙角。

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陆抓着天的衣服,发现天也和自己一样吓得打着抖。

“我会让你的弟弟去王宫。这样你总可以跟我走了吧?”

“……是真的吗?”

“看到这个印章了吗?”

九条从外套的兜里翻出了一个小小的方块,在两个人的眼前晃了晃,“是王宫用来情报收集的印章,只要我写了信盖了章,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他。不然的话,你们两个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不要…天哥,不要跟他走……”

陆从梦里惊醒,他伸手擦着眼角的泪水。距离起床的哨声还有一个小时,他换上了衣服拿着发绳就跑了出去。

“七濑,今天怎么起得比原来还早?”

“早早早上好!八乙女长官。”

“做恶梦了吗?”

陆一脸为难的点头,“八乙女长官也起得很早啊。”

“噩梦,一样的。”

八乙女坐在台阶上拍了拍地面示意陆坐下来,坐定后陆看到了他手里攥着半截充满裂痕的笛子。

“七濑你原来也说过吧?为了重要的人你把头发留起来了。”

“嗯……”

“如果那个人能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了。”

“不用知道也没事的。”

陆轻轻揉搓着自己的发尾,“只要能和他见一面,知道他过得很好我就满足了。”

 

陆跟着八乙女站在王宫最大的房间里的角落,这里即将进行第四次王子与国王的谈判。

壮五站在三月后面,悄悄朝着陆摆了摆手。被八乙女很小声的槽了一句“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分场合了”,但是看到刚才还一脸严肃的陆现在也笑着跟他招手之后瞬间就没了脾气。

一阵钟声让三月轻咳一声,国王迈着大步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早上好。三月,今天居然把你养的小狗带出来了?”

环“啧”了一声,被三月拦在身后示意他不要轻易行动。

“这可不是小狗。在谈判破裂的时候他可能会第一个掐断你的脖子。”

“气势很足嘛。不过今天的谈判,我只是想介绍一个人。”

国王抬起了手,从身后站出来了一个青年,身着神袍的他走到了国王的面前,眼神里充斥着挑衅,但还不忘礼节的鞠了躬。

看到了新神官的长相,陆握着剑鞘的手微微发抖,额头上不禁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各位贵安。我是新的神官,九条天。”

壮五突然想起了去救陆的前一个晚上收到的绝密纸条,本想看完就销毁的,但是纸条靠近火边就浮出了一行小字。

——作为红发孩子活下来的交换,我会让另一个孩子成为国王的神官。

意识到大事不好的壮五四下寻找着,在房间的高台上看到了那个黑发的男人正悠闲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自己的哥哥,被一个叫做九条的人带走了。

是国王为了巩固政治散养的恶犬。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去彻查这个王宫里像透明人一样的存在?

三月瞥见了壮五陷入思考的表情基本明白了个大概。这次的谈判看来是没有胜算可言,现在只能想一个全身而退的方法让自己的所有人跑出去。

“很早就听闻逢坂壮五阁下作为神官的出色能力。我也学到了一二,愿这些不是把你推向地狱的手段。”

“谢谢九条阁下的赞赏。既然均为辅佐各自国王的人,个人内斗就免了吧。”

“你说…国王?他还不过是一个王子,这样的言语失误可是你失败的第一步。”

“你说笑了,在我的眼中,九条阁下辅佐的人很快就会尝到断头台的滋味。他已经失去了作为国王的资格。”

天漫不经心的看着已经蓄势待发的环,缓缓张开了嘴。

——听、笛、则、死。

无声的话语伴着隐约的悠扬笛声,八乙女直接拔剑预备。

比常人要敏感许多的环听不了这样的暗示刺激,他不顾三月的阻拦直接握住短刀直接蹿了上去,刺向天心脏的刀刃被长剑弹开抵住,比环还要快的一抹红色冲了上来挡在了天的身前。

“七濑!回来!这是重罪!!!”

“我不要!!!”

陆捏紧手里的长剑对环做出了攻击姿态,愤怒的红色眸子里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杀意。

“我绝对不会再让天哥受到伤害!”

 

TBC?



评论(6)
热度(74)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