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两人份

*是一篇短打

*隔空喊话ryo老师再不写提纲我就要咸出蘑菇了【这条就是骂她的x

*写的时候千言万语老九条去死吧x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天已经习惯了在做饭的时候做出两人份。

从小时候开始,父母经常会因为忙着表演来不及做饭。尽管在冰箱里留下了一些速食,但是天却很少去碰。

经常吃速食对身体不好。

母亲一直这么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要少吃。

天和陆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围在母亲的身边看着她炒菜。

翻出了家里的食谱,天坐在陆的身边圈圈画画,然后拉着陆的小手一起去厨房。陆站在小板凳上洗菜,天则研究着如何握住菜刀和怎么把火打开。

接过陆洗好的蔬菜,在灶台的旁边摆上一排调味料,打开火试探着把平底锅放上去。

陆在天的身后喊着加油,这样就算油溅出来天也不会特别紧张。

那天做出来的第一顿饭,两个人没有拿各自的盘子,只是头碰头的拿着筷子夹菜。

做的是什么,做的味道怎么样天已经记不太清了,天只记得陆当时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握着的筷子还在不停的往盘子里伸,含糊不清的说着天哥好厉害。

慢慢的,天就学会了做饭。他会在放学之后买好食材,去厨房先做出两人份的料理和陆一起吃完,再准备量大很多的两人份放进冰箱等着晚上演出回来的父母享用。

两人份的量在天的心里就像一个定量,一个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定量。

 

第一次到九条的家,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直到被喊出来吃饭。

推开门空气里散发着油腻的味道,外卖的披萨和煮好的杯面让天顿时没了食欲。

他坐在椅子上,握着叉子的手不自觉的打着抖。九条把切好的披萨放进了他的盘子里,告诉他趁热赶紧吃凉了会影响味道。

天机械的吞咽着黏糊糊的面饼,空荡荡的桌子的对面没有陆的笑脸,感觉到胃一阵抽痛后天放下了叉子。

“想家了吗?”

天没有回答,起身鞠躬就跑去了厕所。

打开了湿凉的水龙头,把它开到最大的位置,水声肆无忌惮的拍在瓷砖发出巨大的声响。天终于不用抑制的放开了自己的哭声,干呕的声音被僵硬的水声盖住。他用手捧起了刺骨的冷水泼在脸上,和温暖的液体混合在一起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陆……”

他用力擦了一下嘴,关掉了水龙头整理好了表情,走了出去。

 

之后天就照顾起了九条的饮食起居,至少自己做的比外面那些看着就反胃的食物要好太多。

重新做起了两人份的量,天还按照陆的食量大小去做,端上桌才发现九条根本吃不饱。无奈之下天只能做起了父母的两人份,但是这样就变成了自己吃不完。

天看着盘子里的剩菜,心里涌出了一阵不安。

“对不起九条先生。”

他对九条道了歉,“做饭的量我还在适应,还请您再多等几天。”

只要不再出现那些外卖,怎样都好。至少在餐桌上用餐的时候,还能吃着自己做的食物回忆一下原来和陆在一起的事情。

他这么想着,打开手机搜索起了食谱。

九条就这样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煎熬。

适应了做两人份的天,无论如何也不会控制调料或者食材的量,每天做出的饭都有着或咸或淡的极端味道。

九条选择了放弃在家吃饭,每天都在外面吃完再回来。

天注意到了这点,松了口气把这个家里所有的速食全都打包扔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透明饭盒。

他依旧做着两人份,自己吃完一份之后另一份装进饭盒塞进冰箱下一顿再吃,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新的改不掉的习惯。

 

“九条先生,在杂志的访谈里你说过,周末的时候你会在家准备一周份的便当是真的吗?”

主持人捏着答题卡,递过话筒等着天的回答。

“对的。”

台下的粉丝满脸通红的议论着,期待着天继续说下去。

“因为平时没有时间,周末这样的话也可以很轻松的度过,做料理的话整个人都会非常开心。”

台下爆发出尖叫声,连躲在后台等着上台的陆都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天哥,还在做料理真是太好了。小时候就做给我吃,非常非常非常好吃的!如果还能吃到就好了!”

乐把陆的这句话传给了天,后者闭上眼笑了一下。

“随时欢迎。”

“不过说起来。”

乐凑到了天的耳边,“做一周份的便当是真的吗?”

“只是不小心做多了,仅此而已。”

“那量也太大了吧?!”

“是吗……明明只是几个两人份。”

 

暴雨下得太过突然,天把做好的晚饭装进盘子里才意识到今天吃火锅会比较好。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天发现自己拿了两份碗筷,而不是平时的一份碗筷一份饭盒。

门铃响了起来,听起来显得有些急促。天思考了一下这个天气还来敲门推销广告的人的概率基本为零,乐和龙还在录节目想来蹭饭也不会那么早。

天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碗筷,迅速跑到玄关打开了门。

果不其然看见了陆湿漉漉的站在门口,鞋尖并在一起,正轻轻抖着挤干衣服的水。

“对不起天哥……刚刚录完节目就下雨了…八乙女先生说天哥正好住在附近我就过来打扰了。”

“快进来。”

天关好门取了毛巾,帮着陆把头发擦干。

“没有给天哥添麻烦吧……”

“当然没有,或者说你能来真是帮大忙了。”

天弹了一下陆淋过雨冰凉的脑门,“碰巧晚饭做多了,等你洗完澡出来就可以吃了。”

“做多了…?一周份的量吗?”

“不。”

拍了拍陆稍微干燥一点的红发,天拉着他走进了浴室。

“是刚刚好的两人份。”

 

END


评论(4)
热度(160)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