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红

*是另一条世界线上的七濑天和七濑陆的故事【一共有两篇,下一篇还没写完orz】

*区别于游戏,天没有答应九条跟他走最后加入i7的故事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七濑天的世界里没有红色。

当他意识到自己看不见红色这个颜色时,他明白,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究其原因还是在自己。

这不过是对自己当时的惩罚。

 

13岁那年,一个叫做九条的人突然出现,无视掉母亲端来的麦茶和点心。唐突造访的他更是说出了更加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话。

“我想要带走七濑天,以他的才能我会把他培养成顶级偶像。”

母亲握着茶杯的手僵住了,她摆着晚上表演时的职业笑容,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正坐在母亲一旁的天也同样愣住了,他正默数着盘子里的羊羹,计划着一会等客人走之后让陆尝一尝。

“我可以负责你的孩子七濑陆的治疗费,和你们即将倒闭的歌舞厅。”

九条说完就往玄关走,临出门之前他看了看天,还有想喝水就从房间跑出来探了个头的陆。

“我会在一个月后来询问结果。”

他关上了门,天看着自己的母亲,那个人脸上的职业笑容从来不在家里摆出来,她叹了口气,温柔的笑着摸了摸天的头。

“可以让陆吃羊羹了,快给他拿过去。”

正咳嗽着的陆看到了天端着羊羹和温水朝自己走来,礼貌的说了谢谢,然后拿着小叉子平分了三份,让天张嘴吃了一份,又跑过去让母亲也吃了一份,最后的那份他坐在椅子上满足的翘着脚一点点品尝了起来。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母亲休息了一会就洗了衣服,当然是先把藏在放衣服筐里的陆抱出来之后才开始洗的。然后准备起了晚饭,期间煮了肉,让天尝了尝味道,被香味吸引出来的陆也被喂了一块。

和每天的日常一模一样。

晚饭后,天在刷碗的时候发现待客的杯子少了一个,母亲吐了吐舌头。

“觉得不干净所以扔掉了。”

果然那个人话多少还是对母亲造成了影响。

天点了点头,在刷完碗后顺手取了块布把九条坐过的地方擦了一遍又一遍。

今天晚上没有演出,母亲早早就让天带着陆去睡觉,自己则重新泡了热茶,点起了客厅的小灯。

天没有睡,他等着陆睡着之后下了床。借着客厅里微弱的灯光,看着父母在客厅里聊了整整一晚。

 

第二天母亲依旧充满活力的忙前忙后,甚至出去贴了一圈周末演出的海报。

天想去问母亲的看法,然而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但从母亲的一举一动就可以看出她的答案。

就像去年新年的时候,歌舞厅的收入已经出现了不可抑制的下跌,面临着无法再开下去的风险。所以在新年参拜的时候,天装着胆子问了一下父母许了什么愿。

换来的是父母一脸严肃的回答。

“当然是希望陆的病早点好起来。”

随后天就在父母“哎说出来了还管用吗?”“那就再扔一次硬币再许一次吧”的你一言我一语中湿了眼角。

“陆许了什么愿望?”

看了半天热闹没看明白的陆被问了话,他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脸。

“我希望天哥能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用为我操太多心,也希望父母的表演能越来越受欢迎。天哥许了什么愿?”

“说出来就不灵了。”

“天哥太狡猾了!”

陆鼓着脸和父母挤在一起又去扔了硬币,他们笑着双手合十,静静的默念着那些无比温暖的话。

天有些自责,对自己居然会对这种事情产生怀疑真是太不应该了。家里成员的关系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好到根本不需要去怀疑。

果不其然晚上母亲就和天谈了话。

“陆的病情,这几次看都是非常稳定的,就算是发作我们也可以完全控制下来。所以治疗费的话,用我们的存款就绰绰有余。至于歌舞厅,天你不用太担心,爸爸和妈妈会有办法去解决的。”

“所以……”

“让那个叫九条的见鬼去吧。如果下次还那么失礼的进来,你就帮忙把扫帚拿来,看妈妈我给你表演七濑家的独门绝技,如何把坏人扫地出门。”

母亲比划着,把天逗笑了。

“天你也是,不用太担心我们。你是一个好哥哥,如果看到你担心的表情,陆也会难过的。”

 

一个月后,九条又一次敲了门。母亲直接站在了门口没有让他进来。

她很清楚的用不容置否的语气告诉了他,天是我们的家人,是不能分开的。

九条的目光落到天身上,似乎是在等着天的回答。

“我不会跟你走的。”

听到了所谓的答案,九条重重的叹气,说着很惋惜、你们会后悔的话语,慢慢的转过身离开。

站在门口的母子俩松了口气,互相击了掌。愉快的谈论起了晚上的蛋包饭上面应该用番茄酱挤什么图案比较好。

 

那之后的一个月,因为空气一直都很糟糕,陆的发作变得频繁了一点,父母商量了一下就让陆住了医院。

父亲会在中午前陪着陆,给他带了早饭,之后会讲一些课本里的内容防止他在住院期间跟不上学校的进度;中午之后是母亲带着午饭和晚饭过来陪,看着他写父亲布置下来的作业;晚上就是天过来,带着在学校抄好的笔记和顺路买的零食,陪着他到晚上十点。

时间过得很充实也很愉快。

就在那一天晚上,第二天学校有非常重要的演出活动,天拿着歌词在医院陪着陆。陆在认真的补着笔记,天不好打扰他,就提出了自己今天先回去练习,明天演出完再回来唱过陆。

陆自然很高兴的同意了,拉着勾说抄完这些笔记自己也就睡觉了。

天到了附近的公园,很喜欢音乐的他对着歌词一遍遍练习了很久,再加上明天还能给陆唱,他练习到了很晚才回了家。

回到家发现自己的学生手册忘在了医院,他跟父母申请了一下就重新去了医院。

等他过去的时候,医生已经忙得不可开交。

天试着靠近,从被医生紧紧包围的病床里隐约看见了侧躺在一边伸着手,嘴唇微张双眼紧闭露出了痛苦表情的陆。

“有通知家长吗?”

“已经打电话了!现在开始准备手术!”

陆脸色惨白的被转移到了担架车上,天看到了一旁的仪器,一闪一闪的心脏图案的旁边是没有起伏的数字。

“再坚持一下!陆坚持住!”

护士们喊着,把他往手术室推。亮起手术中那个鲜红的灯之后,忙乱吵闹的氛围迅速变得一片寂静。

静到让追过去天的手都抖了起来。

有一个护士被留在了手术室外,她看见了天慌张的表情,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的,那个孩子不会有事的。”

父母迅速赶到,听着护士汇报了情况。

——哮喘突然发作没有带呼吸器所引发的呼吸骤停。

天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我们过去查房的时候,呼吸器是放在桌上的。”

三个人沉默着,坐在医院的长椅上,不安的看着手术室的灯和里面医生忙碌的身影。

最先忍不住流眼泪的是母亲,她压抑着哭声,被父亲搂住,安慰着。

天一直紧紧咬住嘴唇,他隐约能看到在自己走之后,陆哮喘发作时他努力伸出手去拿呼吸器却够不到的痛苦样子。

那是天经历的最漫长的一段时间,头顶的秒针不紧不慢的走着,似乎永远都看不到尽头。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医生摘了乳白色的手套一脸疲惫但是又很放松的走了出来。

陆没事。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天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陆的病房,关好门放声大哭。

如果自己不去练习,陆就不会有这么痛苦的经历。是自己喜欢的东西,让自己差一点失去了自己最喜欢的人。

天费劲全部力气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他注意到了桌上的笔记本,摊开的笔记上有着陆清秀的黑色字体,和灰色的圆圈。

灰色……?

天揉了揉眼睛,颜色没有变化。

他打开了门,走进了手术室,瞳孔瞬间收紧。

陆的头发在他的眼里变成了混沌的灰色,天看着他缓缓睁开了灰色的眼睛。

“天哥……你怎么哭了?”

 

天今天也在公园的一角弹着吉他。

去年有一个名为trigger的双人组合出道,火爆的人气和极高的出场率让天动了心。

家里的经济条件还是不太好,如果能成为偶像的话说不定可以为家里分担一点经济压力。

歌舞厅确实是倒闭了,但是父母的出色演技还是能收到不少演出邀请。虽然可能还是有点不太够。

之前有想过去地下乐团表演,但是被父亲阻拦了。说是他自己在那个地下乐团曾经发生了顶灯掉落的事情,有一个正在表演的人被砸成了重伤。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站满了观众。

要回去告诉陆,他写的歌词今天也大受欢迎。

“你好。”

一曲演唱完,一个中年人就站到了最前面。

“我是小鸟游音晴。你出色的演唱能力有成为偶像的潜质,这是我的名片,请务必来我的事务所参加一下试镜。”

天收下名片鞠了躬,收拾了一下吉他盒里的硬币。

“天哥!”

陆和往常一样蹦跳着跑了过来,带着刚买回来的冰镇矿泉水。

“总是比我先下课啊,也不发短信跟我说一声。”

他蹲下来和天一起整理起了硬币,简单的数了数勾起了嘴角,随后就被天弹了脑门。

“词写得不错哦七濑陆先生,今天来听的人比上次还多。”

“哎真的吗?……咳咳,是你曲子写的好哦七濑天先生。”

两个人一边收拾一边打闹,趁着硬币都塞进钱包的时候,天把刚才拿到的名片递给了陆。

“……小鸟游事务所……事务所!天哥你收到事务所的名片了!”

“只是邀请而已,具体的还要等试镜。”

“那也不错啊,天哥能收到试镜邀请什么的。说不定能成为比trigger还厉害的偶像。”

说完陆就看了一眼表,立刻就被天掐住了脸用力揉搓。

“我知道现在trigger的节目开始了但是七濑陆先生你这样会让我很受打击哦。”

“疼疼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妈妈应该开录像了…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陆,如果我试镜通过了,你会同意我去当偶像吗?”

“当然,到时候要给我签名哦。”

陆揉了揉自己被捏红的脸,看着天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

“天哥?”

“不,没什么。回去做饭吧,今天轮到你做了。”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如果天哥能进trigger,他们的人气说不定会更高。”

灰蒙蒙的头发挡住了陆灰色的眼睛,至少在天的世界里是这样的。

“你总是这么说……”

“因为……天哥真的很适合那个风格。而且每次天哥看到他们时候的表情都显得很寂寞…”

“陆。”

天再一次捏住了陆的脸,伴着一阵“疼疼疼”的喊声。

“别想那么多,现在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你看我这不就收到试镜名片了吗?”

 

去取了医院的检查结果,天看了看陆的,松了口气。基本没有什么过多问题。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因为心里障碍而造成的看不见红色的毛病没有丝毫的好转,虽然也不会对自己造成太大影响就是了。

天回了idolish7的宿舍,发现六个人整齐的坐在沙发上,一副要对自己说教的样子。

“偶尔也注重一下和成员们的关系吧。”

二阶堂大和先提了出来,其他人附和着点头。

“天总是一个人在宿舍,虽然在台上配合的非常好但是台下偶尔也和我们聊聊吧。”

壮五也开了口,“是我们做了什么让你不喜欢的吗?”

“没有的。”

天犹豫了一秒,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我们只是商业合作伙伴吧,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联系。”

临关门前他看见了和泉一织愤怒着站起来的表情,很快就被三月拦住。

天躺到床上,对着灰色的天花板陷入思考。

不得不说他很喜欢idolish7,只不过他一直在提醒着自己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他不想再一次体验到失去陆的感觉。

陆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天到现在还会时不时的想起来。那个时候他抱住了陆,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后者一脸茫然的说着没事没事别担心。

父母可能是后来跟陆提过这件事,陆也时不时会看着天的脸发呆。

当然下一秒就会被拉走去唱歌。陆会把idolish7的歌唱上很多遍,然后抱着冰镇果汁听自己唱他点的trigger的歌。

每次唱完,陆都会问。

“好点了吗?”

无论回答好与不好,下一句陆都会接。

“那我们就下次还来。”

当问到为什么的时候,陆总是会摇头。

“因为天哥,还不够享受。”

 

彩排的时间结束,天悄悄溜到了台下喝水休息。纺的突然出现让其他人都迅速围了上去。

“我们现在新多了一位作词人,你们这次唱的歌就是他写的词。”

纺笑着向后面招了招手。

“陆先生,可以过来了。”

一抹灰色走了过来,那个人还四处看了看似乎在找自己。

“我是七濑陆,是新来的作词人。”

成员们把他团团围住,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礼貌的和其他人打招呼。天喝水的动作停了下来,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天哥。”

站在台上被围住的陆看到了天,挥着手慢慢向舞台边缘走了过去。

“天哥一开始提出要加入idolish7的时候我非常高兴,本来就喜欢音乐喜欢唱歌的天哥终于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要想想我就特别开心。”

“为了我的事情天哥牺牲了那么多去做自己爱好的时间,所以……”

陆弯下腰,跪在舞台边缘固执的伸出了手,想要拉住天。

“我也很想去为了天哥做点什么。想让天哥没有顾虑的,自由的往前走。”

天握住了陆的手,模糊的灰色渐渐晕出了一个个小小的光圈。

是许久未见的,淡淡的红色。

“七濑陆,现在开始是idolish7的作词人,请多指教。”

 

END


评论(3)
热度(132)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