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回家的路

*文如其名我们回家吧【

*大概会有后续补完因为感觉如果直接加在最后会迷之毁气氛【???

*因为...被点赞了很多所以非常感谢!能看到这么多同好让我这个永远冷坑体质的人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什么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在小时候,七濑天有过一段不想回家的日子。

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的弟弟七濑陆还住在医院一个人抱着玩具兔子抹眼泪。

是医院里的护士告诉天的,那个手背上还插着输液针的小孩子,努力笑着告诉自己的哥哥,“再不回去的话妈妈就要担心了”。

他的病床靠近窗户,他会对着楼下跑出去的哥哥的背影挥着手,直到哥哥的身影消失不见。随后他就会抱住毛绒绒的玩具兔子,眼泪大滴大滴的滴到床单上。

天听到这个事情之后愣住了,推开病房门的时候陆笑着举起兔子和他打了个招呼。

“等你好久了!”

寂寞的身影让天的心脏都忍不住疼了一下。

从那个之后医院门口值班的老爷爷总是和医生聊起他们兄弟俩,不时抬起头看着楼上的两个人。

“这两个孩子,进医院的时候是一个哭着进去,出医院的时候是一个哭着出去。”

等病情好转的时候,陆会出院在家休息。夏天偶尔会有天气还不错不太燥热的日子,妈妈会准备两顶草帽和一把零碎的硬币,让天带着陆去出去走走。

家门口是铺着碎石子的小路,陆带上帽子,让天系好带子,凉鞋踩在小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先去买一根陆住院时没有吃过的新口味的冰棒,玩一会再去买一块巧克力防止陆体力不支,快回家时去附近的花店给妈妈买一朵花。

天数着手里的硬币,计划得明明白白,然后第一步就会被陆干扰。

陆对那些五颜六色包装的新口味冰棒完全没有兴趣,他鼓着脸拉开冰柜的门,翻找着取出了最常吃的可乐冰。

“确定要这个吗?”

陆拼命点头,迫不及待的把可乐冰交给天。

天接过来,这个长得像小可乐瓶的东西永远是两个接在一起,只要拉一下中间的拉环就可以分开。

陆似乎永远吃不腻这个,他用双手握着,一边用力吮吸一边看天吃的是不是比自己快。

如果吃的比天快,他会挥舞着双手喊出“今天是我赢了”。

如果吃的比天慢,他会更用力的吸着自己手里的那个,“天哥怎么连吃冰棒都那么厉害……”

把垃圾扔进垃圾桶,他们会去公园,那里有一个为孩子修建的大型滑梯,两个人比着往下滑,当然天并不会使出全力,等陆玩的有点喘的时候,他会拉着他去秋千休息。重复一两次之后,玩得尽兴的陆会抱住天咯咯笑着,不停的喊着“天哥”。

然后两个人就会手拉着手去书店,吹着凉快的空调找个没人的角落坐下,陆会挑一本故事书,天会变声线,用着两三种不一样的声音去念完这个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

陆轻轻鼓着掌,沉浸在故事里不可自拔。

“能不能再念一遍?”

他清澈的红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憧憬。

“好啊,那英雄就再来拯救一次世界了!”

天清了清嗓子,揉着陆的头念了起来。

手表的指针慢慢移动到了五点,天合上书,眨着眼睛说该给妈妈买花了。陆似懂非懂的点着头,跟着天走了出去。

手里的几枚硬币换回了三朵花,一支给用心表演的爸爸,一支给同样用心表演的妈妈,最后一朵给今天玩得非常开心的陆。

陆摇摇头,把自己手里的花塞给了天。

“这朵是天哥的,因为今天天哥也陪我出来玩了。”

推辞不掉,两个人只好共同握着这朵花。朝着家的方向走。

如果回家的路再长一点就好了。

两个人一模一样的影子拉的很长,天转过头,陆抑制不住的不舍表情让跟着悲伤了起来。

 

天离开的那天,陆没有出现。

他手里拉着行李箱,对着父母鞠了躬。

房间里把自己锁起来的陆痛哭的声音飘进耳朵,天握紧了手里的行李箱。

“天哥,不要走……不要走……”

哭哑的嗓子发出了粗糙的声音,不时伴着剧烈的咳嗽声。天甚至想立刻放下手里的箱子冲进房间搂着他让他别哭,他们是不会分开的。

“天。”

门外九条的声音打破了他仅存的幻想,他再次鞠了躬,说了再见。

碎石子的小路很短,就像天每次想的那样,如果能再长一点,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踏出了最后一步,九条天没有回头去看夺门而出被父母拦住的七濑陆。

 

处理完环和理的见面问题后,天终于可以靠在沙发上稍作休息。

九条的突然消失就和他突然出现一样神秘,这次甚至连人的死活都不确定。

天环视着空荡荡的屋子,理给他泡的花茶早已凉透。理早就耐不住性子跑出去采购大量的国王布丁,用着九条剩下的那几张银行卡。

临走时理问了天,“不回家吗?”

家。

天愣了一下,这个词对他来说已经太多生疏。

手机还在不停的震动,陆还在不断的发着自己和idolish7其他成员旅行的照片。

他拨通了电话,被秒接。

“.…..天哥?”

“陆。我可以、去你父母那里看看吗?”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许久,带着吸鼻子的声音,陆的声音听起来离的很远。

“壮五先生,能先借我一点钱吗?我现在就去买机票。我要带着天哥回家。”

 

天挂掉电话,简单的把自己所有的衣服放进行李,然后去找了刚录完节目的乐和龙。

他们聚在了休息室,天打开了行李,把衣服一件件翻出来,对着镜子一件件试。

挑了半天他决定穿得正式一点,于是去换了深色的西服,继续对着镜子认真的打领带。

“你这家伙,怎么搞得跟要见家长一样……”

趴在桌子上喝水的乐第一次看到天这样严肃正经的样子,甚至感觉到了好玩。

“不如穿得……不那么正式会比较好?”

龙也是觉得自己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景象,不由得插了句嘴。

“是吗?”

对着镜子比划的天来回看了看,迅速扯下了领带,又重新拿起别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试。

不得了了这个九条天居然听人说话了!

呛了水的乐和呆住的龙互相对视了两秒,前者突然打开了手机查起了明天的天气预报,后者双手合十说着根本听不懂的冲绳话。

“喂你们,这两件哪个更好一点?”

更不得了了这个九条天居然在自己衣服的选择上提问了!!!

两个人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指了指常服,龙一副自家孩子长大了的欣慰表情,激情邀请乐晚上去喝一杯,他请客。后者则一脸我觉得明天日本毁灭可能也见怪不怪的表情,说着那就抱着世界毁灭前的最后一杯酒为由直接同意了这个邀请。

天换好了平时常穿的衣服,在手机震动响了一声之后解开了锁屏。

——天哥,我大约晚上六点左右到,已经在机场了。

——嗯,谢谢你能陪我。

——终于能和天哥一起回家了,对不起我到时候一定会控制好情绪的!

 

天站到了路口,脚下那段碎石子路早就因为街道施工变成了平坦无比的水泥路。

他依旧觉得这条路很短,短到可以看到家里的窗户,和门口堆着信件的邮箱。

沿路的花店和零食店已经合并成了一家可以卖花的餐厅,门口有个女孩子正在给花束喷水,

看到天靠近亲切的询问有没有买花的意愿。

他买了一束,抱在怀里有些不知所措。

不远处一个拎着大包小包的人正在朝自己跑来,不用说那肯定是陆。

“抱歉久等了。”

“不……我也刚到。你带的这些…”

陆兴奋的举起了左手的大包小包,“这些是我买的特产,足够四人份的!”

他把四人份喊得很重,重到让天笑了出来。

“右手的是大家给天哥买的特产,他们说不小心听到了对话内容很抱歉于是就买了这些。”

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天做了个抱歉的姿势掏出手机。

“天!听说你要回家了?我刚才问了陆你家的地址,今天晚上八点有四份豪华荞麦面麻烦你亲自接收一下。”

“乐……”

“我也听说了,我管我家要了一些海鲜,明天应该能送到麻烦你签收一下。”

“你们……”

“对了你现在在哪啊?见到陆了吗?”

天看了一下已经湿了眼角的陆,抬手帮他擦干净。

“……嗯见到了,我在回家的路上。”

 

天接过了陆左手的大大小小的袋子,因为无法手拉着手所以陆揽住了天的胳膊。

陆已经泣不成声。不停的拿衣服擦着不断滑出来的泪水。

“陆,别哭了。”

这是第一次,天意识到了这条回家的路很长,长到他看到了许多陌生的店铺,长到他鼻子发酸的听着陆停不下来的抽泣声。

父母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两个人,天觉得怎么走也走不到他们身边。

这条路,有这么远的吗?

他反复问着自己这个问题。直到陆抓住他的手臂跑了起来。

那个一直被自己拉着跑、小时候被自己照顾的弟弟,现在已经长大了,变得比原来还要坚强。

“我们回来了!!!”

陆大声喊着,挥着手里的袋子拼命朝父母摇晃。

距离越来越近,天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父母站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吃饭时的柔和表情。

“欢迎回家。”

天把抱着的花束递了出去,积蓄已久的感情也终于化成了咸涩的液体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爸爸,妈妈,陆,我回来了。”

 

END


评论(8)
热度(131)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