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唯一

*是一个架空的故事

*天和陆是人偶的设定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在众多的人偶中,天是九条做出来的最成功的一个。他可以很自然的完成所有台上的演出,动作流畅也能和别的人偶配合的很好。

最让九条满意的是,这个小巧的人偶,没有多余的感情。

九条把自己做出来的人偶分成两类,没有感情的和有太多感情的。在演出里不和观众做出多余的动作;在台下不和别的人偶有交流的,不对新鲜事物感兴趣,才是成功的人偶。

所以比天晚一点做出来的陆就毫无疑问的成了九条的残次品,被和其他原材料一起放到了储物间。

第一次带陆演出的时候,这个可爱的人偶完全违背了九条规定的演出动作,蹦跳着和观众打招呼,挥舞着小手跳着让观众发出惊喜尖叫的舞步。

对于九条来说,陆就像是大型交响乐里的那个刺耳的不和谐音,只适合在马戏团里和聒噪的小丑一起与观众互动。

被放在储物间的时候,陆歪着头,似乎还对自己的行为没有反省,从他明亮的眼睛里甚至还看到了期待着下一次演出的愉快表情。

九条锁上了门,他不愿意去马戏团,哪怕只是为了把自己的人偶送给他们。那种和自己的艺术不合的地方,去了就会让自己反胃好久。

他安慰着自己,至少自己还有天。整理了一下第二天的演出安排后,他就熄灭了自己床前的煤油灯。

 

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天蹦下了床头柜,捏着一串钥匙跑到了储物室的门口。

屋子里的黑猫也准时出现,他揉了揉它的毛就踩到了它身上准备开门。

“咚咚!”

储物室里传来了东西碰撞的声音,随后也跟着轻轻敲了两下门。

“天哥!”

确认陆今天也还在,天用钥匙打开了门,从猫的身上跳下来,还没好好和猫说再见就被陆扑倒在了地上。

“等很久了吗?”

“没有哦。”

陆激动的搓着手,等天坐起来就拉着他进了房间。

“今天我看到这里有好多废旧的木头和齿轮,就试着做了这些。”

他翻着一旁的小箱子,翻出了一辆木头小车,虽然轮子被削的歪歪扭扭的,但是放在地上一推还是慢悠悠的滑了出去。

“天哥可以把这个带到舞台上,这样观众就可以更开心了。”

天接过了小车,端详了几秒把它放在了一边,然后玩笑般的捏起了陆软乎乎的脸。

“肯定还做了什么吧?不,或者说,今天给我做了什么?”

被捏着脸的那个嘿嘿笑着,一脸被你看穿了的样子重新翻起了小箱子。

“天哥,闭上眼。”

陆的头发毛绒绒的扫在天的脸颊上,痒得他勾起了嘴角。

等陆喊出可以了的时候,天发现自己的衣领处别了一朵小花。

“这个不是做的,今天打开窗户的时候正好有鸽子飞过来,我拿一根红丝带和它交换了几朵花。”

陆手里还捏着一朵,他拿着花一脸严肃的在天的身上比划着,不知道放在哪里比较好。

天握住了他的手,把花从陆的手里抽出来,贴近了他的脸颊。

头发软软的来回扫在脸上,这次轮到陆被刺激的笑出了声。

“下次给我的东西要最先跟我说。”

他拍着陆的胸口,后者低头打量着自己衣领的花露出了笑容。

“如果还不先说的话……”

天晃动着手指,挠起了陆的身体。

“唔、唔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

陆挣扎着想跑,却被天压在了身子底下尽情的挠,天挠的没一个地方都让他忍不住发笑。

“还敢不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玩得筋疲力尽的两个人躺在了地板上喘着气。

“天哥总是在这种时候做过分的事。”

“是吗?明明笑得那么开心。”

“那是太痒了!不信我也来。”

陆鼓着脸坐起来,扑上去就开始了一局全新的打闹。

 

天一直都没有告诉九条,自己其实是有感情的。

从一开始他看着九条把陆抱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胸口莫名其妙的一热。那个人偶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喊自己天哥的时候,他甚至控制不住的想要去抱住陆。

这些他都没有跟九条说过,那个人是一个执着于完美演出的人,说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装作什么感情都没有的样子沉默的练习,只为了晚上能和陆见上一面。只要打开门就能看到陆的笑容,灿烂的就像是舞台上最闪亮的灯光。

陆被关在了储物室,明明可以直接从窗户爬出去逃走,但他依旧每天坚持去找着储物室里的小玩意,把它们变成一个个玩具装饰品递到天的手上。

“真好啊我也想去看天哥的表演。”

天总是听着陆这么说,总是想在安慰他之前先被陆安慰。

“我多做一些的话,天哥就能带到舞台上了,这样想的话就相当于我也可以看到观众的笑容了。”

“会寂寞吗?”

“其实是很寂寞……”

陆揉搓着自己的衣角,“但是天哥每天都会过来,每天都有演出,我喜欢那样的天哥!”

“前后严重不搭哦。”

天揉着陆柔软的红色头发,“那我就想象着喜欢着我的陆在台下看我表演吧。”

 

衣领上别着的小花已经干枯,天把它藏起来加进了随身携带的本子里。身边的所谓没有感情的人偶正呆滞的看着地板上一圈圈的花纹。

九条在外面拨着电话,他好像想起了被自己扔在了储物室的陆。在电话里他提了一下,挂断这个电话之后他就进了储物室。

天悄悄的跟在后面,扒着门缝看九条在里面做什么。

“陆。”

被叫到的人放下了手里摆弄的零件,一字一句的听着九条说出的残忍的话。

“我这里不需要你。下周我会让人送你去马戏团,就靠你的拙劣演出去取悦那些不入流的观众吧。”

许久没有见到九条就得到了这样的话。天刚想站出来反驳陆就先说出了自己内心想的事情。

“观众才不是不入流的!我承认我确实不会演出,但是观众是没有错的!”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一直影响天。”

“跟陆没有关系。”

天推开门挡在了陆的面前,“我会做到最好。”

九条的眼神从愤怒变为了失望,就像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一样,叹着气走了出去。

“天哥……”

陆抓住了天的衣角。

“我走没关系的,天哥那么厉害一定会……”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天紧紧抱住,甚至能感觉到天在微微发抖。

“陆。”

“你是我最重要的、不能失去的人。”

 

在陆刚被做出来的时候,天每晚都会带着陆去地下的图书室,那里有着数不尽的绘本,陆会很认真的听天讲里面的内容,然后模仿着说着含混不清的话。

其中有一本是他们印象最深刻的。王子和公主历经了艰辛最后在一起举办了婚礼,在飞满鸽子和缎带的广场上,穿着婚纱的公主幸福的和王子抱在了一起。

绘本的最后,王子对公主说了一句话,就让公主泪流满面。

——你是我的唯一。

读完这个故事的两个人眼睛亮晶晶的,他们的目光停留在绘本上,陆几次开口却都没有说出话来。

“还记得那个绘本吗?”

陆正拿着手帕小心翼翼的擦着天发红的眼角,听到问话手不由得一僵。

“嗯记得,最后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了。”

他把手帕叠好塞回衣兜里,从箱子的最底下拽出了那个烫金封面的绘本。紧接着又去翻起了箱子,一块透明的布料被撩起,上面缝着精致的花边,陆把它披在了头顶。

“天哥,你看。”

他摇晃着转着圈,布料的边角随着摆动飘到了天的手上。

“像不像那个绘本里的公主的婚纱?”

天拾起了绘本,打开到了最后一页。沉默了几秒后天做了个深呼吸。

“陆,等我一下。”

天四下环视了一周,挑挑拣拣之后握着满手的红色缎带爬上了一个个箱子,来到窗边用力吹了一声口哨。

几只鸽子拍着翅膀飞了过来,它们其中几只衔住了缎带,另外的几只听着天的指示又飞得远远的,不一会儿就带着新鲜的花朵重新落在窗台上。

——“我这里不需要你。下周我会让人送你去马戏团,就靠你的拙劣演出去取悦那些不入流的观众吧。”

才不会让你把陆带走。

天接过了花,转身对着陆举起右手鞠了个躬。

“陆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攥紧了花边的陆立刻点了点头,天的身影、鸽子的身影还有飞舞的缎带和花瓣出现在耀眼的阳光里,是比绘本里的内容还要令人惊奇的景色。

“那,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天跑下了箱子,两个人的额头抵在一起,隔着薄薄的布料。

“我想和陆在一起表演。”

“天哥……”

“你不是九条说的残次品,你是我心里最完美的人。”

“那个…天哥…”

陆的脸红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他不住的往天的怀里钻,发出了害羞的声音。

“那我们就走吧。”

“嗯!”

 天拉住他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从窗边一跃而下。

伴着清脆的两声口哨,他们和鸽子们一起飞向了青色的天空。

 

END

 

那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城市里有一个奇妙的剧团。那个剧团里有一对双子人偶的表演总是场场爆满。

剧团负责人乐数着手里的宣传海报,身后那对人偶正拿着玉米粒喂鸽子。

“是不是演出排的有点太多了?”

白色头发的人偶转过头,“那不是观众想看的吗?我们想满足观众的愿望。”

红色头发的人偶也转过头,手里的玉米粒一不小心就被调皮的鸽子逐个叼走。

“能和天哥一起演出的话,不管多少场都不会累。”

 



评论(12)
热度(114)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