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隼番茄】打不开的纸飞机

*之前的文了放上来统计数量【

*人偶师隼x人偶番茄

*大概会有后续【?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门口响起的门铃声让黑咲放下了手里的面碗,不耐烦的过去开门,紧接着就被放到门边的皮箱绊了一跤。

皮箱的中心只有一个龙型浮雕,简单精致的样子勾起了黑咲的兴趣。他提起皮箱回到了房间,把矮脚桌上的泡面和工具刀放到地上,在桌子上打开了皮箱。

里面安静的侧躺着一个人偶,就像睡熟的孩子一样表情安稳。黑咲把人偶抱了出来,这个看起来还没自己一个胳膊长的人偶被黑咲拿在手里。他很熟悉人偶的构造,凭着职业本能他把人偶翻过来背朝自己,背部正中心有一个小小的圆孔。

黑咲在箱子的角落看到了那个金色的发条,发条上刻着有些笨拙的字体。

游矢。

是这个人偶的名字吧。黑咲把做工精细的发条插进了小孔,缓缓的转动。手里的人偶就像提线木偶般僵硬的抖动,关节发出轻微的声响。

黑咲松了手,人偶站到原地摇晃了几下,转身慢慢睁开了眼。

“游矢?”

他试着叫了人偶的名字,被叫做游矢的人偶第一眼看到的似乎并不是黑咲,而是那个边缘油腻的面碗。

“唔……”

游矢带着关节的轻响揉了揉眼睛,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听到了人偶发出声音并能活动,黑咲准备凑上前准备好好研究研究。

游矢瞪圆了眼睛看着面前表情和动作都很微妙的男人。仅仅是迟疑了几秒,黑咲便迅速向游矢扑了过去。

那一刻游矢以为那个人没有吃饱,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像饿狼一样凶狠。他立刻转身往角落跑,不料被男人一把抓住了后腿粗鲁的往回拽。

“你…这样很失礼哎?!”

游矢攥拳捶了男人几下,但是男人不为所动,只是把他拎起来,就像对待小猫小狗那样,给他扔到了床上。

这让游矢觉得自己作为人偶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当然之后发生的事更是让他的大脑彻底停转。

男人用手指反复揉搓他红色礼服的精致面料,紧接着把扣子一点点解开,继续揉着里面的衬衣。

“你住手!”

然后游矢的衣服就被全部脱了下来,男人反而细心的把衣服叠好放在一边,取出了放大镜在他的球形关节上仔细的观察。

“果然是那个人的做的。”

他的指尖轻轻碰到游矢柔软的脸颊,敲了敲游矢的腹部,最后直接掰开了游矢的大腿。

“你给我住手啊!”

游矢抬起头,不顾自己的窘态一头撞到男人的脑门上。这才让男人松了手。

“你……你是谁……?”

游矢捂着头缩到枕头后面张望着,不安的开了口。

“黑咲隼,是个人偶师。”

房间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游矢思考了半天才颤巍巍的伸出手。

“把衣服递给我。”

黑咲非常配合的照做了,游矢拿枕头紧紧挡住自己身体,抓过衣服一件件穿好。

“离我远点……”

看起来自己并没有给他留什么好的印象。黑咲站起来,去厨房给他泡杯咖啡。

 

游矢摇摇晃晃的抱着倒满咖啡的马克杯,放弃了挣扎只能把杯子放到桌上,鼓着脸对杯子里怎么也喝不到的深褐色液体发了愁。

“有没有吸管……?”

黑咲摇摇头,递给他一个小勺。游矢只能站起来从杯子里舀着喝,苦的皱紧了眉头。

“糖……”

对方非常友善的递过来一块看起来非常廉价的裹着玻璃纸的水果糖。顺手拉过游矢的小手看个不停。

游矢总感觉面前这个叫黑咲的下一秒会再次把自己的衣服扯下来,捏着糖块的手不免颤抖起来。

好像是研究够了,黑咲松手翻出了一张白纸勾勾画画,抽屉里的人偶部件也被掏出来继续打磨。游矢壮着胆子凑上去,发现那张粘着白色粉末的图纸分明画的是自己。

“你是那个非常有名的人偶师zarc做出来的人偶吧,腿上也有他的名字。”

听到了所谓父亲的名字,游矢疑惑着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捂住自己的双腿。

“我以他为目标。”

说罢他又一次盯上了游矢的红眸,漂亮得就像是用了世界上最昂贵的红宝石打磨出来一样。

“有生命的人偶,我也想做出来。”

黑咲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趁着游矢撕糖纸的时候碰了下他的手。

“你能不能留在这里?对于有生命的人偶的事情我想了解更多,我绝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严肃正经的语气搞得游矢有点不好意思,他眨着眼睛,勉强点了点头。

“既然箱子是被放到了这里,那么就说明我还是可以信任你的。”

他掏出了衣兜里的金色小怀表,“咔哒”一声打开。

“能陪你十天吧……当然我是要有要求的。”

游矢看到黑咲为难的表情笑了,“不会太难为你的。”

 

不难为才怪。

黑咲站在厨房揉着酸痛的太阳穴。

虽说是个人偶,游矢的要求还是很麻烦的。

让一个每天每天吃泡面和速食的人下厨房,给他做淋着枫糖浆巧克力酱的薄煎饼。黑咲头疼的看着手里的薄煎饼原料。旁边的游矢坐在桌子上,双腿一晃一晃的吹着口哨,把玩着脖子上的水晶灵摆。

游矢说过这是自己父亲给他的,自己最珍惜的东西。甚至还要黑咲每天拿出一块干净的布料,自己把它擦得干干净净。

一股糊味飘进了游矢的鼻子里,他叫唤着跑到黑咲身边,捏紧了鼻子。

“怎么又糊了啊……”

游矢弯下腰看了看灶台上青色的火焰,“关小一点……”

“就不能自己做吗?”

黑咲把他抱到了一边,怕火星掉到游矢的礼服上。

“不能。身为人偶才不要做这些。”

今天份的薄煎饼也是以失败告终。游矢叹着气坐到自己的箱子上,给自己系上了白色的餐巾,举着刀叉切下一点放进嘴里。

“.…..还是有进步的……黄油放的还不够多。”

他又把切好的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比例好像还有点不太对。”

黑咲端坐在那里等着他吃完。

“下次不能开大火。”

游矢擦干净嘴,把刀叉放到盘子上。

“果然还是不太好吃啊。”

但是盘子里连一丁点残渣都没有剩下。游矢站到箱子上,踮起脚尖去取柜子上的糖罐。无奈怎么也够不到。

“喂…黑咲……”

窘迫的样子让黑咲捂住嘴憋笑,游矢听见后自然恼羞成怒。

“帮我拿下来啊……”

“是是是。”

“真是的……”

游矢拿着糖块伸出舌头舔舐,甜的眯起了眼。

 

虽然和黑咲相处不算和谐,但游矢还是很喜欢在他工作的时候靠在一旁看。

黑咲拿着砂纸打磨的动作总是小心翼翼的,就像保护着那个部件不让它受伤一样仔细认真。游矢双手撑着脸,一看就是大半天。

“你的手,还真是和你的态度截然相反。”

每次这么说完,黑咲就对着游矢的脑门弹一下,后者捂住脑袋小声喊疼,不满的蹬腿。

“你怎么还不出门?”

游矢反应了过来,掏出了小怀表大呼不好。

每天下午三点,游矢总会出去给一些小孩子变魔术。用他小小的手去给女孩子的头顶变出颜色鲜艳的花环,给男孩子表演自己引以为傲的纸牌魔术。

游矢拉着箱子跑了出去。黑咲等他出去后,从最底下的抽屉里取出人偶的雏形,对着那张画着游矢的设计图做起了改动。

黑咲不想承认这个叫做游矢的人偶确实在他心里留下了很特殊的印象。明天等他离开自己会有那么一点难以接受。

等黑咲放下手里的活准备休息时,钟表已经最短的那个指针已经悄无声息的划到了8点。

他有些疑惑的往窗外瞧了瞧,随后进了厨房取出了食材准备做饭。

在游矢来了之后,做饭好像变成了习惯,因为这个高贵的人偶怎么也不肯吃泡面。

突然间门被撞开,皮箱拖地的沉重摩擦声让黑咲探出了头。游矢低垂着头站到玄关,戴着护目镜看不清表情。

“游矢?”

黑咲走过去把他抱了起来,拍干净了他礼服上的灰尘。

“……灵摆呢?”

听到灵摆这两个字游矢很明显的抖了一下,一直握紧的拳头哆哆嗦嗦的伸开,透明的碎块随着动作掉到了游矢的礼服上。

“zarc给我的……最重要的东西……”

碎块被黑咲一个个捡起来,他把游矢放下来。游矢拉着箱子跑回房间,径直躲进了箱子里不再出来。无论黑咲怎么叫他都没有任何回应。

手里的灵摆碎块尖锐得扎手,黑咲把它们摆到桌子上细细拼凑起来。

“游矢,我出去一下。”

箱子里的小人没有说话,只是听到门锁上的声音之后肿着眼睛冒了下头。礼服里的小怀表发出声响,提醒着今天是游矢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

 

“——给黑咲隼:很高兴能和你相处十天的时间。给你添了麻烦我可能感到抱歉,但是在添麻烦的同时我也吃了九天糊得不一样的薄煎饼。感谢你转动了发条。人偶师的工作请加油,我也会变出更好的魔术。另外我发现了你的设计图和我的雏形,我没有你做的那么矮,材料也没有那么粗糙。”

游矢放下笔,把白色的纸张折成了飞机放到桌子上。他取走了桌子上的灵摆,上面很浅的粘合痕迹让他忍不住自责为什么不好好看路从台阶上摔下来。

黑咲还在熟睡,游矢爬到了床上,轻轻吻上了他的脸颊。

“谢谢。”

他跳下了床,拎起箱子走了出去,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

屋子里的黑咲同样捂住了脸,他打开了窗户,捏住了纸飞机。

天气很好,飞机可以随风飞得很远。就算不打开也大概能猜到那个小家伙写了什么。

黑咲趁着风吹来的瞬间松了手。纸飞机随着风飞到了自己已经看不到的地方。

今天也要好好工作。

他坐到桌子前,把那个雏形人偶塞到了抽屉最底层,翻出全新的设计图,开始了属于他的工作。

 

END

 


评论
热度(10)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