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茄番】迟到的告白

*双子设定

*并没有什么科学性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从榊游矢和榊游斗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医生就疑惑着扶着自己的黑边眼镜,带着另一群医生去翻各种各样的研究书籍,每天拿着厚厚的一摞的研究数据看的昏天黑地。

洋子一度以为自己的两个孩子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绝症,吓得抱着襁褓中两个婴儿一动不动。榊游胜看不下去了,去问了医生,换来了这样的一句回答。

“这对双胞胎真是不可思议。”

医生捧着研究报告,走进病房告诉洋子孩子并没有疾病,只是会在成长中,两个人会互相听到对方心里想的事,说得通俗点,就是心灵感应。

“如果将来这两个孩子会为此感到烦恼,那么可以来医院看看。当然,我们现在也并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看了看床上两个手拉着手熟睡着的婴儿,游胜和洋子松了一大口气。

 

游斗和游矢已经三天没有说过话了。

坐在后排的柚子戳了戳旁边的权现坂,小声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权现坂听完也是很认真的思考起来,可是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吃午餐一起回家看起来并没有吵架的意思。

难道是冷战?

权现坂摇了摇头,小声告诉柚子说咱们再看看,不要急着下定论。

‘游斗,笔记借我。’

‘你这样不说话会让别人误会的吧。’

游斗转身取过书包,掏出了笔记递给了游矢。

‘那就游斗开口说吧。’

‘.…..我突然开口会更奇怪吧。’

‘对嘛……这么方便的功能不用就太浪费了。’

看着游矢懒散的样子,游斗伸手弹了他的脑门。

‘我敢打赌柚子和权现坂又会误会咱俩吵架了。’

游矢偷偷回了头,看到了后面两个人写满了困惑的表情赶紧转回来吐了吐舌头。

‘你猜对了。’

接着脑门就又被弹了一下,游斗起身开了口。

“去吃便当吧。”

‘好。’

‘你给我说出来啊!’

‘哦…我忘了。’

游矢抱着便当盒一溜烟跑出了教室,留游斗一个人面对另外两个人更加困惑的表情。

“.…..我们没吵架……不用担心。”

换来了后面两个人半信半疑的点头。

‘游斗你快点,今天妈妈做了汉堡肉你要再不过来我就吃了。我先尝尝…哇好吃!这个起司酱……好吃!’

“……你安静点。”

说完游斗迅速捂住了嘴,对着柚子和权现坂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就赶紧跑了出去。

“游斗……在跟谁说话……”

权现坂一脸放弃思考的摇头,“至少应该是没吵架。”

 

游矢似乎更喜欢用心灵感应来和游斗对话,因为他觉得这样似乎可以让兄弟俩变得更有秘密一点。

游斗很显然就不这么觉得了。很多时候游斗跟他说话,游矢也只是用心灵感应回复,虽然兄弟俩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在外人看来就像游矢在赌气怎么也不和游斗说话一样。

考试的时候,游斗总会在做题的间隙听到游矢的声音。

‘游斗游斗,第五题选什么?’

游斗忍不住咳了一声。

‘你好好考试……’

‘.…..’

游矢很快就安静下来,游斗感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换了个思绪继续读题。

‘第六题……条件是…选项…A不对…D也…哦这题选C。’

‘耶!’

只要是脑内所想都会被对方知道,游斗紧紧捏着手里的圆珠笔,脑子里传来的是游矢更加欠揍的话。

‘游斗怎么还没写到计算题……’

这种侥幸最多也就存在于考试,在其他时候,心灵感应总是会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最关键的就是决斗。

从洗牌到抽牌再到手牌,对方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场决斗根本就进行不下去。

‘我召唤异色眼的话……’

‘他要召唤异色眼的话,我手卡里正好有速攻魔法卡……再加上刚盖下去的奈落应该防得住。’

‘喂游斗我都听到了你想把我的异色眼除外。’

‘.…..那你就别召唤异色眼了。’

‘也对……那就银爪狼…不对有奈落…’

这牌是彻底没法打下去了。

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决斗?

很多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挠了挠头发,互相指着对方。

“他太强了我打不过。”

‘如果没有心灵感应我一定能赢他。’

都听到了后面的话,两个人自然又互相追着绕场地跑了一圈又一圈。

“明明我更强一点。”

“明明是我。”

 

每天都要黏在一起的双胞胎在某一天突然分开了。其中一个找了柚子,另一个找了权现坂。

“很好,这个距离他应该就听得不清楚了。”

柚子和权现坂不明所以的盯着面前的人,毫无疑问的认为他俩一定是吵架了。

道场里的游斗和权现坂一起盘腿坐下,捧着茶碗怎么也没喝下一口热茶。左思右想之后游斗犹豫着拍了拍权现坂。

“我喜欢上游矢会不会是错误的。”

果不其然权现坂把茶水全都喷在了游斗脸上。后者被烫得皱紧眉头质问他就算是“不动”,这种温度的水也别咽下去。

游矢这边的沟通就相对容易了一点。柚子听着游矢支支吾吾的说完“我喜欢上了游斗怎么办”之后大彻大悟的合十双手。

“写告白信吧。”

“等等?!”

“放心吧游矢。”

柚子伸出了大拇指,“绝对会让你俩心意相通的!”

理解力太强可能也是种错误。而且好像两个人的心意从小到大就一直是通着的。

游矢反驳的话一句都没说出来,呛得干咳了好几声。

没想到晚上两个人就尴尬的坐在了客厅椅子上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手里捏了一封信,另一个额头上绑了一根红色的丝带。

两个人互相听着对方结结巴巴的声音,更不敢张嘴说话了。

“游、游斗……信…给……”

‘柚子写的告白信一定没问题……’

两种声音同时撞进游斗的耳朵让他猝不及防的四处张望。虽然后半句是被动听到的但是感觉好像一点秘密的没有了。

“告…告白信吗……我…我也有话……”

自己是笨蛋吗?!

游斗一拳捶在了桌面,游矢红着脸站起来,连指着游斗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不不不你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想!!!”

紧接着脑子里就回响着游斗的自我催眠。

‘不想不想有不想不想不想…话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说…….’

‘好吵?!’

游矢死死捂住耳朵,“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我想要点悬念……”

“那你就是同意了?”

“哎?……不……我…”

信封没有被打开,游斗把它放平,解下丝带摆在上面。

“反正你写的内容和我要说的内容应该是一致的,这个悬念我答应给你。现在咱们可以做这个悬念之后的事。”

“之后的事……?”

“交往。”

空气安静下来的尴尬让两个人都有点不知所措,游矢认输般的瞟了一眼红色丝带。

“不愧是权现坂,连这种话都能让你说的理直气壮。”

 

日常生活还是那样,并没有因为交往而做出任何改变。所谓的悬念也被两个人抛在了脑后。

‘这只能说明之前的关系太亲密了。’

游斗附和着点头,掏出了嗡嗡震动的手机。

“我找到可以治疗你们心灵感应的方法了。”

靠在游斗手机边偷听的游矢僵住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等游斗挂断电话,游矢发现他的目光聚焦在了自己身上。没由来的不舍把游矢搞得心里发酸。

“我尊重你的决定。”

游斗伸出胳膊揽过游矢的肩膀,“因为咱俩是双胞胎啊。”

“游斗……”

“我知道了。”

两个人轻轻磨蹭着脸颊,游斗取出手机拨通了那串号码。

“嗯……我是游斗……我和游矢都决定先不治疗。”

‘这样好吗……?’

游矢垂着头搓起衣角,迟迟等不到游斗的回答。半晌之后他感觉到了游斗的拳头顶在了自己的腹部。

“别多想。这是属于咱俩的秘密,我也不想轻易就失去。”

‘看来还能…再抄游斗的数学卷子了……’

虽然不是说出来的话,游矢还是捂住了嘴,但这句话已经让游斗真真切切的听到了。他颤抖着瞟了眼旁边满脸和善微笑的游斗。

“你信不信这一拳下去你会起不来?”

“我错了……”

 

“结果没想到心灵感应到了年龄就会自己消失。”

游矢扒拉着桌子上寄来的研究报告,“这到底是科学还是迷信啊?”

看报告看得眉头都皱到一起的游斗甩了甩头,“确实是已经互相感觉不到对方在想什么了。”

“咱们已经互相知道了16年了啊……”

游斗整理好报告,叠在一起扔进了垃圾桶。游矢兴奋的站起来,对着游斗挥手。

“既然感应不到了,那咱们应该先做什么好?”

“决斗……?这样我就不知道你的手牌是什么了。”

游矢一下子就缩回到沙发上,“这倒是也没错啦……”

游斗配合的跟着坐过去,生涩的抚上了游矢的脸,感受着游矢的气息。他比游矢先一步闭上眼睛,吻上了游矢的嘴唇。碰上嘴唇的瞬间游矢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还记得两年前的悬念吗?”

游斗睁开眼睛,刻意避开着游矢同样慌张的视线。

“.…..大概,就是,嗯……”

他急躁的挠了挠头发,“没有心灵感应,这种话说出口还真…有点难……”

他咳了一声,鼓足勇气对上了游矢的目光。看着游矢像桌上苹果一样红的脸,觉得自己脸上就像火烧一样热。

“……我喜欢你。”

游斗注意到了游矢低下头微微发抖。等再反应过来时,游矢已经扑了过来。

“没有心灵感应……你在想什么就真的感觉不到了。”

游矢紧张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么吗?”

“当然。”

游斗指了指自己的嘴,等着游矢的湿润的嘴唇贴上来,“咱俩可是双胞胎啊。”

 

END


评论(4)
热度(38)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