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黑咲龙人x原设】校园版乡村爱情

*学paro万岁【

*合理参加社团活动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今天学生会的大门也是被一脚踹开,副会长泽渡刚送进嘴里的苹果派卡进了嗓子,正红着个脸拼命咳嗽。

这力道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的。

“下午好。”

泽渡一脸不满的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生,男生把蔬果筐压在了泽渡头顶。

“这周份的蔬菜,里面的小番茄是我特意给你摘的。”

不要把学生会当菜市场好吗?!

泽渡把头顶的小筐取下来,另一个人就跟着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这周份的新鲜鸡蛋——不愧是我养的鸡今天早上我竟然在窝里发现了两个蛋!”

也不要把学生会当农贸市场好吗?!

泽渡伸手接过还有温度的鸡蛋,赶紧找了个地方躲起来塞上了耳朵。

“哟,这不是黑咲龙人同学吗?才刚刚开始社团活动就来贿赂学生会啊。”

“你不是也拿着鸡蛋贿赂学生会吗?榊游矢。”

两个人咬牙切齿的相互对看,从气势上看感觉下一秒就要挥起拳头让学生会变成格斗道场。

“看来这次的目的也很明确。”

“是啊当然,天台的地方我一定会多占一块。”

“你是在做梦。”

“不信你问问泽渡副会长……人呢?”

泽渡早就趁乱溜了出去,嘴里还咬着半块苹果派。他冲进班里准备让赤马会长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赤马还是一如既往的拒绝解决那两个人的破事,并一再嘱咐泽渡等半个小时再回去不然会被那两个人烦死。

这点泽渡是聪明的,因为他知道现在学生会的房间里两个人一定把文件搞得一团乱然后吵得天翻地覆。

等等文件……

泽渡无奈的捂住脸,恨不得把那两个人踢出去。

 

如果要问学校里最成功的两个社团是哪个的时候,可能很多学生都会摇头说不知道。但是如果问学校里最不成功的两个社团是哪个的时候,大概全校的学生都会手指天台,然后苦口婆心的劝新来的学生最好不要去天台。

不是社团危险,是那两个社团的社长很危险。

当初园艺部和动物角建成的时候,两个部的部员就因为这件事在学生会吵过。一个天台容不下两个社团,况且这两个社团还都是占地比较大的,再怎么说也不能同时在天台。

前代学生会长也很没脾气,学校的体育社团多到把学校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塞得满满当当。他除了每天赔不是就是躲到教室里避免那两个部的部员到学生会没完没了。前代学生会长也去天台看过,极具特色的植物和土壤气息伴着鸡飞狗跳让他没再去过天台。

事情最终也没有妥协,前代学生会长只留下了一句“那两个社团部员无论多少都让他们活动吧,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就甩手把手里的活都交给了预备学生会长,也就是下一任会长,赤马零儿。

两个部的部长对着自己的部员激情演说,并恋恋不舍的告诉他们就算我们毕业了也不要放弃在天台的利益。

把部长们的话完完全全听进去并且热血沸腾的,也就是园艺部的下一任部长黑咲龙人和动物角的部长榊游矢了。

新旧交替,高三的学生毕业,高二的学生们接手工作。

赤马零儿根本就没把这个棘手的问题放在眼里,自己处理完繁重的学生会工作后就躲去教室收拾东西。丝毫不管那两个总是活力十足的人在学生会门口拳打脚踢。

后来有学生开玩笑,学生会办事效率的高低,很大程度是靠游矢和龙人决定的。

这俩人总是在照顾完自己该照顾的东西之后,就抱着自己部门的特产来贿赂学生会。

是的,贿赂。

两个人对这个词非常满意,不对,是对自己部门的特产非常满意。

但是投入并没有得到什么回报,学生会的人该躲得躲该溜得溜,自己的部员们也渐渐心力憔悴。渐渐的,这两个部门就只剩下了各自的部长。

他们两个人还没有放弃。

学生会的人恨不得吐血,但是也对这个学校的顽疾没有办法。

 

游矢推开天台的门,看见黑咲双手抱胸的瞪着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你的兔子啃了我种的白菜。”

听完游矢偏过头往外看了一眼,自己养的一只灰色的小兔子正在黑咲的地盘里尽情品尝着新鲜的蔬菜。

“哇啊啊啊啊啊……”

游矢跑过去抱起兔子,轻轻拍了拍它的屁股。

“你怎么能这样啊……我明明把笼子弄好……”

他转头看了看兔子窝,发现葡萄架上的藤蔓长到了窝边,把草窝压得变了形。

“黑咲你管好你的果蔬好吗?连没生命的都管不好也太逊了吧?”

接着又是一场大规模争吵,声音大到连游矢养的乌龟都冒出了头。

等吵累了,两个人就近坐下大口喝水,游矢抱着猫闷闷不乐,黑咲摸着自己缺了一半的白菜心疼。

“果然还是应该向学生会反映这件事。”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又互相抬起头看了一眼对方,各自握紧了拳头。

为了给自己的小动物一个更宽阔的环境。

为了给自己种的菜有一个更好的生长空间。

两个人站起身去拿贿赂的东西,却都僵了一下。

说起来,自己的鸡已经一周都没下过蛋了。

游矢戳了戳自己鼻子上的创可贴陷入沉思,看了看和平时一样的鸡饲料皱起了眉头。

自己种的番茄似乎只开花不结果。

黑咲挠了挠头发,拿起了新换的化肥袋子思考起来。

学生会的泽渡副会长坐在椅子上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心感,他有预感今天自己的苹果派可以完整的吃进去。

 

黑咲偶尔会在游矢不在的时候给他的动物喂点水,自己菜地里一些长不开的叶子他也就顺手掰下来给了那些永远用红眼睛好奇的盯着自己的兔子。

虽然他还是好奇为什么天台能养羊驼,但他偶尔还是很愉快的把胡萝卜塞给他,包括自己便当盒里剩下的。

那一小块胡萝卜地简直就是为了羊驼开的。哦,还为了学生会。

乌龟在水盆里吐着泡,看见黑咲来了很悠哉的爬到水盆边缘等着黑咲喂得煮鸡蛋蛋黄。

当然这些游矢都不知道。

在黑咲不在的时候,游矢也会在自己那群小动物的目光下偷偷走进黑咲的菜地。用自己从家里拿出来的罐装啤酒擦拭黑咲种的盆栽的绿叶。

地里的杂草游矢也会顺手揪下来,然后拿个小铲子挖个洞,把杂草和自己小动物的排泄物埋进去当肥料用。

两个人的观点很明确,植物的和动物是无辜的,缺德的是人。

这么想着两个人又抱着自己的特产冲进了学生会,把泽渡搅得心烦意乱。

极个别的时候游矢拿着鸡蛋过来没有看见黑咲,还友善的等了一会儿;黑咲也一样,在没看到游矢站到学生会门口时会犹豫进不进去。

其实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有不僵的时候,在午餐的时候会打上暂时休战符。黑咲把便当盒打开,结果游矢扔过来的洗干净的小番茄,自己也顺手把煮好的鸡蛋扔过去。

游矢摸了摸鸡蛋,突然意识到什么般跑去了鸡窝。看来鸡一个月不下蛋的根源找到了。

黑咲轻轻捏了捏手里的小番茄,咬了一点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跑去了种番茄的小菜地。看来种的番茄不结果的问题也解决了。

两个人捏着对方的成果微笑着,非常和善的喊了对方名字。

今天份的争吵又开始了。

打完两人就地坐下,游矢把鼻子上揉皱的创可贴撕下来,在衣兜里翻找新的。

“喂。”

他接过飞来的东西,是一串连在一起的崭新创可贴。

“谢…谢啦。”

游矢撕开其中一个,贴到自己鼻梁上,反复摸着确认贴没贴歪。

“不过黑咲为什么……”

“有时候会被植物划伤。”

“这样……啊这个你拿着……”

看见黑咲在书包里寻找东西,游矢扔过去了一个小铲子。

“谢…谢谢。你……?”

“动物角的小动物也需要清理……”

谎言突然编不下去的尴尬让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黑咲……”

他开口的时候发现对方也是欲言又止。

“你先说。”

“要不要……试着合作?”

“我也想说这个。”

 

泽渡副会长今天没有准备苹果派,而是去食堂买了一份米饭。他知道今天也要秉承着自己速度快的优势吃完就开溜。

果不其然学生会的大门被推开,两个人身上还沾着料理教室的油烟味。

“今天也来继续申请扩大园艺部和动物角的活动空间。”

“可是天台不能扩建。”

黑咲和游矢互相看了看,一脸势在必得的表情。

“当然是要把其他的社团活动场地抢下来!”

泽渡一如既往的苦笑着,紧接着就掏出了盒装米饭。

“今天也要贿赂学生会。”

“说的好像我们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一样。”

“这可是我们两个社团的综合实力展现成果。”

两个人笑着击了个掌,把刚做好的番茄炒蛋端到了泽渡面前。

“那么今天,也请多关照了。”

 

END


评论(2)
热度(10)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