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vj隼番茄】实感

*不刷屏了今天就先发两篇【都是给云月的生贺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他记得那天,自己的怪兽被击碎之后,自己被幻影拉着缓缓下降。

胳膊被拉拽的疼痛和耳边呼呼的风声,清晰的好像刚刚才发生过。幻影吃力撑着伞抓住他的手,可能也是被拽疼了,咝咝的吸气。

“你这家伙!”

幻影的声音裹着冷风,模模糊糊的听不太清。

“.…..虽然认真胜负也不错,但我的决斗能让你开心吗?”

能吗……

黑咲用力捏住自己的右胳膊,疼的闭紧了眼睛。

 

黑咲发现自己最近越来越不能集中精力,他只要一走神眼前就会浮现出一只带着护目镜的小鸽子和那个披着白色斗篷的少年。

一定是他的错。

黑咲咬准了这个结论,然后去找赤马零儿去获取自由行动抓幻影的权利。后者双手撑着桌子皱紧眉头,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当然幻影哪那么容易找到,连赤马零儿都拿他没辙的人,黑咲能找到他的几率几乎是零。

然而事情总是会有那么一些巧合。

“喂!”

幻影躲在小巷里偷吃着刚买来的新出的限定双层汉堡,被黑咲逮了个正着。

“你吓死我了。”

他嘴里还咬着沾满沙拉酱的酸黄瓜片,一副犯罪未遂的样子。

“我还以为是游里看见了,不然又要跟我说教……”

黑咲不知道他说的人是谁在哪,只知道现在这个一脸侥幸的人正是自己这几天无法集中精力的罪魁祸首。

“喂!”

“你叫我两遍了吧?我叫幻影不要省略的那么没趣。”

“和我决斗吧。”

“我拒绝。”

黑咲拿走了放在废弃柜子上的薯条。

“.…..我拒绝。”

他又拿走了大杯加冰的可乐。

“.…..拒绝。”

他又取走了炸鸡块。

“你不要得寸进尺……”

幻影挠了挠头发,满脸怨气的看着黑咲把自己的薯条放进嘴里品尝。

“你的决斗太极端啦……跟你打我会减寿…等等你把炸鸡块给我吐出来!”

他伸手去抢,被黑咲粘着残渣的手推开。

“还不愿意跟我决斗吗?”

“.…...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你烦死了!”

幻影捂住耳朵从旁边跑过去,根本没有搭理已经展开了决斗盘的黑咲。

“都说了我吃汉堡只是饿了!游里你不要管闲事!”

“你……”

幻影回头不好意思的摆摆手。

“等你下次抓到我我再看心情吧!”

留黑咲一个人在小巷里咬着快被捏出油的炸鸡块。

 

再后来,黑咲无数次的遇上幻影,幻影也用了无数种借口推掉了所谓的决斗邀请。取而代之的是幻影偷偷带着这个举着决斗盘的黑咲去吃各种各样的好吃的。

“决……”

“吃这个,这个炸猪排好吃。”

被塞了一嘴肉的黑咲把话噎进了肚子里,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在LDS干活的人工资应该不低吧,这顿要不就你请吧反正我好像没什么钱了。”

“那就决……”

“这个新品布丁也非常好吃。”

黑咲被那些滑溜溜的东西呛得咳嗽,幻影笑着捶着他的后背让他舒服一点。

“那这次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一次吧。”

然后幻影在决斗场上就被黑咲的表情吓得四处乱躲,虽然决斗很开心,但是黑咲的那个表情和决斗手法还是让幻影摇了摇头。

他把小白鸽挡在眼前,抵挡住黑咲的下一波充满了爆发力的攻击。回想起了第一次和黑咲决斗时的场景。

“活着的…实感吗…?”

幻影抽出了卡组最上面的那张牌,“那我就奉陪到底了!”

在决斗场被烧得面目全非时,这两个人的决斗也以幻影胜利为结束。

黑咲还是不甘心的跺脚,被累得躺在地上的幻影看了个遍。

“黑咲……”

幻影开了口,等黑咲转过头的时候却又没再继续说下去。

“果然还是很像啊。”

他拍着尘土站起来,戴上了兜帽。“那就下次见吧。”

“下次还要决斗吗?”

“当然不要。”

幻影抬手让鸽子落到自己手指上,“下次还是要和我一起去找一些有趣的东西。”

 

幻影曾经说过自己和黑咲说不定很像,但是黑咲却怎么也发现不了他到底哪里和自己像。幻影的前半句话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在黑咲眼里幻影无非是个轻佻的娱乐决斗者,和自己这个只要一认真就非常严肃的人完全不一样。

幻影给了他联系方式,黑咲从来没有拨过那个号码。只是每天都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等那个家伙给自己打电话。

“喂?黑咲今天有时间吗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拉面店。”

他问了时间和地点就出了门,抱着今天也要拉上他决斗的必胜决心和他见面。

但是见面的结果无非就是吃吃吃逛逛逛,幻影依旧是会以各种理由推脱,拉着他去看更多的风景。

每次幻影都会问他,“今天充实了吗?”

“如果有决斗的话……”

听完幻影就会苦着个脸,告诉他那咱们下次还要约。

不知不觉间黑咲生活的时间已经被他占得满满当当。但他还是希望幻影能和自己决斗一次。

当然,幻影还是拒绝的。只是继续在他嘴里塞东西,问他下次吃什么好。

这让黑咲陷入了疑惑,走进了决斗场,看着自己很久没有打开过的决斗盘走了神。

动作场地展开,自己的rr在天上盘旋,似乎是在等待猎物。黑咲吹了口哨,那只伯劳就飞下来等着黑咲。

他站在伯劳上,继续回想着幻影对他说过的前半句话。

——“.….对我来说,只有用娱乐给大家带来笑容的时候才能感觉到活着的实感。”

——“我和你,很相似也说不定。”

耳边传来电流声,黑咲四下看了看发现立体成像的机器正喷着明亮的火花。自己脚下的伯劳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周围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让自己跳过去,黑咲有些慌了手脚。着急的命令着伯劳让它下降落地。立体成像已经感觉不到声音,在它消失的时候黑咲屏住呼吸寻找着活下去的机会。

“你啊……”

男生还是吃痛的吸着气,撑着伞抓住黑咲的胳膊缓缓下降。

“电话也不接,还来到这种废弃的决斗场……真是不让人省心…疼疼疼!”

他叹了气,更用力的抓住黑咲。

“明明我能用我的方式让咱俩都活得更充实啊。”

幻影虚脱般的瘫在地上,右手握着的伞被扔到一旁,左手还拽着黑咲的手。

“我就那么像娱乐骗子吗?”

他被自己说的话逗笑,看着黑咲有些窘迫的表情。

“再不去排队就吃不到了,今天要吃的可是限定。”

黑咲僵硬的点了点头,拉着幻影让他站起来。

“我会让你有活着的实感的。”

他在他的耳边小声耳语着,调皮的吹着气。

“因为我们很相似。”

 

END

 


评论
热度(16)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