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隼番茄】日常

*不知道是什么节总之就先节日快乐——【x
*夫妻日常流水账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由于昨天晚上自己没有好好拉窗帘,今天早上的一束阳光精准又调皮的照到了黑咲的眼边。他用手背挡住了温暖的光,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慢悠悠的伸手在柜子上摸索,把有些冰凉的闹钟放到自己半睁着的眼前。
距离游矢的起床时间还有45分钟。
他旁边熟睡的人翻了个身,浅浅的呼吸声配合上闹钟秒针的“嘀嗒”声让他的倦意重新席卷而来。
他拨弄着闹钟,让它今天都不再发出刺耳的声音。等弄完这些,他披上了椅背上的灰色外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游矢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慵懒的像只幼猫。
黑咲靠近窗边,把窗帘拉好,转过头看到游矢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他俯下身,在游矢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虽说是跟游矢说过不止一次,早餐简单一点就好。但是黑咲还是在冰箱里看到了两段腌好的三文鱼。其他的食材有些已经切好装在不同的碗里,盖好了保鲜膜。
今天一定要再好好说教一次才行。
他把平底锅和汤锅放到灶台上,打开了火。
三文鱼放到平底锅里发出“滋滋”的声响。黑咲握着小木铲,不时在锅里扒拉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我没起来!!!!”
后面游矢发出的惊叫声打破了厨房和谐的声音。黑咲转过身,看到了头发都睡得翘起来的游矢慌乱的从衣架上把围裙扯下来系到自己身上。
游矢跑到黑咲的旁边,熟练的把食材按顺序放进锅里搅拌。鼓着脸等着黑咲。
“一大早就这个表情可不好啊……”
“.…..那个……我是不是错过了……”
游矢继续鼓着脸,握起拳头捶了捶黑咲的侧腰。
“是,你睡得太香了可能没感觉到。”
“那你真是太狡猾了。”
黑咲叹了口气,揉着他前额翘着的头发,“我不是说过……早餐简单一点吗?”
“……这还不简单吗?”
游矢灵活的抢过小木铲,关上火把黑咲推到了椅子边。
“黑咲先生,快去坐好等简单的早饭。”
游矢把鱼块放到黑咲拿出来的盘子里,猝不及防被他搂住了腰。
“你…这样不方便做饭……”
后面沉默着不松手,游矢笑着反手弹了他的脑门,重新点好火把搅好的黄色蛋液倒在平底锅上。
等游矢做好饭坐到了椅子上,黑咲才松手坐到了对面。顺手接过了游矢递来的辣油,把酱油递了过去。
每次喊完“我开动了”之后,游矢都会捏着筷子看黑咲把第一口放进嘴里才开始动筷子。黑咲总是开玩笑说他的表情紧张的就像我自己在试毒。
“这是佐料啦佐料。”
听到玩笑游矢抬腿轻轻踢了下他的膝盖,“看你的表情我吃得才放心。”
“所以还是下毒了?”
“你是想立刻放下筷子上班去吗黑咲先生。”
对面听完立刻低头乖乖吃饭,游矢摇摇头把腌渍的小菜往对面推了一点。
吃完饭,游矢重新走进厨房给黑咲准备便当。黑咲拿着碗,站到游矢身边拧开了水龙头。
“梅干还是海苔?”
“海苔。”
“鸡蛋还是香肠?”
“……”
“知道啦我都放了。”
黑咲伸出手指刮了刮游矢的鼻子,后者鼻尖挂着冰凉的水珠对着他吐了吐舌头。
“今天太匆忙了……晚上做点好吃的明天的便当就丰富了。”
游矢熟练的把食物摆到盒子了,盖好盖子。背对着黑咲在另一个小布袋里塞了点东西。
黑咲早就洗好了碗在一旁端着杯牛奶等他。
他解下围裙,接过温暖的杯子一饮而尽,嘴边沾上了乳白的一圈。他踮起脚尖闭上眼,感觉到了黑咲抱住了自己,一点点舔着嘴角残留奶渍。
“晚上想吃什么?”
黑咲稍稍弯腰,“都可以。”
“……每次都这么说啊……”
游矢灵活的把他衬衫上的领带系好,展开手掌把褶皱抹平。
“那就……咖喱怎么样?明天也可以带。”
等黑咲穿好外套,游矢把手里的公文包递过去,顺带给他拍掉了袖口的灰尘。
“要猪肉的吧。”
游矢得到命令般的做出了敬礼的姿势,对着门口的黑咲摆摆手。
“收到了!早点回来。”

黑咲走到学校才想起来今天好像只有监考的任务。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抱着一摞试卷走进了教室。
学生们个个苦着脸,等着卷子传到自己手里。而坐到椅子上的黑咲已经悠闲的玩起了手机,搜索着附近好评率最高的甜品店。
晚上还有咖喱吃。
他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游矢瘫在沙发上蹬着腿,远处的洗衣机嗡嗡的响着。他举高了游戏机,不慌不忙的戳着按键。
再打两局衣服就能洗好了。
他把茶几上的剥下半透明玻璃纸的水果糖放进嘴里,换了个姿势继续玩。
脚边沙沙作响,游矢坐起来把脚边的宣传单拾起来,一眼就看到了上面很多降价的符号。
看来今天有的逛了。
游矢关掉了游戏机,站到洗衣机前吹起了口哨。
上午的最后一个铃声响完,学生们的苦瓜脸总算是缓和了不少。
不得不说黑咲看着这群学生的脸色难免有点胃疼。他快步走回办公室,打开了便当盒。
说是早上太匆忙,但是游矢还是在里面放了很多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用海苔拼的笑脸,中间摆着一块小小的章鱼香肠。让黑咲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下筷子。
还不容易狠下心把便当吃完,门口的学生就张望着走了进来。
“黑咲老师……我有问题想问………”
他松了松领带,招呼学生过来。顺手把游矢早上给他的小布袋打开。
三颗鸡蛋布丁,两小包饼干和几块巧克力。黑咲把它们倒在桌子上,让学生挑一个再提问。
学生道了谢,拿走了一块裹着红色包装纸的巧克力球。
“这个真好吃!老师是在哪里买的?”
这就把黑咲问懵了,他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包装,得不到什么线索。
“就知道……是老师的妻子吧?”
“……快点把想问的问了。”
“哎……还想拜托老师问一下到底哪里买的呢……”
黑咲翻开了学生布满批改痕迹的作业本,曲起手指敲了敲学生的脑袋。
“考好了就给你答复。”

游矢日常低估了老奶奶们的战斗力,等他赶到蔬菜店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
幸好今天要做的咖喱跟特价蔬菜没有任何关系。
他万幸的拍着胸口,掏出了自己记好的小条。
“游矢来的很早啊?”
蔬菜店的老板走过来抢走游矢的小条,细细的看了一遍。
“本来是想着……今天有特价……”
“下次提前一个小时左右说不定还有机会。你这小子,要做咖喱吧?”
“被发现了吗?”
游矢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因为他想吃……”
看到游矢羞涩的样子,老板转身在装满蔬菜的格子里翻找着。
“加了这种菜会更好吃,你着急吗?我媳妇一会回来她可以教教你怎么做的更好。”
“哎?哎哎哎?谢谢!”
游矢四处张望着,“老板你等等,我去买两块可乐饼做谢礼。”
最后一科的监考因为一些变动换成了其他老师。黑咲悠闲的在办公室撕开布丁的盖子,悠闲的把它吞进去。
“你可以先回去了,卷子明天开始批改。”
把包装纸扔进垃圾桶,黑咲拎起公文包,像个考完试的学生一样脚步轻快的走出了校门。
他对着手机地图找到了那家店,推开门里面甜腻的气息扑鼻而来。他取了夹子和盘子,里面精致的甜点让他不免犹豫起来。
“请问这位先生需要推荐吗?”
黑咲大概从来没有体验过服务员可以这样察言观色,“是的,想送给自己的妻子。”
走出甜点店的门,环抱的纸袋里装满了诱人的蛋糕和曲奇。

游矢拎着塑料袋推开家门,看到了坐在椅子上喝咖啡的黑咲。他揉了揉眼睛,反复确认着自己有没有看错。
“今天只有监考所以回来的早。”
在他揉眼睛的间隙他看见了桌子上装饰精美的蛋糕。
“先过来吃吧,我去给你泡杯热可可。”
两秒钟的沉默过后,一个扔下塑料袋踢掉鞋子嗷嗷叫的人就冲到了桌子边。
黑咲把冒着热气的可可端到他面前,拿走了蛋糕顶端的那颗涂了糖衣的草莓放进嘴里。
嘴里塞满蛋糕的人不满的呜咽着,“噌”的站起来扯住黑咲的领带强制让他弯下腰。
咬碎的草莓溢出绯红的汁液,顺着两个人的嘴角滑下。
“欢迎回来。”
游矢伸出小舌舔舐黑咲嘴边的甘甜果汁。

“说起来……”
黑咲把手里的猪肉切成小块,“你今天给我带的巧克力是哪里买的?”
一旁带着护目镜切洋葱的人没吭声,把细碎的洋葱块放进锅里翻炒起来。
“是你的学生问的吧?”
黑咲跟着把佐料放到他手边,小心的把他的护目镜取下来。
“秘·密。”
“我就知道……”
“哼哼,这可是我发现的不会轻易告诉别……哇等等你松手!”
黑咲从背后搂住他,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磨蹭。
“你呀……从早到晚的……”
耳边感觉到呼出来的热气,游矢瑟缩着转过头。
“快去拿盘子……”
脸都烧得通红。

闹钟在规定的时间准时响起,游矢快速摁掉闹钟,捂着腰从床上坐起来。
黑咲还在旁边沉沉的睡着。
游矢穿好衣服跑到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昨天买好的薄煎饼粉。
融化一块黄油,把面糊倒进去。另一边的锅里还放着昨天剩下的咖喱。
把淋好了枫糖浆的薄煎饼摆在桌子上,煮好的咖啡慢悠悠的冒着香气。
他掏出了那个装零食的小布袋,把黑咲昨天给他买的曲奇塞了进去。
游矢走回了房间,慢慢爬上床。衬衫扣子没有系好,露出了还带着浅色咬痕的胸口。
他碰上了黑咲的嘴唇,刚想离开就被黑咲一把拉了回来。黑咲的舌头闯进了他的口腔,迷迷糊糊的寻找着游矢的小舌。
透明的津液滴在浅色的床单上,游矢呼吸不畅的眯起了眼。
“唔……嗯……”
两人的嘴唇之间拉出银色的丝线,黑咲半睁着眼,揉着游矢柔软的额发。
“早上好,黑咲。”
“嗯。”

END


“黑咲老师,帮我问了吗?”
黑咲拿出了小布袋,看到了里面的曲奇皱了皱眉头。
“那个啊……”
他把曲奇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着。
“等你有了喜欢的人,他会告诉你的。”

评论(3)
热度(15)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