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隼番茄】不要给狗随便取名字

*标题简单明了,其实就想写个“汪”来着
*养狗的故事
*中间有一点点啊13内容,狗狗是【】描写,如有介意可以跳过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喂——隼,跑到哪里去了?”
游矢跑到自己家后院,着急的扒着草丛却也看不到那只黑色狗的身影。
“不会又去公园和猫打架去了吧……”
他回到屋子,往干净的食盆里倒了一大半狗粮,又撕开了小袋的鸡肉块。等把食盆拿起来的时候发现他焦急寻找的狗已经站到了身后,一本正经的等着开饭。
“你啊……怎么饿了就回来,跟猫一样……再加上名字真的是什么都不像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游矢今天状态不好,隼立刻跳起来把游矢扑倒在了地上。
大型犬的重量,压在身上也是有点喘不上气的。
游矢被摁的动弹不得,隼也和往常一样伸出红色的舌头舔着他的脸颊。
“好痒啊……隼,停下来。”
它老实的坐到了游矢旁边,游矢也坐到了地板上,就像对待朋友一样亲昵的搂住了它的脖子。
“今天在学校里,也碰见黑咲了。”

说是碰见,其实也是每天都见得到。两个人都在一个班,只是交流少的可怜。
黑咲相对不爱在班里说话,多数时间会趴在桌子上睡觉,或者皱着眉头翻着一本包了书皮的书。
游矢则活泼一点,当然多数时间也会趴在桌子上睡觉,偶尔记点笔记和柚子聊聊天。
两个人每天交集最多的,大概就是在午休时间了。
游矢在某次打扫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摸到了天台的钥匙,正准备偷偷摸摸去上面午睡的时候,黑咲正义凛然的咳嗽声就给自己吓得抖了一下。
后来游矢思考了很久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害怕,明明他既不是班委也不是那种爱打小报告的人。
把配了的钥匙给了黑咲,两个人就时不时在天台碰见。一个是因为柚子中午喜欢和琉璃一起吃午饭,一个是因为自己的妹妹琉璃中午觉得和柚子吃饭比和跟哥哥在一起有趣的多。
无奈天台只有一个长椅,两个人各坐一边,尴尬的吞着午饭,然后找地睡觉。
游矢一边嚼着肉丸一边偷瞄着黑咲和他的便当盒,有着十成的把握认为他的便当是琉璃给做的。便当盒里的小熊饭团和贴了海苔的章鱼肠充分展现了做便当的人惊人的女子力,而吃便当的人很显然并不想把这种少女心十足的便当在班里打开,在全班男生好奇的眼神下吃的消化不良。
“榊。”
“啊…啊啊啊啊在!”
脑子里还想着那种便当是什么味道的时候,黑咲已经把便当盒递了过来。
“能帮我吃了吗?”
说完自己从旁边的塑料袋里掏出了炒面面包和草莓牛奶愉快的吃了起来。
你这种搭配在班上吃会更消化不良吧……
游矢接过便当盒,里面的粉红色小兔子让他把嘴里的饭喷了出去。
看来今天已经是看着就胃疼的程度了。
“琉璃……很厉害啊。”
黑咲闭着眼点了点头。
游矢一筷子插进了兔子的脑袋里,也闭起眼睛把微甜的兔子耳朵塞进嘴里。
可能是中午的吃法太残忍导致在放学的时候游矢善心四溢,看到了路边纸箱里的一只脏兮兮小狗,没有丝毫犹豫的把它抱回了家。
他搂着洗的干干净净的小狗,摸着它黑色的背部沉思起来。
叫什么好呢……
他抬起了它的下巴,发现这只小狗似乎并没有可怜兮兮的表情,眼睛里还混着一点淡淡的金色。
“……隼?”
游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那个人,或许有可能只是中午那顿饭的缘故。
“叫黑咲就太奇怪啦,叫隼吧!……好像也挺奇怪的……”
小狗歪着头盯着游矢,游矢搂着它一遍遍的叫着名字。
“隼……隼…哈哈哈哈哈哈果然好奇怪啊……”

令游矢没想到的是这个隼在几个月里的个头窜的还挺快,明明一开始还以为它只是一只小型犬。
“隼——”
喊完就被扑倒在地上,被隼盯着看。
游矢不得不承认它和其他的狗还有挺多不一样的地方。
隼不怎么黏人,不会像其他小狗一样追着主人到处跑。多数情况是在屋里趴在偶尔出去溜达一圈。
让游矢看着非常有即视感。
还有时候,游矢在自己屋里看着借来的成人杂志时,稍微一转头就看着隼正义凛然的看着自己,瞬间就没了看杂志的兴趣。
这眼神也是像极了那个叫黑咲的人。
不过最近这几周,隼出去的时间越来越久,每次回来的表情或郁闷或得意。
反正它也不陪着自己。
游矢赌气坐到地上,感觉到了小主人的不满隼凑过去舔了舔他的脸。
“好啦,要出去就出去不要套近乎。”
隼很配合的溜了出去,把游矢搞得更加没脾气。
“这个月的补习小组我已经分好了。”
老师看了一眼盯着窗边走神的黑咲,又看了一眼在盯着黑咲走神自己也走了神的游矢,咳了几下。
“黑咲隼,你的数学很好,这个月帮榊游矢补一补。”
两个走神的马上看着老师,眼神里都写满了莫名其妙。
“好的大家可以下课了,黑咲,我很期待下个月你和榊的数学成绩。”
两个人拎着便当一前一后的上了天台,坐的比平时稍微近了一点。
打开便当盒的声音,取出筷子的声音,咀嚼的声音。
“去你家去我家?”
紧接着传来的就是剧烈的咳嗽声。
“为什么……要在家???”
“学校里太吵了。”
两个人又沉默着吃起了便当,气氛冷的简直让每一个饭粒都是横着下去的。
“今天晚上琉璃的朋友要去我家开聚会。”
这根本没有商量余地好吗?!
游矢叹着气的盖上盖子,抬起头对上了他的金眸。
“我知道啦,我家就我家。”
说完就迅速偏过头去不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加速到不敢看第二眼。
“我会带点点心和茶去拜访的。”
“你是去见家长的吗?”
黑咲愣了一下,连语气都变得有那么点无奈。
“第一次去别人家,不知道准备什么。”
严肃正经有带着点不知所措的表情反而把游矢逗笑了。
“唔……可乐和薯片就好,实在过意不去就给我买点狗……”
等等?!
隼还在家!!!
游矢懵了,坐在椅子上僵住一动不动。

游矢大概从来没这么害怕放学的铃声响。黑咲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四处张望着像是要把周围的建筑都记住一样。
隼它……一般这个点是去外面闲逛的吧……
游矢吓得冷汗直流,嘴里小声默念着,希望这个隼乖乖出去玩,晚上再回来。
可偏偏就有一个词叫做事与愿违。
打开屋门的瞬间,隼就很惊喜的把游矢扑倒了。
“喂……狗…从我身上下来…”
游矢搂着隼,听到后面幽幽冒出了一句“这狗的名字还真是省事”。
对嘛只要叫狗就行了。游矢嘿嘿笑着,用眼神示意隼让它今天老实点。
说到底游矢还是高估了隼的理解力,它压根没懂什么意思反而还拼命搞事。
两个人摊开书本讲起题,游矢一边忙着应付黑咲提出的难到发指的数学问题,一边用脚轻轻踢着脚下那个抱着自己大腿疯狂摩擦的隼。
它这几天好像发情期来了。
游矢感觉自己的忍耐度快要被逼到极限了。
隼第四次扒住他的大腿摩擦时,游矢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
“隼!你给我靠边坐着去!!!”
果不其然的看见了黑咲一脸诧异的表情。他反应了几秒,放下笔站讪讪的走到了房间角落。
“黑咲你……你回来……”
他看了一眼旁边蹲着的狗,又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游矢。
“……我?”
“嗯…………”
黑咲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发现了落地窗外面的庭院草丛晃悠了几下。
一个白色小狗的头毛茸茸的钻了出来,歪着头看着黑咲。
“yuya!你给我出去!”
游矢立刻起身推窗出去,几秒之后又气鼓鼓的走了进来。
“等等这是我的房间……”
黑咲扶额指了指他身后的小白狗,隼看见它兴奋的跑了出去。
yuya拿鼻子蹭了蹭隼的脸,隼伸出红色舌头一遍遍的舔着yuya的嘴角。互相磨蹭了一会儿隼就退了几步,摇晃着站了起来,扒住了yuya的身子。
游矢想说的话全都说不出来了,黑咲也转过头刻意避开了眼前两只狗亲密交|尾的画面。
“汪呜……”
这个时候游矢非常想知道,如果自己喊“隼,住手”,到底谁受到的伤害会最大。
“是母狗吗……我要不要把隼…不对我的狗拉开……?”
他仰头看见了黑咲异常复杂的表情,当然自己的表情也没好到哪去。
“……公的。”
这话题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
两个人就这么虚脱般的扒着窗户,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到哪里好。

黑咲没有追究游矢把狗的名字喊成“隼”的问题,相对的,游矢也没有追究为什么黑咲养的狗叫“yuya”。
隼经常出门的原因看来也找到了,另一边yuya经常不回来的原因看起来也找到了。
天台上两个人的话题从便当到学习数学到抢购特价狗粮,甚至有一天黑咲约了游矢去买狗狗用品。
隼和yuya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每天放学的时候就蹲在校门口等着自己的小主人出来。
两个人在前面走,黑咲犹豫着伸出手又缩回去,游矢小心的拿手背碰了碰,这才牵在了一起。后面两条狗蹦跳着玩闹,偶尔互相蹭蹭舔舔。
“今天去我家吗?”
“去我家吧,晚上有炸鸡。”

END










评论(1)
热度(15)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