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茄番】世界改变的瞬间

*今天抽到的互动命题的梗,当然写的并没有标题那么高大上

*其实也可以配合标题理解诶嘿【x

*迟来的万圣节贺文......?虽然今天才抽的题orz【是的我懒......

*遇到问题请找jc叔叔不要模仿文中行为【x

*惯例的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游斗在路边捡到了一个叫做游矢的人偶。与其说是捡,不如说是看到游矢被人围住各种讽刺看不下去才拉回家的。

他在人群里笑着,什么都没说。游斗过去拉住他说“回家时”,游矢依旧笑着,非常配合的被拉着走出人群,默默的跟在游斗身后。

直到回到家后,游矢才收起了笑容。静静地看着游斗。

“为什么会被人围住?”游斗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特别关心这个刚刚带回来的人。

游矢低下头捏紧了茶杯,“因为我是残次品,我忘记了其他人偶都会的一样东西。”

游斗仔细的打量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哪里不对,游矢注意到目光后也只是微笑着,“我也不知道少了什么......”

对眼前这个人偶怎么也放不下心的游斗,强制性的把游矢留了下来。游矢也不拒绝,只是望着游斗,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你和我长得真像啊,说不定能从你身上找到我忘记的东西。”

 

游矢很爱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笑着把游斗叫起来,笑着把游斗做的早饭一点不剩的吃下去,在游斗准备去上学时笑着对他说再见,晚上也会笑着在门口欢迎。

他很黏人,在游斗看书的时候也会蹭过去坐着;好像也很怕寂寞,游斗做个饭他都会举着勺子在一旁偶尔帮个忙。

游斗也很好奇为什么游矢的性格这么好会被人欺负,但这种感觉只出现了几天就让他后悔有这个想法。

那天隼因为有急事临时打电话拜托游斗帮忙做一下午饭,本来就起得有点晚的游斗早上变得格外匆忙,在几分钟迅速赶完两份早饭一份午饭后让游矢试一下味道。

游矢吃进去之后稍稍有些皱眉,但之后立刻笑了出来,“还不错,就是有点辣。”

游斗这才放心的把盒子盖上,收拾好书包奔向了学校。

如果只是有点辣的话,隼应该不会介意。但是中午隼吃了一口就辣的眼泪都出来了,把游斗弄得不明所以。

本想着有着钢铁一样的味觉的隼不应该有这样的表情,游斗半信半疑的吃了一口,火烧般的辣味瞬间点着了空荡荡的胃。

好像是把那天游吾开玩笑送来的辣椒全切进去的结果,据说不能多放。

游矢他,看起来完全没问题的样子,难道很耐辣?但是这种辣度一般人应该接受不了才对......

游斗直接打了电话回去,电话那头半天才有了很虚弱的声音。

“游矢我今天早上让你尝的...是不是很难吃?”

“......没有啊。”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还好......啊我要去厕所!”

对方急匆匆挂断了电话,游斗更不放心了,赶紧去医务室开了胃药然后翘了课溜回家。

游矢却不在家里,连字条也没有就出去了。

因为家里没有胃药,游矢一定回去附近的便利店去找,如果要去便利店,必须......

游斗没有多想直接跑到了公园,最不想看到的景象冲击着游斗的视觉。

游矢被打的蜷缩在地上,正挣扎着爬起来,想要把散落在地上的药片一点点捡起来。

“游矢!”

听到声音刚抬起头就被游斗抱了个严实,游矢有些为难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灰尘弄脏了游斗的校服。

本以为游矢会受到惊吓而抱住自己哭,但是怀里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是微笑着然后把脸埋进游斗衣服里。

“对不起我来晚了,没受伤吧......”

游矢先是摇了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疼......”

游斗费了点力气把他背回去,游矢始终靠在游斗的肩膀上,无论问什么都不回答。等把游矢放到床上,他也只是烦躁的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闷在那里不出声。

连包扎都没办法好好进行。游斗叹了口气,做足“游矢一定窝在里面委屈的哭成了花猫脸”的思想准备后才拿上医药箱去掀被子。

被子被强制掀开,却看到最平常的,游矢的笑容。

游斗被这种超乎常人的反应吓了一跳,游矢歪了歪头,笑出了声。

“是被打的……太吓人了吗?”

医药箱被打开,游矢把玩着里面成卷的绷带,一不小心就让绷带散的满床都是。他垂下头去重新卷好,额头上凝固的血渍和红肿的脸颊让游斗的双手颤抖起来。

要是早点发现就好了,这样游矢就不会被那些人打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有一点点发酸。

“游斗?”

游斗抢过了绷带,旋开灌满碘酒的药瓶的盖子,小心的给游矢包扎。

“好疼……”

“你啊……下次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明明知道外面有欺负你的人,就不要随便往外跑了。”

“嘶…可是…这样不就打扰到游斗了吗……”

游矢睁开眯起来的眸子,看到了面对着自己的,游斗发红的眼圈。

“听我的……可以吗?”

眼角闪过亮晶晶的东西,游矢若有所思的伸出手,缓缓擦拭游斗脸上带着温度的液体。

“好像想起来了,我忘记的东西……”

游矢也摸了摸自己还沾着尘土的眼角,“我忘记了怎么哭。”

 

出名的人偶师做出的人偶,都会在走出家门前接受一些人偶师的教育。

那个时候的游矢活动着僵硬的肢体,面无表情的听着所谓“父亲”称谓的教导。

——想哭的时候就笑吧。

游矢思考起了什么是哭,什么是笑。被父亲摁住了嘴角,轻轻向上移动。

“这个是笑。”

嘴角继续被摁着向下移动。

“这个是难过,大概是哭的前兆。”

游矢尝试着调整脸上的表情,向上勾起了嘴角,被父亲摸了头。

“以后遇到难过的事,悲伤的事,就试着笑一笑吧。”

他自己摁住嘴角,向上提了提,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得意的站了起来抱住了父亲。

“我学会笑了。”

再后来,游矢和别的人偶一起,离开了家开始生活。在人偶还未彻底普及的时候,尽管他们的长相和构造和人类没有区别,却也被少部分人排斥着。

很多人偶蹲在角落里偷偷的抹起了眼泪,或者在别人面前恸哭。游矢看在眼里,跟着一起委屈。

被人排挤,很悲伤;不被理解,很悲伤。想哭……

游矢挑起了嘴角,尝试着笑了笑。渐渐的,就彻底忘掉了怎么才能哭出来。

 

怎么才能哭出来。

游斗趴在桌子上认真思考起来,笔记本上潦草的涂了几个关键词。

当天晚上他去借了些碟片,一个接一个的播给游矢看。每个标题底下都写了年度催泪,自己陪着看都快把一盒纸巾用完了,游矢却笑得越来越灿烂。

“咳……游矢你,试着挤出点眼泪也行。”

游矢使劲眨着眼睛,也没有半点液体跑出来。

可能是泪腺已经没感觉了吧……

游斗擦着自己的眼睛,感受到了什么叫习惯一旦养成就不好改。

“慢慢来吧。”

他接过游矢递来的纸巾,擤了擤鼻涕。“还看吗?”

游矢看着很兴奋的点头,游斗继续摁了播放键,对着屏幕里生离死别的画面吸起了鼻子。侧眼一看发现游矢看的是自己。

公园里的那群人好像知道了游矢的位置,也知道了游斗收留了那个不会哭的小家伙。

半个月后的晚上,游斗家的玻璃被砸了个粉碎。之后的每个晚上,门外都会有点动静。

游矢几次想出去都被游斗拦下,他知道游矢不想给自己添麻烦,但是自己这么看的了游矢被带走欺负。

他给隼打了电话,游矢很担心的在一边听着,死死揪着游斗的衣角不放。两个人商量好了时间,游斗做了点准备就准备出门。

游矢站在玄关,怎么也不松手。游斗转身摸了他的柔软的头发。

“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走出这间屋子。”

游矢很意外的摇了摇头。

“我肯定会回来的。”

“真的吗?”

游矢愣愣的松开手,游斗拍了拍他的肩膀。

“当然,这是咱俩的家啊。”

 

时间总是在这个时候过得很漫长,游矢坐到门口,不知所措的看着墙上钟表的秒针不紧不慢的移动。

游矢第六次站起来,不安的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把手放在门把上,又触电般的缩回,失望的坐了回去。

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门被推开游矢吓得闭上了眼。

半天没有动静,游矢谨慎的睁眼,看到了游斗靠在墙上轻轻喘息着,擦着嘴边发黑的血迹。

“...游斗……?”

他猛地站了起来,仔细检查着游斗衣服划破的地方有没有伤口,有没有出血。游斗配合的张开双臂让游矢看了个遍。

游斗刚想开口,游矢就扑了过去,紧紧的抱着他,没有吭声。

“我说了会回来的……嗯?”

肩膀上湿漉漉的粘腻感让游斗有些惊讶,他摁着游矢的肩膀向外推了一点,无奈的弹了游矢的脑门。

“……我能把这个理解成喜极而泣吗?”

眼前哭花了脸的游矢点点头,流着眼泪扑了回去。

 

END



评论(3)
热度(24)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