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茄番】

*连标题都省了【
*卡片里的生物是有灵魂的
*都是好人系列【
*惯例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真实立体幻象”是没有灵魂的。
人们相信着科学,并用着科学的力量来给人们带来更好的生活。享受着高科技的同时人们也越来越坚信着这样的话。
卡片里的瑟缩的小白鼠,面无表情的兔子,还有在实验室里四处飞窜的鸽子。那些都是立体幻象,是为了让人们活的更好的小石子。
游斗习惯了把卡片里的生物召唤出来,打上安眠药,用着不科学的祷告对着熟睡的生物默念着“谢谢”,然后举起了试验用的小刀。
就算是做过这么多的实验,游斗对着满手的凝固的暗黑色血块也没有麻木。他相信着立体幻象是有灵魂的,实验台上对着刀子轻轻抖动的生物,分明是在害怕。
后来,他们上升到了人性的问题。就像很多古书记载的一样,人体实验永远被摆在了一个近乎禁忌但又忍不住想让人接近的高度。
然而这次人们却几乎没有反对,用卡片造出来的人,不过是一副没有灵魂的任人摆布的躯壳罢了。
学者们很快投入了没日没夜的研究,厚厚的报告和分析几乎快把实验室淹没。从神经到思维,越来越难的研究进度使他们的努力只换来了一张未完成的卡片。
但这也是成功,至少他们做了一个完整的人的身体并把他放进了卡片。
卡片上的人微笑着,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游斗看到了,握着实验器材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它被摆在实验室的中心,被厚实的玻璃罩子包裹着。周围的学者兴奋的举起灌满葡萄酒的玻璃杯,说着似醉非醉的话语,碰杯庆祝着他们迈出了人类历史上很重要的一步。
玻璃罩里的卡片被白炽灯照着,那个少年淡淡的笑容像是在庆祝他们的成功,好像根本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等着他。
游斗握着杯子,不安的四处张望。直到庆祝会结束他都没有喝一滴酒。
那晚是他值夜班,也是他值的最后一个夜班。他毁掉了所有的监控录像,一把火烧了全部研究记录,砸碎了玻璃罩子,用沾满血的双手取走了那张卡片。
游斗没有回头,他带着卡片连夜跑出了这个城市。

在这个恬静的小镇里,游斗停下了逃跑的脚步。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高端科技,这里的节奏似乎更适合生活。
游斗带着丰厚的科研奖金在这里买了个小房子,把一切都打点好后他取出了随身携带的机器,把卡片插了进去。
一阵白光闪过,和卡片里面容一样的少年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电视里嘈杂的播着实验成果被盗走的消息,画面里游斗曾经的工作伙伴哭着拾起烧成灰烬的实验报告,咬牙切齿的喊着一定要把那个人抓回来。
一旁的少年不为所动,静静的看着游斗。纯净的眸子像红宝石一样吸引游斗侧目。他读了一遍卡片上的文字,走过去揉着少年柔软的红绿色头发。
“游矢你好,我叫游斗。”
因为是第一个实验成果,游矢显得比其他的立体幻象更迟钝一点。
游斗打了半天招呼也不见游矢的反应,他只能把游矢推到椅子上,看着他木然的坐下,没有表情的沉思。
“游矢。”
他再次叫了他的名字,也还是不见反应。
“我去买点生活用品,答应我别出门,我一会就回来。”
游斗拉起游矢温暖的手,和他拉了勾。

生活过的比想象中要容易,那些学者们似乎对游斗的行为不以为然,只是在媒体上发泄了几句连警察都没有出动。
“如果你执意保护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那我们也只能说没办法。不要相信那些没有科学依据的说法。如果你想通了,我们还欢迎你。”
游斗随手关掉了电视,旁边的游矢还盯着黑漆漆的屏幕。
难道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游矢只是个空空的躯壳?
他拿出打火机,在游矢的眼前点亮,看到了游矢微微收紧的瞳孔。
还是会有反应的。
游斗松了口气,把打火机放到桌子上,想了想拿起了前几天买食物时送的糖果。
他捏住糖球递到游矢嘴边,左右摇晃着,游矢的眼神随着糖球左右移动,缓缓张开了嘴。
被这个反应逗笑的游斗立刻把糖放进游矢还张着的嘴里,看着他含着糖球,右边的脸颊鼓起了一点。
“那我出去买东西了,等我回来。”
游斗勾住游矢的小指,还是和原来一样的温暖舒适。

游斗想看见游矢的笑容。想看到比卡片上更生动,更有活力的笑容。
他在小镇里找了一个维修立体成像机器的工作,偶尔有那么几天清闲两个人就会面对面坐在屋子里发呆。
木质窗框被阳光照的发亮,游矢不时向外张望着,眼睛亮晶晶的。
游斗起身换衣服,也给游矢穿好了外套。
他拉着游矢走出了屋子,带他去看小镇里热闹的集市。
刺目的阳光照得游矢眯起了眼,但他还是四处张望寻找着鸟叫声的来源。
一路上游斗模仿着鸟的声音吹了口哨,引的游矢偏过头反复打量着游斗,漂亮的红眸里印着游斗眸子里干净的灰色。
集市上的人很多,游矢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也不再往前走。
“有我在呢。”
他和往常一样勾起游矢的小指,另一只手覆上游矢被阳光晒得发热的额发。
游矢勾住游斗的手指,被他拉着往前走。偶尔停下脚步看着所谓新鲜的事物,嗅着空气里烤玉米的甜香,像个孩子一样充满了好奇心。
立体幻象是有灵魂的。
游斗确信自己的想法的没有错,他回过头,发现了一只鹦鹉停在了游矢的肩膀上。
游矢伸出手,鹦鹉轻啄了一下他的手指。游矢露出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可以摸摸他。”
少年顿了顿反应这句话,谨慎的勾起手指,慢慢移到鹦鹉的头顶,碰到头的一瞬间游矢整个人的表情都柔软了下来。
鹦鹉顽皮的蹭着游矢的手,游斗注意到了他向上挑起的嘴角。
“要不要吃棉花糖?”
游矢疑惑着张开嘴,好像要说出什么。
“就是一种很甜的食物,你一定喜欢。”
游斗拉着他走到卖棉花糖的老人面前,递出几枚硬币,换来了一大团送到游矢手里。
游矢不知道如何下口,游斗顺手撕下一小团,被投喂出习惯的游矢很自然的张开嘴,咽下,回味般的伸出小舌舔了舔嘴角。
“好吃吗?”
还没等游斗问完,游矢已经大口大口的咬着眼前的棉花糖,吃的满脸都是银色的糖丝。
游斗苦笑着用手指把他脸边的糖刮下来,“你慢点吃……”
湿润的感觉从手指末端传来,游矢含住了游斗的手指缓缓舔舐吸吮着。
“好啦……”
他玩笑般的弹了下游矢的脑门。

忙碌的一周又开始了,想来想去在这里生活已经有半年了。
游斗抬手摁掉了闹铃,看了一眼时间连滚带爬的从床边掉到了地上。被吵醒的游矢揉了揉眼睛,双手撑着床伸了个懒腰。
眼看工作要来不及,游斗迅速穿起衣服搞得有些手忙脚乱。游矢在一旁拉扯着自己的衬衫,慢悠悠的跟扣子较劲。
和自己睡在一起的游矢的体温总是那么舒适,让人磨蹭着不想起床。
“我会早点回来的。”
游斗惯例和游矢说再见,无意间看到了游矢对着自己伸出了小指,笑着开了口。
“我等你回来,游斗。”

END




评论(4)
热度(19)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