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茄番】无题

*我还是不会起标题【
*一个番茄寻找梦想未果的故事,但是是he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游斗和游矢都是这个小城镇上很有名的魔术师。这两个人的表演,总能让小镇的剧场里座无虚席。每隔几个月还会有很多从别的地方来的人把剧场挤得水泄不通。
两个人像兄弟,又不像兄弟。他们相似的面容下,有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游矢天真活泼,能把剧场每一个角落的气氛炒热;游斗相对内向,和游矢张扬的表演方式不同,他会把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到位。点滴间观众都能看到他细腻的表演。
在目标上,两个人也有着不同的方向。
游斗只要看到自己的魔术给来的人带来笑容就会非常满意,并会在观众的欢呼声中继续着更多精彩的表演。
然而游矢不一样,他的父亲可以说是在世界都很有名的魔术师。所以游矢有着比游斗更加远大和完美的理想。
那就是环游世界,让世界上看过他表演的人都要露出笑容,就像他父亲所做的一样。
游矢总是会抱怨游斗安于现状,游斗总会轻轻摇头。
为了完成梦想,游矢开始了属于他的计划。在小镇里,他拼命的表演,几乎是攒足了去几个大城市的钱。
虽然不如理想来的完美,但是只要在这几个大城市表演,就会有更多人知道他,并去看他的表演。这样,他就会带着自己成熟的魔术技巧在世界留下一席之地。
他就是这么自信的计划着,并告诉了周围的人。
柚子作为青梅竹马必然是全力支持,“看来我们剧团能有足够的资金了!”并拍着游矢的肩膀帮他一起安排。
塾长则用力抱住游矢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们的游矢长大了,越来越像游胜了!!!”
游矢满心欢喜的请了游斗去吃了他喜欢的拉面和炸天妇罗,两个人和原来一样一边吃面一边愉快的聊天。直到游斗把最后一块炸蔬菜塞进嘴里,游矢才把自己马上就要付诸于实际的计划说了出来。
游斗听完意外的很平静,他看着浮着油渍的面汤,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还真是可以让越来越多的人露出笑容了。”
游矢愣了几秒,本以为游斗会说“加油啊”或者“你会像你父亲一样厉害”之类的话,难免有些失落。但一想自己的理想本来就是这个之后,也就释然了。
“当然,我会给更多的人带来笑容!”

出发那天,游斗有些担心的跑去送他。
“本来我也想和你一起去...”
但是小镇不能没有魔术师,小镇上的人希望他们两个能有一个留下来,游斗自然选择了让步。
“带的钱够吗?”
游矢点头。
“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游矢点头。
“就算是忙,也不要忘记吃饭。”
游矢笑出了声。
“游斗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尽管非常的不放心,游斗还是勉强点点头,毕竟这个时候游矢的热情已经没有人能拦住了。
“如果有麻烦就给我打电话。”
两个人互相击了掌,拳头碰在一起。游矢站在车里用力朝游斗挥手,游斗站在车站旁。车开走卷着细小的尘土,渐渐的消失在视野里。

游矢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在城市里的表演非常受欢迎。
宣传海报贴到了城市的各个角落,无论是小孩还是大人都会聊起他,佩服他的魔术。
他似乎在一夜之间成了这个城市的名人,人气甚至比他父亲还要高。
游矢站在舞台中间,听着人们近乎狂热的喊着他的名字,在高难度魔术中人们发出的惊叫和赞叹。用着明亮的嗓音对着台下的人打招呼,兴奋的挥动着双手。每一个人,都露出了带着崇拜的灿烂笑容。
被成就感包围的游矢几乎激动的落泪。
就这样,他的演出让城市里的人给了他崭新的高度,名誉。
游矢每天还要接受更多的采访,安排更多场次的演出。他单纯的认为只要自己有了足够的地位,自然就会让人露出越来越多的笑容。
“游矢,你的名气越来越大了!”“游矢,说不定你已经超越了你父亲!”“游矢,小城镇快要因你出名了!”
他听着这些声音,开始变得盲目,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所追求的,到底变成了什么。
游矢拨通了游斗的电话,电话的一端游斗有些疲倦的声音依旧亲切。
“你变得越来越出名了。”
“当然。”
“有没有好好吃饭?”
“.…..”
“你一想说谎,就会先沉默三秒钟找借口。”
“游斗你真是的……”
游矢拿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子,总觉得已经很久没有和游斗这样聊天了。
“你不在我就很忙啊,平时咱俩一起准备道具现在都要我一个人搞定。热场也只能我一个人上。”
电话里的游斗抱怨了一大串,苦笑着继续,“你这样搞得我会很想你啊。”
游矢有那么一瞬间动摇了,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我…我没在找借口……”
“那就是在想我了。”
游斗笑出了声,“不管怎么样,你只需要往前走就好。后面的麻烦尽管交给我。”
鼻子有点发酸,游矢到了声晚安就挂了电话。

城市永远是高速发展的。人们的总想要更新鲜的认识。
游矢还在重复着他的魔术。但是他赶不上大城市对于事物更新换代的速度。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的城市,很快就要把魔术抛向过时的边缘。
新的娱乐方式变换着花样冲进人们的视线,勾走了人们的好奇心。
游矢的魔术表演不再场场爆满,街边的海报也逐渐被别人的代替。他站在舞台上,台下有人打起了哈欠。
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终于也和游矢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游矢也在尝试改变,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他表演了更加复杂的魔术,或者尝试着为魔术增加新的形式,却越来越力不从心。
他已经被这个城市遗忘了。
游斗偶尔还是会打电话过来,一阵嘘寒问暖后游矢直接摁掉了电话。自己的窘迫不想让他看见。
游矢去了小剧团,做起了小丑的工作。对着小镇里的人,他还是壮着胆说自己还是很出名。
尽管一切都开始不可抑制往反方向发展。
台上的两个杂耍的人相互配合着,互相拉拽这对方的身体做出各种令人震惊的姿势。
让游矢想起了自己和游斗的魔术表演。小小的舞台,轻便的燕尾服,满场飞的自己养大的鸽子,游斗递过来的黑色小礼帽,和他伸过来的温暖无比的手。
等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
剧团也受到了城市的洗礼,游矢连维持生计的工作也丢掉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偷偷买了车票,背着少得可怜的行李,回到那个小城镇。
小城镇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安静,利落的城市划清了界线。
他拖着行李下了车,在车站停住沉重的脚步,心里一阵一阵的发酸,不甘梦想就这么被打破自己却无力挽回。
恍惚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到他面前。游矢张了张嘴,酸涩的说不出一句话。
“变瘦了呢……”
游斗把额头贴在了游矢的前额上。
“也不知道今天那家店里的炸蔬菜炸猪排够不够你吃的。”
游矢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被游斗刮了鼻子。
“但愿我买的饮料可以陪你喝到你讲完所有的见闻。”
游斗抱住了游矢,感觉到右肩湿了一大块。他轻轻拍着游矢颤抖的后背,小声的耳语着。
“欢迎回来,游矢。”

END

评论
热度(19)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