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隼番茄】娃娃机

*我回来了…………
*修炼了一些不该修炼的技能点【x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捏着刚从机器里取出的大把游戏币,游矢蹦跳着吹着口哨来到自己经常玩的太鼓机前。突然发现原本被自己的名字占满的排行榜上蹿出来一个非常陌生扎眼的名字。
“隼”。
游矢对着第一的名字愣了神,平时喜欢看着游矢玩的人看到这个名字后也觉得不可思议。
在这家游戏厅里还没有人能打败游矢,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偶尔也会有人表示不服想和游矢单挑,但基本上都是被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游矢感觉自己好久没有燃起来的斗志被这个名字点了起来。他迅速投了币,转着鼓槌变相接受了挑战。
看到“隼”这个字从第一滚到了第二,又从第二滑出了整个排行榜。游矢这才放下被攥得发热的鼓槌,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可能是运气太好才会进榜的。
游矢胡乱猜想着,想玩点其他的发现游戏币早就被自己玩了个干净。他不满的摇了摇头,带着一点点遗憾走出了游戏厅。
第二天游矢上来就奔向了太鼓机,看到自己的名字没有任何变化时松了一大口气。
什么嘛……果然只是运气好。
他轻快的去买了币,悠闲的走到别的音游机旁,看了眼排行榜,被呛得直咳嗽。
那个名字又出现在第一名的位置,挑衅一样的在那里发着光。
游矢觉得今天自己也不用玩别的游戏了。

第三天,第四天,甚至是一个月后,游戏厅里所有游矢玩过的机子里,那个名字就像一块膏药,每天都换着地方出现在第一名的位置。就算游矢不想再管,也会有人在一边随着人群附和。
“这不就是给游矢踢馆吗……?以游矢的实力把他刷下去绰绰有余。”
游矢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满身冷汗的投币,把今天的精力全都砸在一个游戏里。
而且他发现,这个人的分数,自己已经渐渐的追不上了。
他磨蹭着,超越不了他的分数。围观的人因为时间太晚了已经离开了大半,他自己也撑不住了。
“游矢今天状态不对啊……”
“嗯……大概…今天上课太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他悻悻的溜出了游戏厅。没注意到刚进去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盯着他刚刚打出来的记录。

游矢今天也不想去游戏厅了。
一想到不能玩自己想玩的游戏只能去挑战别人的记录,他就异常疲惫的瘫在了椅子上。
他掰着手指数了数,一周没去。估计店里的游戏排行榜已经惨不忍睹,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他愈发黑暗的猜想。他用力甩了甩头接通了电话。
“今天晚上帮我去买几个可乐饼吧,就在游戏厅对面的那家肉店。”
可乐饼啊……哎等等哪家店?
游矢听着手机里不紧不慢的忙音愣了神,刚才那些黑暗的猜想变得越来越黑暗。
他一定会嘲讽我是胆小鬼啊一周都没去了肯定是在逃避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游矢抱住头不知所措,突然想到好像那个人并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可是其他围观的知道……
游矢一头撞到了桌子上。捂着撞疼的脑袋一点一点蹭到了游戏厅门口。
“游矢好久不见!”
游戏厅里的常客和往常一样围上来打招呼,只不过这次游矢回应的半点底气都没有。
“你知道吗你没在的时候我们看见那个……人……了……”
一个大叔贴在游矢耳边嘀咕着,但很快就没了动静。
穿着风衣的男人抱胸站到了游矢面前,金色的眸子就像狩猎的猛禽般锐利。
至少气场是很足的……
游矢心里吐槽了一句。微微仰起头瞪着眼前的人。
“你就是隼?”
那个人点点头,一副王者作派十足自信的打量着游矢。
“我要向你挑战,希望你能接受。”
猜的八九不离十。游矢费力的把这个游戏厅里所有的设施都回忆了一下。
跳舞机,应该没问题看他长的那样应该不协调;音游应该也没事自己每首曲子都很熟;街机问题也不大……赌游戏币这点自己的运气完全不用怀疑……
游矢紧张的咽了下唾液,等着男人开口。
“夹娃娃。”
……………………啊?
听完的一瞬间游矢体会到了什么叫断片。
“不等等你说什么?”
“夹娃娃,比谁夹的多。”
事后游矢对着肉店老板笑了很久,那个一本正经的脸配上一本正经的语气再配上对话的内容。
这人脑子没问题吗?
游矢回忆着那个场景捂着肚子狂笑,吓得肉店老板以为他疯了,担惊受怕的给游矢塞了好几块炸鸡。

笑归笑,对于自己的夹娃娃水平游矢还是非常怀疑的。
记得原来和柚子去玩的时候,他折腾了半天都没夹出来一只小熊。
后来游矢就不再碰夹娃娃机了,他觉得与其把币砸进这种无底洞里,不如去别的机子里刷分来得更有感觉。
有些熟人给自己发了一些抓娃娃技巧,游矢都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有些部分甚至可以背的烂熟。
但还是心里没底。
他也不敢去游戏厅尝试,自己的那点技术实在是不想让人看见。
说到底为什么这个人会选择夹娃娃啊?!
游矢托腮看着窗外,一想到那个场景又笑得喷了出来。
按照约定,三天后游矢再次来到了游戏厅,发现隼已经在那里坐着喝咖啡了。
隼看见游矢以后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把空的咖啡罐随手扔进垃圾箱里,伴着咖啡罐撞击桶底的清脆声响,两个人再次对上了目光。
游矢觉得那一刻自己就像是正在接受决斗的西部牛仔,但是走到夹娃娃机前那种感觉就和风滚草一样骨碌出了游戏厅。
这段时间流行的小伯劳玩偶零零散散的摆在机子里,游矢扒着玻璃,不得不承认玩偶做的很可爱。
旁边的人轻松的活动着骨节,搞得游矢紧张的攥着手里的硬币,手心里都是汗。
横竖都是一死。
游矢把游戏币拍在机子上,气势上不比隼差。
两个人同时投了币,同时控制着夹子,同时摁了按钮,同时没夹上来。
只是试手而已……试手……
游矢心虚的看着那个屁股对着自己的小伯劳,又塞进去两个币。
夹子摇摇晃晃的沉下去,掐住了小伯劳的脑袋,又慢吞吞的上来。只不过上来的时候小伯劳的脑袋早就歪在了其他玩偶身上。
游矢再一次投了两个币。这次选择了夹小伯劳的屁股,然而小伯劳也没有轻易就范,根本没有上来的意思。折腾的他满头大汗也没有结果。
旁边的人也皱起了眉头。继续用力转动着摇杆,一次次和小伯劳擦肩而过。
“很厉害嘛,游矢。不愧是我看上的对手。”
“……你、你也一样。”
围观的人看得莫名其妙。想吐槽又怕影响气氛想笑又怕把两个人的谜一样的斗志浇灭。
似乎是过了很久,两个人把手里的币用得干干净净,两手空空的对望着。
“这次还没有分出胜负……下次再比一场。”
还……还来……?
游矢的内心是卧槽的。
就在那么一瞬间,他看见了隼瞥了一眼玻璃窗里的小伯劳玩偶,连眼神都柔和了起来。
看着隼对小伯劳含情脉脉的那一眼,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原来这个隼才17岁而且就在自己学校的高中部?
游矢又看了一遍小纸条,把鼓出来的书包拍了几下。
他还是用了点手段把隼的名字和上学地点找了出来。
不会是留级了吧……感觉像是20多岁的人……
游矢蹲在高中部门口,仔细搜索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黑咲——!”
他扛着鼓了一大圈的书包冲过去,把黑咲吓了一跳。
“你怎么知道……”
“不要管那些小事了黑咲学长,给你这个。”
游矢把书包打开,揪出来两只小伯劳玩偶,把他推到了黑咲怀里。
“黑咲学长喜欢这个玩偶吧?”
他看着眼前的人把头偏到了一边,却把怀里的伯劳搂紧了一点。
“是你夹出来的吗?”
“啊……这个啊……你觉得呢?”
游矢转过身,愉快的吹着口哨。
“你觉得心里不平衡的话,就继续和我比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抱着伯劳的黑咲的脸。“……跳舞机怎么样?”
反正他看起来好像不协调,这次赢定了。
游矢得意的跳出了校门。

END

“所以……真的是你单纯的想要伯劳玩偶但是夹不出来只能把游戏厅里的游戏都刷一遍引起我的注意看看我能不能把它夹出来?”
黑咲抱住伯劳,咬着吸管点头。
“你……你几岁了?”
“17。”
游矢头疼的挡住脸,看见游戏厅里的夹娃娃机里多出了好几种伯劳玩偶。
黑咲拽了拽他的衣角,“还比不比?”
游矢把头埋进黑咲怀里的玩偶身上,无奈的笑出了声。



评论(2)
热度(13)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