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晴天娃娃

*针对烦烦太太的点名回应点这里

*天和陆同时生病的故事,是he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九条天来到医院的时候,就被四叶环一把揪住了领子。对方很生气的摇晃着自己,不得不说这个能把自己背起来的人确实力气不小。

“为什么不回陆的信息?陆他在倒下前还在喊你的名字!!!”

可是事实并不是环想的那样。

天这两天因为忙着安排粉丝见面会的行程,再加上这两天赶上梅雨季节温度一直凉凉的,一时疏忽没有处理好身体状况。等从台上下来的时候就开始发烧,他被龙背回了家。连药都还没来得及吃就被昏昏沉沉的眩晕感打败了,只好裹着被子稍作休息。

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手机里显示了很多条未读消息。

——天哥,最近的天气要多穿点衣服啊。

——就算我不说天哥也会好好保持身体健康的吧。

——下一

文字到这里就戛然而止,随后也没有更新消息。点开其他人的发言天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九条先生,真的非常抱歉。是我的疏忽,陆他这两天总是偷偷练习到很晚,今天在演出结束后就倒下了。

——医院在这里,如果九条先生有时间的话,请来看看他。

大脑一片空白,还来不及把出透汗的衣服换下来,天就直接披了件外套,带上口罩就往外跑。

外面还下着雨,衣服又湿又黏。天顾不上把脸上的雨水抹去,径直往前跑。

一时间那些小时候的事情就见缝插针的跑了出来,陆带着呼吸器的痛苦模样,只是想了想天就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气喘吁吁的到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伴着眩晕感天试着一点点掰开环的手指,嗓子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到大和把他们拉开后,天虚脱般的靠在墙边,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

“环你冷静点,九条现在的样子明显不对。”

大和试着拉扯着天,被他胳膊传来的高温吓了一跳。

“喂,你这不是也在发烧吗?”

意识渐渐飘远,耳边的声音很乱,唯一能听清的就是一声熟悉的吼声。

“天哥!”


就像小时候那样,在陆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天总是不能及时出现在他眼前。

只要放学到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天第一个反应就是往医院跑。打开病房门看着在床上的睡着的陆,天的心里总是不是滋味。

那天也一样。

陆前一天看着电视里的天气预报,在出现了阴雨的图标时说想要一个晴天娃娃。

晴天娃娃。陆说得时候眼睛闪闪发亮,他只是在天带过来的漫画里才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

天立刻就答应了,但是彩色水笔放到了学校。他告诉陆,明天放学就会带着晴天娃娃回来,要一起把它挂在房间里。

做完娃娃回到家的天,看到了门口的红色兔子脱鞋,很快就知道陆今天又住进了医院。

天把自己的书包放下,拿出了塑料袋把晴天娃娃装起来塞进了自己的怀里,悄悄溜了出去。

雨下的很大,鞋子里进了水踩在地上很容易滑倒。天裹紧了自己怀里的袋子,一路跑到医院。

病房里的陆脸色惨白,脸上还是带着那个自己熟悉的不能熟悉的呼吸器。应该是刚做完检查正在休息。

如果做噩梦的话,他会不停的喊着天的名字,直到他枕到了天的肚子上,脸上的表情才会平静下来。

天把自己湿透的外套脱掉,去医院的柜子里取了一套病号服换上,坐在了床边把陆拉了过来。

如果要是能在检查前看见陆就好了。

天看着一旁塑料袋里的晴天娃娃,皱起了眉头。

陆的小手摸索着拉住了天的手指,让天忍不住更加自责。

为什么在他生病害怕的时候,自己总是不在。


头枕在了柔软舒适的地方,和梦境糅合在一起模糊的分辨不清。

陆的呼吸声很浅,浅到不仔细听就会让心脏都吓得揪起来。

他总是会无数次的做一个噩梦,枕在自己肚子上的陆会悄无声息的离开他,手里还捏着那个晴天娃娃。

天睁开了眼,额头上一丝冰凉的触感和消毒水的味道让他努力去回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做噩梦了吗?”

旁边传来陆的声音,是让人无比安心但又无比担心的声音。

“天哥刚才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还在想要不要叫醒你。”

天想坐起来,但是被陆单手摁了回去,两个人的手上都还扎着输液的针。

“病号就要好好休息!”

“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次是我一个不小心着凉发烧的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天哥你现在和我一样说教就……先停一下吧。”

天侧了下身子,发现自己枕在了陆的肚子上。

“诶嘿嘿……因为天哥刚才的表情很奇怪,我就在想用小时候的方法行不行。”

还活着。

天趁着陆还没反应过来,坐起来趴在了陆的胸口。

心脏传来是跳动声刺激着耳朵,渐渐的跳得越来越快。梦里的恐惧全部烟消云散,天松了口气,重新整理了一下因为发烧而不太好控制住的表情。

“天哥……”

陆把扎着针的手伸了过来,“能不能牵着我的手,我有些睡不着。”

“是我趴着太沉了吗?”

“不是的!”

他避开了针的位置,握住了陆的手腕。

“下一次……再看到天哥的时候,我会告诉天哥我已经很健康了。这是我想发给你的信息,可惜我没发完就先倒下了。”

陆显得有些不安,手指胡乱敲着床单。

“给天哥添麻烦了吧?……”

想要覆上陆的脸颊,但是却因为输液的针扎在手上够不到。

“就像天哥说的…我还没有身为偶像的自觉,连这点简单的健康管理都做不好,我还需要好好向天哥你学习。”

“够了,陆。”

天咬了下牙,拔下了手背的针,半跪着用双手捧起了陆的脸。

“让我看看你。”

“啊…哎?”

“…我能赶上就好了。”

他碰上了陆的额头,厚厚的退烧贴布让天感觉不到温度。

“真狼狈啊,咱们两个。”

天顿了一下,“不,最狼狈的应该是我。”

“天哥……”

陆把天搂进了怀里。

“谢谢天哥来看我。我生病的时候你永远是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前。我从来都不会在睁眼之后感到不安。”

两个人的心跳声融在一起,慢慢的分不清彼此。陆咳了一下,开了口。

“天哥才不狼狈,永远都是我的英雄。英雄登场的时候超帅!”

天闭上了眼,陆胸口的温度让他感到有些热,脸上不自觉的发烫。

“陆想听故事吗?还是说想听我唱歌。”

“……又不是小孩子了,那我就选唱歌好了。”

天笑了笑,小声的哼着调子,陆在两秒之后握住了天的手,也跟着哼了起来。


已经退了烧的陆把维生素c的药片塞进嘴里吞了下去,站起来和成员一起去休息室准备打招呼。

今天要和trigger录节目,他们已经先一步在休息室就位。推进门之后天也正把维c药片放进嘴里,正拿着说明书一点点研究。

“今天就节目请多指教,天哥。”

天把说明书放在了桌子上,走过去撩起了陆额前的碎发,那里还留着一点退烧贴布的粘贴红痕。

“下次一定会……”

“健康的!”

陆也撩起了天的头发,同样是一块红色的痕迹。两个人被这个行为搞得互相憋笑。

“很好,今天的节目也请多多指教。”

天攥紧了拳头,和陆的碰在了一起。


END



评论(7)
热度(109)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