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遥_今天也很咸

【隼番茄】约定

*是一个关于第145话隼番茄决斗那局如果番茄战败的分支,是的就是那句“如果输了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的后续补完

*说是cp向但是感觉好像往cb跑了【

*惯例的小学生文笔,ooc注意,因为太久没有写东西了所以真的很糟糕【



放下手里的笔的时候,榊游矢发现这页信纸又是那些熟悉的毫无任何价值的话。他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把信纸塞进了信封里。
重新捏起温热的笔杆,在信封上顿了一下,慢慢的写了起来。
“心园  黑咲隼收”
他跑下楼,跑过了决斗塾,在红色的邮筒前停了下来。那是基础次元为数不多的邮筒,因为很少有人寄信,已经变成了城市中可有可无的装饰物。

就是因为不会被寄出去,游矢才放心的把信塞进了邮筒里。借着这种方式来弥补三年前自己犯下的,决斗时最不该犯的错误。

现在再回忆起来,那天就像噩梦一样萦绕在游矢的脑海里。

黑咲站在他的对面,眼神里没有一点迟疑的指挥着他身边的最终堡垒猎鹰。

在决斗中不应该同情别人,这点游矢心里比谁都要清楚。然而他碰上决斗盘的手还是犹豫了。

后场盖下的陷阱卡“交错伤害”,只要发动了就能以平局结束。

这张卡是他在心园废墟里捡到的。在次元战争的时候,为了抵抗融合次元的士兵,不少超量次元的决斗者放了这张卡来拖延时间。

游斗很认真的讲解着,等反应过来时游矢已经把这张卡放进了卡组里。

这是大家的意志,我也想要继承下去。

游矢这么说着,不顾游斗的阻拦。

现在想来,身为zarc前身的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用这张卡。

这是游矢决斗的第二次犹豫,第一次是在发动“诀别”之前。

最终堡垒猎鹰发射的炮弹正在朝自己飞来。游矢一瞬间觉得如果命中自己能让黑咲发泄一下失去琉璃的痛苦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他很快就没有思考的机会了,身边响起了爆炸的声音,伴随着lp清零的声音和全身的疼痛,他半跪在了地上。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黑咲朝着他跑过来,一把抓起他的衣领,愤怒的皱紧眉头。

“我说过的吧,如果你输了,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嗯。”

剧痛让游矢的意识渐渐模糊,但黑咲比他还要痛苦的表情却牢牢印在了心里。

等再睁眼时,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黑咲隼。

游矢开始后悔了,他反复思考起了自己的那场决斗,握着灵摆的手微微颤抖。

从犹豫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失去了关于黑咲一切,他自认为懂得了黑咲当时的心情。

他思考着,抱着头缩在床上。终于有一天,他急躁的拽了椅子坐上去,扯出了一张信纸,哆哆嗦嗦的写了这么几行。
“对不起
是我输了决斗
对不起。”
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到脆弱的信纸上,晕开了钢笔的字迹,几乎辨认不清。

 

游矢翻着送过来的工作委托,先把手里所有心园的决斗邀请和采访一份份的推掉。

但是看到最后一份时他停了下来,那是快斗送来的。委托中希望他能在黑桃学校进行一场决斗演出。

刚读完内容电话就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发现是快斗的声音。

“再不来心园演出的话,你的粉丝会怀疑你是不是讨厌心园。”

“我知道……但是……”

“隼他过得很好。”

“哎……?”

“那场决斗他只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就算没有得到,他也会振作起来,能把铁的意识挂在嘴边并不是说着玩的。”

快斗简单谈了谈时间就挂了电话。游矢揉着前额的头发,把这份工作委托内容仔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这是游矢时隔三年第一次到心园,正好赶上游胜也接到了委托,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黑桃学校走。

游胜显得很高兴,说是游矢难得接了心园的委托,要跟委托人快斗好好道谢才行。游矢拉着箱子磨磨蹭蹭的跟着榊游胜身后。把脚边的石子一个接一个的踢出去,紧接着就因为走神直接撞到了游胜身上。
“好久不见啊,榊游矢。”
快斗和游胜握完手,看到了游矢心不在焉的样子,拍了拍他的头。
“快斗!好久不见。”
还没怎么多问委托内容,快斗就拍着他的肩膀指了指教室分布图。
“这间,523。”
游矢愣了几秒,看着快斗和游胜继续着他们的话题,自己怎么也没有插话的余地。就把行李箱骨碌到了一边,溜上了楼。
还在上课时间的楼道里不时传着老师的授课声,游矢张望着,时不时也听上两句来缓解自己无法抑制的紧张和不安。
“在决斗的时候一定要顾全整体局势,后场一定要注意到。”
熟悉的声音让游矢停住了脚步,思索了几秒他还是随着本能踮起脚尖走到了教室后门,悄悄探出了头。
在看到那个人之后迅速缩了回去,靠在教室门边坐下来轻轻喘着气。
明明都不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游矢拍着胸口,想让自己狂跳不已的的心脏冷静下来。
“如果是tag模式的话,要注意双方的墓地是共用的。”
那个人的声音和原来一样低沉,或许现在听起来还多了一分沉稳。
游矢故作冷静的分析着,刚刚整理好的思路就被学生的提问打断了。
“如果在tag里对方针对我墓地的卡发效果,和我组队的人是不是也会受到同样的效果?”
“对。所以tag中可以顾全组队人的卡组就更好了,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卡组没有魔法卡和陷阱卡,所以在tag里会相对不占优势。”
是权限坂……!
游矢扶着墙想站起来,想看看那个人的谈到他时候的表情。
“黑咲老师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娱乐决斗者榊游矢的朋友权现坂?”
“你这么一问好像还真是!啊对了老师你有没有和榊游矢决斗过?”
“榊游矢会来我们学校来授课吗?”
不光被点名而且话题还越来越指向自己,游矢扶着墙的手不知不觉间握成了拳,气氛突然热闹的课堂还是随着黑咲的声音响起渐渐安静下来。
“授课的话你们可以问问快斗,他可以约到。关于决斗的问题,很遗憾。”

很遗憾。

游矢默默的咀嚼着这句话,大脑一片空白。

学生还在教室里交流着,问着黑咲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游矢鼓足了全部勇气,把耳朵贴在了门边。

刺耳的下课铃来的非常不是时候,游矢第一次这么不希望这个声音响的这么早。

“那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起立。”

游矢垂着头跑了下楼,以他觉得最快的速度。喉咙里充斥的灼烧感逼得他不住咳嗽。

榊游胜站在学校的门口,手边还放着游矢的箱子。他不知道箱子里面是游矢自作主张放的基础次元的特产。

那个出发前偷笑着挑着眉毛往箱子里自我安慰般的塞东西,执意说带着行李箱的游矢,现在连打开箱子的力气都没有。

他调整着呼吸,让游胜把箱子里的特产给快斗,自己则急匆匆的拿起决斗盘跑去操场做准备。

操场上已经挤满了来看决斗的学生,他们笑着,大声喊着游矢的名字。游矢对着他们招手,环视一圈之后嘴角不由得僵硬了一下。

黑咲隼没有出现。

游矢继续笑着和学生打招呼,只不过多了几分勉强。

 

再那之后游矢无尽循环的梦里就又多了一个场景。

空旷的教室里,讲台上带着黑框眼镜的黑咲隼一脸疲惫。他的手抚上额头,上面沾满了粉笔的白色。黑板上涂满了大大小小的字体,是非常充实又实用的内容。

他的手边是一摞书,他在不停的抄抄写写。哪怕都读完了他还是选择重新拾起来再看一遍。忙碌的像一个不会休息的机器人。

游矢坐在教室的椅子上,面前是摊开的笔记。他发不出声音,也无法站起来。黑咲不曾抬头看他一眼。

就像要忘掉榊游矢这个人一样忙碌着。

如果离开的话,黑咲说不定就会去休息。然而梦里的他并不能动,只能坐在这里,等待着一场永远无法完结的充满煎熬的考试。

游矢不忍心再看黑咲痛苦的表情,捏起笔想在笔记上写点什么。

——黑咲。

笔记上写不出任何痕迹。

——对不起。

游矢取出笔芯确认了一下是不是没墨水了,还是写不出任何字。

——去休息一下吧。

依旧写不出来。游矢停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沉默着动了笔。

——遗憾。

纯黑的字体在单薄的纸张上印出了清晰漂亮的痕迹。他不敢抬头,明明刚才还希望黑咲看他一眼。无处可逃的他只能在笔记本上一遍遍的写着这个词。

比惩罚还要可怕。

榊游矢睁开了眼睛,视线湿润得一片模糊。

 

梦魇持续了一个月。游矢捧着盛满黑咖啡的杯子,咽下了一点苦涩的液体。他想起了之前快斗说的,那次决斗中黑咲想要的东西。

“游矢,你真的认为那场决斗里隼只是想接受琉璃不在了的事实吗?”

再次拨通快斗的电话,电话另一边的人叹息着,酝酿着话语。

“他想要看到你笑着胜利的样子,那个叫做榊游矢的人振作起来的样子。听到你亲口告诉他一切还都有希望。”

游矢挂断了电话,快斗的话语还一遍遍的在耳边回响。

“你们不是一路走下来的伙伴吗?”

窗外下着暴雨,游矢看着雨水落到地上溅出的水花,咬了咬牙跑了出去。

他清晰的记得在决斗前黑咲说的话。

——“琉璃和游斗都不在了,留给我的只剩下了决斗。”

游矢手里握着被雨水浸透的车票,站到了黑桃学校的门口。还来不及调整呼吸的他手扶在膝盖上咳嗽着。

黑咲想要用决斗传达给自己的话。

雨下的很大,厚重的乌云盖住了天空,学校里教室的灯光就像是黯淡的星星一样散发着柔和的光。

红绿色的头发湿哒哒的粘在脸上,粘腻而潮湿。游矢站在那里,已经分不清脸上的雨水还是泪水。

是自己辜负了黑咲的期待,还没有任何自觉的逃避了三年。

游矢做了个深呼吸, 下雨天压抑的气氛让他透不过气,湿透冰凉的衣服刺激得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他试着向前迈出了一步。雨点没有落到头发上,在头顶传出了清脆的响声。甚至还没来得及把满脸充斥着淡淡咸味的水擦干,身后的人就开了口。

“——”

被大雨盖过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但是那份令人安心的感觉绝不会出错。

游矢没有回头,他问不出口,黑咲是否还想看见自己。

雨已经把手里单薄的车票泡成了柔软的纤维,握也握不住。

身后的人温暖的双臂揽上了游矢的肩膀,耳边也能感受到呼吸声。

这就是他的回答吗。

黑咲把伞柄递到他的眼前,确认游矢握住之后才松开了手。

肩膀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游矢转过身,看到了那个深蓝色风衣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但是他隐约看到了雨过天晴时才会出现的微弱阳光。

他把自己脸上的水尽数擦干净,举着伞朝他跑了过去。

这一次,将会没有遗憾。

 

END


评论
热度(10)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