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誓言

*星巡设定

*含有私设和很多意识流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Lama——八乙女和七濑陆的那个星球

Sirena——二阶堂和九条天的那个星球

Erin——七濑陆

Sardinia——九条天

Orion——八乙女乐

Shinkai——二阶堂大和


 

Sirena迎来了自己时隔几年的开放外交,以星玉为誓,不在外交期间出现任何冲突和死伤。Lama的王带着他的随从来到了这个富饶的星球。

本意是想要建立长期外交,Sirena以其丰富的水资源闻名。Lama星球在冶炼方面对水的需求量极大,Orion作为Lama的王,不时就给Sirena的王发出外交的消息,以武器和金属制品作为交换,现在终于有资格走进了这个星球。

Sirena的王早早就等在宫殿,百无聊赖的翻着手里关于Lama的资料。

“你好。Lama星球的王,我是Sirena的王,Sardinia。”

Orion暗地骂了一句臭小鬼好大的架子,身边红色头发的少年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很好奇,再加上前面王座上那个看着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王,自然就放开了警觉。

“你好!我是Orion的贴身护卫,Erin。”

比自己的王先一步介绍,Sardinia放下了手里的资料,起身走向了那个少年。

“以星玉为誓?”

“以星玉为誓!”

“很好。Lama的王,你的这个小护卫我就带走了。”

后者蹦跳着欢呼,跟在Sardinia的后面,长发一甩一甩的像个出去旅游的孩子。

说到底带他过来就算是观光的。

Orion看了眼自己腰间挂着的刻有星球标识的剑。

只需要一个发誓就可以避免死伤冲突,还真是方便。

 

血流成河。

Erin站在河的中心,头发和衣服上满是粘腻的血渍,散发着铁的腥臭。

河流慢慢变成了泥沼,无数双手拉扯着他的腿,用力把他往下拽。眼前冲过来大群没有脸的人,随着血雨落下一点点消逝成泥。他们撕心裂肺的恸哭,声嘶力竭的喊着。

——把命还给我。

Erin到底还是睁开了眼,凭着本能把袖口里藏的短刃掏了出来。

蹲在一旁的Sardinia正撑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顾不上擦一把冷汗,Erin看到了Sardinia靠过来的脸不由得吓了一跳。赶忙捂住了自己的脸调整着自己狰狞的表情。

“……看到了?”

“看到了。杀人犯的表情。”

毫不留情一针见血。

Sardinia瞥了眼伸出来的短刃,“反正都是人的生存方式,我也不会否定。”

哪句话都无法反驳,Erin索性倚在树边,Sirena的空气里都是花草的清香,连吹来的微风都带着闲适的味道。

“抱歉,王。是我失态了。”

湿透的左手被Sardinia握住,流淌在指尖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很快就让Erin冷静了下来。

“会做噩梦?”

“偶尔。”

“要和我睡吗?”

“哎?”

红色的眼睛疑惑着眨了两下,Sardinia不禁怀疑起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暗杀者。

“你刚才也感觉到了吧?至少你在这里的几天我可以让你睡觉的时候轻松一点。”

“Sirena的王……原来这么开放的吗?”

Sardinia一把揪住了这个暗杀者柔软的小脸。

“对王尊重一点。还有,对星玉起誓,我不想第二天头和身体分家。”

“疼疼疼疼疼……不会的不会的以星玉为誓!”

 

Sirena这个星球,一切行为以占卜为基准。Lama的王过来前,Sardinia找了很多人一起做了占卜。但是无论哪一个结果,都会有Erin的影子。

不是Lama的王而是他的贴身护卫。这点让Sardinia感觉到了奇怪。

自己身后的人很显然已经陷入了梦魇,低声喘息着断断续续的发出闷哼。

睡前已经让Erin把身上装的所有武器扔到了门口,至少没有什么生命威胁。

Sardinia翻了身,那个紧闭双眼的人拉扯着被单,汗水把额前乱糟糟的红发肆意黏在一起。

正当他在思考这种程度的梦魇该怎么治疗的时候,Erin猛地坐起来,先是摁住了Sardinia的胳膊压在了Sardinia身上,紧接着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血红色的眸子里根本掩盖不住杀意,伴着月亮的银光令人不寒而栗。

感觉身子底下的人没有挣扎,Erin松开一只手在身上来来回回的摸武器,Sardinia可以判断这是睡糊涂了,虽然自己的呼吸已经快跟不上了。

“Erin……”

他努力抬起手抚上了Erin的脸,Sirena星球里独特的力量可以迅速让人安静下来。这也是这个星球犯罪率和死亡率都远低于其他星球的重要原因。

眼前出现了星星点点的闪光,Sardinia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上的家伙力气绝对比自己要大的多。再不让他松手可能真的有窒息的危险。

“咳咳……”

帮他把额头上粘在一起的头发理好,Erin才终于减小了力道。Sardinia深深吸了口气,伸出手把坐在自己身上摇摇晃晃的Erin揽进了怀里。

“……王?”

“呼、咳……今天晚上允许你直接叫我的名字。”

“对不起,Sardinia……对不起…”

轻轻抚摸着Erin后面的红发,长及腰间的头发滑落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让人平静的力量正一点点浸入Erin的身体。

“好暖和……”

枕在Sardinia肩膀上的人呼吸逐渐放缓,紧绷着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怀里的人睡着了,Sardinia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入睡。

 

隔天早上Sardinia在窗前的树上看到了编着花环的Erin。

“S……王你醒了!”

他咬住了花茎,双手握住树枝绕了一圈便灵活的跳了下来。

长袍的设计挡住了脖子上明显的红色指痕,Erin歪着头似乎想要确认一下伤得重不重,但想到了昨天的所作所为之后还是选择放弃。他单膝跪在了地上,把腰间的短刃双手举起。

“是我破坏了星玉的誓约,按照约定……”

“把花放在地上太可怜了。收起你的武器,和花园的氛围完全不搭。”

“可是……”

“这里是Sirena,我是这里的王,规则由我来定。”

拾起了地上的花环,上面还沾着几滴露水。

“而且破坏了星玉的誓约,会由神来惩罚。但是你现在还活着就代表没事。”

手里的花环编的异常粗糙,枝枝叶叶的地方过分执着于形状让整个花环呈现出了扭曲的样子。Sardinia坐在了草坪上,顺手摘了几朵花。

“Lama那边成天征战应该不会信什么神罚吧。”

拍了拍草坪,Erin摇了摇头,跟着原地坐下。

“我是靠自己的力量活下来的。”

他接过了Sardinia递来的自己做的花环,试着摆弄着让它顺眼一点,但身为暗杀者从来没玩过这种精细的东西,不一会腿上就落满了花的残骸。

“我也一样。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占卜结果。”

Sardinia把手里的花环套在了Erin的头顶,鲜花特有的甜味让Erin忍不住多嗅了好几下。

“晚上和我一起去泡温泉吧。”

“这个星球的王真的很开…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曲起手指的Sardinia直接弹了Erin的脑门。

“你是来外交的吧?这个星球的特色至少都要体验一下吧?”

 

Erin胸口有这各种形状的伤疤,坐在温泉边缘的他注意到了Sardinia异样的目光后赶忙指着解释。

“这个是一年前保护王的时候留下的。”

“这个最深的是三年前去刺杀前任的王留下的。”

“这一个是我小时候为了一个苹果和别人打架留下的,那次真的好惨啊我当时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王?”

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Erin迅速摆了摆手,“那那那那个Lama是很和平的!只是前王的统治有问题!现在的王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不要误会……”

泡在水里的Sardinia靠了过来,伸出手指划过他身上的每一道扎眼的伤口。过热的手指蘸着温泉,那些早就没有感觉的地方变得痒痒的。

 “Erin。”

“啊在!”

Sardinia的手划向了心脏的位置。

“是不是很孤独?”

温暖的手指戳着胸口,头发上的水滴落在池子里发出了轻响。蒸汽的热度勾起了Erin所有的情绪。

“嗯……”

他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好像自己身上最隐秘的伤口被撕开了一样,溢出的血液流个不停。

没有细想本能就先一步作出了回答。

Sardinia支撑着从水里站起来,对着Erin的耳边吹了口气。氤氲的气体让两个人的脸晕出了诱人的红色。

“Erin,你是虚张声势的野猫、还是被磨平了棱角的野兽?”

 

时间过得很快。

距离Erin离开还有一天,Sardinia带着他去参加了祭典。

王不怎么出现在公众面前,这次也一样。Erin只是把想吃的买好就跑到了他在的树林里。

远处的乐声和欢呼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Erin这次出行的终点。

“王。”

Erin抬起了头,犹豫了很多天才把想说的说了出来。

“我好像爱上你了。”

“是吗……”

Sardinia跟着看向了漫天的繁星,“能对别的星球的王有想法,这会让我失去对你的信任。”

“王……”

“你不够忠心。”

Sardinia低下头把玩着手里的塔罗牌,“我有我的使命,你也听到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是需要我去……”

“那我换个说法。”

Erin将含在嘴里的乳酪干咽了下去。

“我可能受到了神罚。”

Sardinia无奈的笑了,用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

“不是说不信神罚的吗……”

 

将细沙投入到装满水的银盆里,涟漪下图案渐渐清晰。

这样的事情重复了很多次,也得到了很多相同的结果。

自己的星球毫无担心的必要。

“明天的事情,不是已经有结果了吗?”

Shinkai瞥了一眼盆底,揉进了月光的细沙像是钻石的碎片,薄薄得一层显得脆弱不堪。

祭典的欢快乐声依旧,Sardinia低着头,对着图案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我自己的事情,或许还没有结果。”

他顿了一下,“第一次为自己占卜就是这种结果。”

“Sardinia殿下,感情用事可不好。”

“你说的对。”

Sardinia把手伸进了银盆轻轻搅动,平静的水面又当初了圈圈波纹。

“把我的长剑拿来,明天可能要用。”

熟悉的笛声让Sardinia把注意力移到了Shinkai身上,银盆里的水重归于静。

“露出了不像是王应该出现的表情呢。”

“……大概吧。”

Sardinia最后看了一眼盆底不会改变的答案,“就这几分钟,让我为自己的感情烦恼一下。”

 

第一次知道自己拥有占卜能力的时候,Sardinia并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笑着和别人炫耀、也没有迫不及待的拿着塔罗牌或者在银盆边展示自己的能力。

他感觉到了恐惧。

没有办法再对明天抱有期待,无论发生什么都在自己的占卜范围内。失去了新鲜感远比掌握了占卜能力要恐怖得多。

每到夜晚降临,这位年轻的王就会坐在床边,被孤独层层包围。

为国家的未来占卜,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但是关于他自己,他从来没有想过。

睡梦中的Erin攥着Sardinia的手,一脸放松的熟睡着。

只要动一下就能碰到他手上厚厚的茧,手背上还有浅浅的刀口,因为划破过太多次已经没有办法再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不过是两个孤独的人相互吸引罢了。

Sardinia闭上了眼睛。

 

十天的外交即将宣告结束,Orion带着Erin在宫殿里等着所谓的结果。

自然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Sardinia和他们来的时候一样,带着王应有的威严站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

“暂时不想和Lama建立外交关系。两个星球的人性格和生活方式上并不合,我会慢慢考虑并在几年后去Lama拜访。”

这是作为王的答案。

Erin委屈的拉下了脸,根本就没有撑起笑容的意思。

……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

Sardinia皱了下眉,趁着Orion没注意拔出了自己的剑。

接下来是作为自己的答案。

手握短刃的Erin被长剑的银光震了一下,冰冷的刀刃朝着自己的脖子就扫了过来。

极好的反应能力让Erin牢牢挡住了Sardinia的的长剑,短刃和剑刃摩擦着发出金属的的回音。

长剑再一次刺过来的时候,Erin的表情就像十天前那样,充满了露骨的的杀意。

除了眼角的那滴无法忽视的泪水。

 

END

 


如果觉得这个是be的而且还想看be的就可以直接无视我底下的话了。

 



其实我写的是he【

伏笔埋得比较深我觉得应该没人能看出来【

从最开始天陆两个人就以星玉为誓了,要求是外交期间不能有任何冲突和死伤。但是最先违背约定的是睡迷糊的陆,之后天就说了类似“违背约定将会受到天罚”的话。

告白的时候陆则直接用了“天罚”这个设定。但天是这个星球的王自然不可能为了爱直接放弃星球【咳

于是在外交还未结束的时候,天拿剑去砍了陆造成了冲突,也同样违背了约定。按照陆的设定,天也同样受到“天罚”。

至于陆有没有意识到那就看自己理解了【

当然就算他没意识到也没事,天自己说了将会在几年后去Lama,这个就是长期外交的意思了,天则打算在这几年去调整一下星球的生活方式。

总之是纯自嗨的一篇果然星巡真的有意思XD


评论(6)
热度(88)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