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不可视的爱 天side

*陆side正在写估计周末就可以搞定,是这一篇的解和细节补充【?
*架空的,是he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00

七濑天遇到了医院的幽灵。本来在看到的一瞬间天就想立刻跑开,但自己的弟弟七濑陆曾经说过,自己和他们玩得很好。

“你好。”

还在犹豫的时候眼前一个小小的幽灵鞠了躬,招呼着周围的大家一起过来。

“陆他……是不是又去手术室了……”

天点点头,既然陆不害怕这些,那自己也就强撑着不害怕。他调整了一下刚才的姿势,摆出了倾听者的样子。

“是这样的……我们不想看到陆变成我们的样子,陆对我们真的很好……和我们一起聊天,给我们讲故事,甚至还会安慰我们……”

“但是我们的力量不够……想要帮助陆治好病需要拿一些东西来交换……”

凑过来的幽灵手里捧着微弱的光点,摇曳着、照到了他们半透明的脸上。

“七濑天哥哥……你愿意和我们进行交换吗?”

 

01

医生从手术室跑了出来,不顾七濑父母的疑惑叫来了很多医生。他们围在手术室的门口,拿着手里的资料激烈讨论着。

“那个…请问我的孩子……”

“他没有任何问题,就在急救过程中,他的呼吸突然通畅了。检查之后并未发现任何哮喘的症状。”

其中一个医生举着资料大喊,“这可能是医学界的奇迹!”

另一个医生憋住笑容迅速打了他,“不要随便下定论。”

七濑家的父亲说,自己重要的儿子正坐在病床上,对着那群医生茫然的歪着头。母亲走进病房一把抱住了他。

刚从楼下跑上来的天来不及休息就跟着走了进去,对着空无一物的病床走了神。母亲笑着擦了下眼泪,对着天招了招手。

“快过来,陆在叫你呢。”

 

02

七濑陆从七濑天的世界里消失了。

所有人都看得见七濑陆,所有人都听得见七濑陆的声音。唯独七濑天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

陆很快就出了院,去学校把休学申请要了回来。一周后父母准备了一桌子的丰盛料理,说要庆祝陆的病完全康复。

“恭喜。”

七濑天对着自己对面的空气说出了这句话。

“真是太好了,陆。”

然后就陷入沉默。母亲在对面的空盘子里放的炸鸡很快就消失不见,不一会就在盘子里出现了一个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头。

天莫名的松了口气。

母亲拿胳膊肘戳了戳天,“陆在问你话…”

“啊抱歉……我有点走神了……他说什么来着?”

神经又重新紧绷了起来。这样不是办法,七濑天不由得陷入思考。

他迅速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提前离开了餐桌,以自己明天有考试就先复习去了为理由。回到自己房间的一瞬间他疲惫的靠着门坐了下来。

考试也不是每天都有,自己也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

楼下传来了“陆你也要赶紧休息明天还要去学校报到”的声音让天感觉到了无法呼吸。

 

03

邻班的教室里一个空座位旁边堆满了人,天抱着几本笔记推开了人群。

“陆,笔记帮你复印好了。”

听不到回复。

“嗯,不客气。那我先回去了,回家见。”

凭着以前的陆的行动来看,这么回答应该没错,周围同学的表情也没有异样,看来今天安全了。

可是明天……

天捏紧了拳头。

——我们的力量太过有限……如果天你直接把事实告诉陆的话,那他的病可能会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只是守护住这份力量就已经让我们拼尽全力了……

——但是没关系的……我们相信陆会自己找到事情的真相。

——然后你所失去的就会回来,陆也不会有事。

天推开了家门,陆的小兔子拖鞋还放在那里。

回到自己的房间,天翻开了桌子上的日记本。第一页的日期就是自己看不到陆的那天。

把该记的记完,他重新取出了一根红色的签字笔。桌子上的家庭合照明明是兄弟两个人抱在一起,现在看来就只有自己一个人。

——不要忘记。

他把这四个字描红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才把母亲叫到了房间里,犹豫了很久从书包里翻出了一份申请表递到了她的手里。

“我想要办住宿。”

 

04

晚餐氛围格外沉重。

时隔半年才回到家的天不安的看着自己对面的装着白饭的碗。

当时找遍了所有借口才得到了住宿许可,收拾行李的时候自己房间的门开着。

把自己手里的书本翻得发出很大的声响,以此来打破诡异的沉默。天说不出什么会让陆伤心的话,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以及足够让他难受了。

“兄弟吵架了吗?”

只有这个天立刻就否定了。那个时候母亲为难的读着申请表,用手掌捂住了嘴欲言又止,“真的没有吵架吗?有时候晚上陆在房间门口叫你,你都没有理他。”

好像一把刀笔直的插进了自己的心脏,疼得不知所措。

天沉下脸,把米饭塞进嘴里,以最快的速度吃着很久没有吃到的母亲做的晚餐。

父母始终没有动筷子,天瞥了眼对面米饭的量也没有减少。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可以离开了。

天拼命说服自己,来不及仔细品尝就咽了下去。眼角不住的酸痛一定是因为吃得太快有点噎到造成的。

——我也想知道陆最近的状况,但是我却连他现在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半年或许长高了吧?会不会已经超过了我的身高。声音还是和原来一样吗?

溜回房间对着日记本一通发泄终于让自己舒服了一点。

——想和陆聊天、想和他一起出门、想听他唱歌、想和他做很多的事情,为什么我们做不到……

这样的发泄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

——后悔。

下意识的写了这个词。天反应了过来,然后立刻划掉,捏着黑笔把这个词彻底涂掉,用力到连纸张的后面几页都印出了斑驳的黑点。

——我不后悔。陆很健康,这就够了。如果重来多少次,我也依然会做同样的交换。

“天?”

母亲敲了敲门,天合上了笔记本。

“是和同学相处出现了不愉快吗?还是住宿的时候被欺负了?”

“不是的,我很好,和同学也都相处得很好。”

我只是在和自己吵架。

 

05

天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和陆一起去了游乐园。

他牵着陆的手,因为陆已经没有了哮喘,所以天可以放心大胆的拉着他一起奔跑。

跑到了可丽饼店前,天掏出了自己的零钱包买了一份可丽饼,里面挤了满满的奶油,拿在手里都能闻到扑鼻的甜味。

天转过身,把可丽饼递给了陆。

“——”

像是被自动消音一样,只有模糊不清的呜咽。脸上被抹上了大块的灰色,连头发都被严严实实的挡住。

手里的可丽饼有些握不住,掉在地上溅了满地奶油。

天猛地惊醒,太阳穴刺痛得让他不住吸气。

他打开了台灯,颤颤巍巍的摊开了日记本,握着笔僵在半空。他取出了镜子,对着它看了好久。

有很多细节就这样从记忆里消失了。

“我不想忘记陆啊……”

他趴在桌子上翻着之前写过的日记,努力拼凑出陆的模样。

彻夜未眠。

 

06

七濑兄弟的关系非常不好。哥哥的那个似乎是很讨厌弟弟,无论弟弟说什么哥哥都没有反应。而且哥哥还办了住宿,居然已经到了连弟弟在家都忍不了的程度。

天抱着自己的笔记穿梭在楼道里,不免听到了其他人交头接耳的声音。

明明没有互相问志愿却考到了同样的高中。这点让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弟弟也太可怜了吧,哥哥都那样对待他了……”

“如果我是弟弟我一定会恨他的。”

恨。

天停下了脚步。还在聊天的学生转了别的话题,躲开了天的视线。

“陆,给你值日表。”

天活动了一下手腕,准备收拾收拾回宿舍。“还有我这个月底回去。”

周围的学生表情很快就变得有些奇怪,有一个女生悄悄拉住了天的衣角。

“陆刚才在问你要不要放学和他一起唱歌……”

“抱歉…我刚才在想事情……”

“七濑?身体不舒服吗?陆的话已经拿着书包跑出去了。”

无法预测。

太久没有见到陆已经不知道陆会有什么反应。

最外圈的几个男生小声说着“果然关系不好”。天听到也没有办法反驳。

陆恨我好像也没错。

他叹了口气,拎起书包往宿舍楼走。

 

07

自己的房间门口贴了一张白纸,以为是恶作剧就无视掉了直接推门倒在床上。

书包里放着的礼物盒滑了出来,明天就是陆的生日了姑且给他准备了礼物。

天计划着和前几年一样放在陆的房间门口就好,至于生日聚会,天打开手机找一些不那么不着边际的借口。

隔天下午的时候,带着“期中考试考得太好了老师非常感动想邀请自己去他家吃饭并参加个别辅导”的理由,天揉着头发坐到了椅子上准备整理书包。

本来合着的日记本打开了,空白的那页有一行陌生的字体。

——天哥,晚饭前在自己房间不要动,我去找你。

一时之间天完全慌了手脚。他举起日记本反复看了好几遍,把脸紧紧贴着本子。

是陆。

是陆的笔迹吧?

反倒是自己又怀疑了起来。

不知不觉日记本上又多了一行字。

——天哥,脸朝着床的方向。

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在加速,天攥紧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着床的方向闭上了眼。

渐渐的在唇边感觉到了一丝湿润的气息,带着柔软的触感一点点放大。

是一个很漫长很青涩的吻,也是七濑天很久没有感觉到的、陆的温度。

睁开眼时陆的脸微微发红,不好意思的微笑着。

“怎么样……看见了吗?”

七濑天的鼻子一酸,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正颤抖着摸上了陆的脸。

漂亮的红色头发、和原来一样明亮的红色眼睛、还有像阳光一样的……笑容。

天哭了出来,那是他第一次哭得这么大声。陆赶忙抱住了他,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谢谢…谢谢……”

肩膀上湿湿的,天擦着自己的眼泪发现陆也同样抹着眼角。

“说什么谢谢啊。”

天捏着陆的脸,就算几年看不见也依然很好看的脸。被捏出了奇怪的表情,天来不及把脸上的泪水擦掉就先笑了出来。

“为了喜欢的人,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他重新把陆搂进了怀里,很久都没有松手。

 

END

 


评论(2)
热度(80)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