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樱花树下

*是可可和ryo最近在嗨的大正pa

*军人天x学生陆 年龄是20岁,前面剧情发展她俩都画了写了那我就补个后续好了x

*前半部分陆视角后半部分天视角,基本上全都是对话,如果对破折号过敏请别点开我也没想到怎么这么破折号【土下座

*含有结婚相关内容【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清晨的马蹄声让还在看书的陆直接打开了窗户,微风卷着几片樱花花瓣飘进了屋子,其他的几个人不禁抬头侧目。壮五的那句“慢点跑”还没说完,陆就已经迈开了双腿冲了出去。

那是隔几个月才会出现的,只属于军队的邮差。

马上的人翻着腰间破旧不堪的布袋,掏出了牛皮纸的小包。

“陆,七濑陆。有你的信。”

叫到名字的人迅速站到了马的前面,拆开了手里的两个袋子。

“嗯,谢谢!”

邮差接过了陆的樱饼放进了嘴里,淡淡的甜味让他连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

“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天他还好,所有的问题解决的都很顺利,估计很快就会回来了。”

拆开了另一个袋子,里面是切好的胡萝卜块,陆抬着手喂给了看起来有些疲惫的马。

“又到春天了……”

“是啊,春天的话送信的速度会快很多。我在这里停留两天,有信随时找我。”

 

送走了邮差,陆一路小跑到自己的房间,用小刀划开了上面的白色毛线,小包里面是几页信纸和几片已经枯黄的树叶。

把叶子放到一边,陆迫不及待的摊开了信纸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陆,最近过的还好吗?天气渐渐冷下来了要多吃一些暖和的东西,虽然不知道你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是什么季节。我这边一切都很好,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现在周围的人都开始计划回去之后要做什么了。

——已经两年没有吃到陆你做的盐渍樱花了,等我回去希望能给我留一罐。当然、只能留一罐,我知道你看到我想吃之后一定会做很多,不要太辛苦。

读到这里陆不禁吐了吐舌头,窗户旁摆了一小排的瓶瓶罐罐看来需要送给学堂的老师和学生了。

——快要到冬天了,路上已经找不到花了,在休息的时候看到了几片还算完整的树叶,希望送到你手里的时候还能保持它原来的样子。

——最近总是想起两年前在火车站,和你约定结婚的事情。陆,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再坚持一下。

——等你的回信,天。

陆掰着手指数了一下日期,冬天的信果然会拖很久。他又翻了翻信,雪白的信纸根本不像是战场上该有的,天到底是在哪里写的信,让上面一点土一点血渍都没有。

他展开了自己的信纸,蘸着墨水思考了很久才下笔。

——天,最近过的还好吗?收到你的信是时候我这里已经是春天了,但是很万幸的是你送来的叶子没有事。邮差和马又瘦了一圈看来这次的信很多。我已经送了邮差樱饼,虽然还不及妈妈做的味道,但是我觉得你吃了一定会喜欢。大家都在谈论战争快要结束的事情,看来天真的很快就要回来了。

——盐渍樱花我当然只准备了一罐。其他的不过是让别人帮忙试试味道,没有很辛苦、大概。

——我跟壮五先生学了很多写作的内容,不愧是壮五先生,写的文章又在报纸上发表了。他用得到的稿费请我们吃了团子,什么时候我写的东西也一样可以在报纸上登出来就好了。

——关于结婚。

陆停了下来,看了看天的那份,更用力的握住笔。

——我很期待。但是希望天先生能坦率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明明信只有你和我在看居然还不好意思写。

——等你的回信,陆。

把干净的纸折好,塞上手边的几片花瓣。用新的线和牛皮纸仔细包好,陆走出去喊了邮差。

 

 

天走下了火车,人头攒动的站台想要找个人很难。他手里拿着刚在火车上读完的陆的信,然后挤到了报摊旁买了一份报纸。

带着油墨味的报纸上清楚的印着陆的名字,天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读起了文章的内容。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从小的时候开始,我们两个会拿着木质的短剑在一起玩。虽然我经常被木剑戳到肚子,但在他放松精神的一瞬间我会举起剑来拍他的头。每次都这样平手我很想和他分一次胜负。

天终于从人群里探出了头,连整理好的头发都乱了几分,他赶忙找一个水坑,看着倒影把翘起来的头发梳好。

这个样子不能让陆看到。

他看着倒影,变得更加着急。

——可是他参加战争两年了,我觉得我可能真的要打不过他了。

奔跑着路过了大片樱草花田,天不由得停下来喘了口气,扶住剑蹲下摘了点这些紫色的小花。

——他和我有一个约定,或许可能不止一个约定。

跑过石子路,顾不上重新翘起来的头发,天用一只手护着手里脆弱的花,眼前的景色渐渐的熟悉,就像小时候和他走过无数次那样,闭着眼睛都能跑到目的地。

——就在那棵樱花树下。

“陆!!!!!”

树下的人转过了身,手里抱着大束的樱花。看到天的时候,他张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天看着他紧紧闭上了眼睛,微微低下头笑出了好看的弧度。

“天!”

他笑着跑了过来,手里抱不住的樱花花瓣飞向了四周。

“.…..摘了那么多,不是说盐渍樱花只能做一罐吗?”

“回来第一句就要说教吗?我这个是为明年做准备。”

“看来是不需要了吧?”

天把樱草别到了陆的帽子上,别扭的把头向旁边偏了一点,“还有,我想和你结婚……”

陆手里的粉色花瓣被尽数往上扔,数量多到眼前一片模糊的粉色,恍惚间陆湿润的嘴唇已经碰了上来。

“先把这两年欠的补回来吧。”

陆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飘散下来的樱花花瓣慢慢挡住了他脸上的红晕,“欢迎回来,我的爱人。”

 

END

 

【樱草花语:除你之外别无他爱、永远在一起】


评论(3)
热度(69)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