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向日葵

*我流废话集合体

*设定是两个人正式交往一周前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回去休息室的路上,刷着推特的陆不小心撞到了八乙女的身上。后者转过头,生气的表情在看到了陆的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啊,原来是七濑。”

“嗯。下午好,八乙女前辈。”

陆这么说着,眼神不停得往休息室里面瞟。按照以往的惯例,八乙女会喊一声“天”然后把陆推进去。

站在一旁的龙为难的看了看八乙女,最终打不过陆写满了担心的眼神开了口。

“天他,昨天发烧了。今天我们是来和节目组的人商量把拍摄时间向后顺延的。”

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陆已经在通道里跑了起来。

“经纪人?嗯是我,今天的拍摄已经结束了。我先不回宿舍了,有点事。”

 

匆匆忙忙的买了电车的票,急急忙忙的上了车。

坐在座位上的陆长舒了一口气,打开手机翻起了地图。时不时的注意着屏幕的最上面有没有天的回复。

——天哥,身体还好吗?

迟迟没有回信让陆更加焦躁,他张望着一闪而过的站牌、电车里摇摇晃晃的把手、手机里打开又关闭的路线导航。

时间过得很慢。

——我很好。

口罩挡住了陆的那声“笨蛋”,他握紧手机,用着比平时大了一倍的力气“哒哒哒”戳着屏幕。

——你少骗人。我见到了八乙女前辈,他们跟我说你发烧了。

已读的标志显示了很久。

——我已经退烧了,不用担心。

陆锁上了手机。电车里人工报站的机械声让他指着头顶的指示标数了数,数到一半手指无力的垂下。

从小的时候开始,天就把生病的事情藏着掖着。直到躺在床上烧得晕头转向,也依旧会对陆说没事的。

没事的。

才不会没事。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陆下意识跺了脚,咚的一声轻响和车门打开的声音重叠。

天哥看到了自己已读不回会怎么想……?

他重新打开了手机,重新打开了导航,这次是搜索的是便利店的地址。

 

运动饮料需要准备两天份的;鸡蛋粥准备一天份的因为今天晚上的这顿自己会做;还有妈妈在天哥发烧的时候会买的橘子果冻;听环说国王布丁对治好发烧有效果;退烧贴布和止咳药……

双手拎着最大的购物袋走出了便利店。陆把袋子放到了地上,耳机里导航提示在正前方50米的地方左转。

陆做了个深呼吸,把袋子拎起来。

自从拿到了地址就从未来过,天哥倒是经常往idolish7的宿舍跑,嘴上说着甜食要少吃,手里则拿着印满了甜甜圈的纸袋。

结果还是被当成了小孩子。

夕阳下的街道撒上了薄薄的一层红粉,路边的野猫正悠闲得享受着今天最后的一点阳光。

左转之后耳机里响起了新的声音,直行100米。

陆拎着袋子陷入了不安。

天哥会不会嫌自己买了很多东西,或许天哥的冰箱里早就塞满了预防发烧所准备的各种各样的食物和营养品。

他放慢了脚步,本想四处看看更多的风景,但又碍于袋子的重量不得不加快了步伐。

街角有个小花池,里面种满了向日葵。

陆停下了脚步,想起了之前在休息室,他给了天一小把向日葵的种子。

“天哥要不要一起种向日葵?这样每天就能知道太阳的位置。”

语气像极了幼儿园的小朋友还带着对未知世界的懵懵懂懂。

天静静的等他说完,皱着眉头消化着刚才的话并伸出了手,在拿过种子的下一秒忍不住笑了。

“好啊,陆别忘了浇水就好。”

 

跌跌撞撞的按照地址到了三楼,陆在门前犹豫了很久。

自己的突然造访要是让天哥感觉到厌烦就糟了。最糟的打算是把东西放在门口然后跑。

这样说服着自己,颤抖着手指摁了门铃,伴着“请稍等一下”的熟悉声音,陆看着烧红了脸天打开了房间的门。

看吧果然,还是在发烧。

带着自己心里无比肯定的得意,陆扔下了袋子一把抱住了天,之前的想法全都抛到了脑后。发着烧的天的身体,热乎乎的像冬天的暖炉。

“等等……陆?”

“嗯……38度左右,天哥你烧还没退。”

松开手关上门把袋子拖进来,陆才注意到天的睡裤已经换成了准备出门的牛仔裤。

不等天说话,陆就从袋子里取出了还有些凉的运动饮料,把他扶回了床边。

窗台上有一个花盆,里面的植物已经长出了绿叶静待开花。

土壤是湿的,陆偷偷瞥了一眼。目光又重新回到了天的身上,他正握着运动饮料的瓶子不知所措。

“对不起是我来的太突然了……我应该先打招呼的。”

“不……”

瓶子上冰凉的水滴缓缓流到了手上,天侧过头拿手背挡住了嘴。

“你提前跟我说的话,我就能准备好去接你了。”

 

像大人一样的切了蔬菜,像大人一样的煮了粥。期间贴着退烧贴布的天偶尔探出头看了几眼,最终还是被陆推了回去。

把买的齐全的食物放进了空荡荡的冰箱,一边放一边告诉天,这个要什么时候吃比较好。

坐在床上的人点着头,说着我知道了。

“陆。”

关上了冰箱的门,陆听着声音歪了下头。

“谢谢你,帮大忙了。”

不再是那种对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虽然自己本来也不是小孩子。

陆强忍住脸上收不住的笑容,激动到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

帮着天把粥吹凉,眼前那个专业偶像红着个脸喝粥的模样让陆想起了小的时候。

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在一起,对方的真实样子永远都是自己心里最清楚。

天抬起了头,指了指陆手边的小罐子。

是陆今天买的肉松,因为喝粥没有味道所以特意买了一罐。

什么嘛,你不也是小孩子吗?

陆偷偷笑了起来,打开罐子舀了一大勺放进了天的碗里。

一切都收拾好后,他看着天把白色的药片放进了嘴里,伴着水一起咽下去。干燥的嘴唇上染上了一层晶亮的水色。

陆不自觉的舔了下嘴角。

“今天不行。”

天把玻璃杯放到了桌子上,“感冒会传染的。”

陆没有说话,依旧紧紧的盯着天。直到天叹了口气,搂过了自己的肩膀。

“那你答应我。下次来的时候提前打招呼。”

嘴唇碰上的那一刻,陆所谓的敷衍回答理所当然的吞进了肚子里。

 

窗台的向日葵开花了。在窗台上伸展着,吸收着太阳的光芒。

只是和其他的向日葵不一样,自己手里的这盆永远不会朝着太阳,只是低垂着头,从长势来看并非是因为缺少营养或是生了病。

天看着它,就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突然打开了窗户。

向日葵朝向的地方,穿着私服的陆正在车站牌底下笑着朝他挥手。

 

END


评论(6)
热度(123)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