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告别童贞

*9.7快乐www

*成长三部曲之二:现在进行时

*18岁的两个人因为某些方面知识不足被坑的故事。含有轻微全员向,是一篇清水的缺德文【?

*凭本篇可在九月底兑换它的后篇小车【大概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从早上八点开始,idolish7成员的手机就被九条天发来的信息狂轰滥炸,速度之快让人不禁怀疑起九条天的打字速度是不是比机器还要快。

在客厅里聚集起来的六个人每个人都握着不停震动的手机,除了逢坂壮五满脸喜悦外,其他人的表情基本上都十分复杂。

“这大早上起来的……”

Nagi打着哈欠,把疯狂震动的手机贴在脸上按摩。

“想都不用想发来的内容是什么……你们坦白从宽我一会儿我去给九条回复。”

三月把手机放到了桌上,第一个就看向了大和。

“不不不不不哥哥我什么都没做,昨天不是都在客厅里聊天吗?”

“昨天晚上的二阶堂先生……讨论了一些很不得了的话题。”

“oh,给未成年人看成年人杂志。哎这里怎么还有一本?”

“哥哥我的全都收起来了,这本不是我的。”

三月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扯住了大和的脸。

“你居然给未成年人看这种杂志???我昨天就是出去和万理喝了个酒你怎么就教坏未成年人???”

“所以这本到底是谁的……?昨天在场的能买到这个的……”

“逢坂先生,现在躲去房间已经来不及了哦。”

“是大和先生当时塞在我房间里的!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把杂志还给他!!”

“咚咚咚咚咚咚!!!!!!!!”

用力撞门的声音让闹成一团的宿舍安静了下来,三月一个没拦住环就去乖乖开了门。

伴着环一声吓哭的惨叫,一团低气压就这么大步走进了宿舍,直接推开了陆的门然后锁好。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天天天天天哥?!?!?!”

是可喜可贺的兄弟见面。

三月看着陆的房间门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等等不要脱我裤子啊???!!!”

“大叔。”

“你说。”

“这宿舍的隔音可能还不够好。”

 

几分钟之后天阴着脸打开了房门,换好衣服的陆一脸羞涩的跟在了他后面。

捧着手机的壮五终于翻完了天的全部聊天记录,他悄悄的戳了下大和的肩膀,把手机摆到了他的面前。

——一定是二阶堂大和干的好事吧?

这句话如同利刃一样刺进了大和的眼睛里。他开始反复思考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因为三月出去喝酒了又赶上宿舍里没有啤酒,壮五在做饭是不可能帮忙出去买啤酒的。其他几个小孩子饿的把壮五围起来估计也不可能会帮忙。

没有酒,再加上吃完饭肯定又是可可娜鉴赏会让大和忍不住叹了口气,灵机一动就把自己床底下的一些成年人杂志摆到了桌子上。

再然后,因为陆太单纯了翻开杂志脸就“嘭”的一下红透了,就不由得想逗他玩玩。

“陆,你知道童贞是什么吗?”

“这、这个我知道!不就是……那个…”

陆拿杂志盖住了脸,但是因为杂志的内容太刺激不小心看到又抖了几下。

“那你知道怎么童贞毕业吗?”

“.…..不知道……”

“那我悄悄跟你说啊。”

大和凑近了陆的耳边,“只要射出来就算童贞毕业了。”

“哎、哎???”

差不多回想完了。

大和扶住自己的眼镜框,看了看缩在天后面的陆,“.…..九条,陆跟你说了什么吗?”

“你们宿舍关系如果那么混乱的话我需要让陆出来住了。”

跟着一起过来的乐和龙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后者擦着脸上的汗,前者吐槽了一句“连跑五站地这小子一大早上起来是吃了什么兴奋剂吗”就被天瞪了。

陆拽了拽天的衣角,小声说着这种事情应该房间里说。天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明显的红晕,他轻咳了一下,跟着小声说了一句。

“这种事情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早上七点的闹铃准时响起,天眯着眼睛关掉了闹钟,脑子里过了一遍今天的行程就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去拿叠好在椅子上的衣服。

手机震了几下,他穿了一半袖子的手停了下来。只有陆发来消息的时候是连续震动,为了这个设置方法他特意换了个手机。

今天也一大早就很有活力的陆,晚上等录完节目和他一起去拉面店吃饺子好了。

天这么思考着,解开了手机锁屏。

——天哥。

——…我童贞毕业了。

——我只是……昨天晚上看了一些成人杂志,睡觉的时候梦到了天哥抱着我,然后就……

——对不起!!!!!!明明童贞毕业应该让天哥来帮我的……

……

——啊,显示已读了……

——天哥,是不是生气了?

九条天少见的在早上就陷入了大脑彻底死机状态,他先把另一半袖子套进去,仔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把陆发来的消息读了二十遍,发现自己的大脑还是再起不能就直接冲进了洗手间把还在刷牙的乐揪了出去然后拿起自己的漱口杯子开始洗漱。

满嘴牙膏的乐刚想开口抱怨,就发现天只花了十秒的时间就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拿着袋装吐司的龙看见天在换鞋,想了想今天的日程表陷入理解不能状态。

“那我就先出门了。”

“喂!你回来。”

“如果是洗漱的抱怨我回来再听。”

“你的衣服!穿反了!”

 

姑且算是把罪魁祸首拿绳子绑在了椅子上,天的眼神才算暂时和善了一点。

乐看着大和的狼狈样子笑到直不起腰,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有仇报仇的表情,尤其是三月早就是蓄势待发的样子挥着拳头准备揍上去了。

重新和陆回到了房间,陆搓着自己的衣角更加不知所措。天也不知道该看哪里。两个人站在原地僵了半天,天开了口。

“对不起,陆。一直都瞒着你,我其实……也童贞毕业了。”

“哎?”

“想着陆的事情,然后……”

这方面知识约等于两张白纸的人再一次陷入了面面相觑的状态。

天所知道的关于童贞的事情,基本都是听乐他们聊天的时候随随便便就听了进去。至于每一句话的真实性,天从来都没有仔细考究过。

结果就被钻了空子。

乐和龙拿着啤酒罐,正好聊到了这方面的话题。乐挑着眉毛问天有没有童贞毕业,天顺手挥上去一拳没说话。

“童贞啊……射出来就不算童贞了。”

“原来是这样啊……好像确实是这样……”

龙喝得有点不清醒,晕晕乎乎的点着头认同。天虽然对乐的话句句怀疑,但是看到了龙的反应就勉强信了。

“天,时间要来不及了!”

屋外的龙喊着,房间里尴尬的气氛被搁置在了一旁。

“我没事的…天哥快去工作吧。”

把食指对在一起,不知道是台词过于羞耻还是别的原因,陆的脸染上了薄薄的一层红色。

“就算是童贞毕业了我也一样喜欢天哥。”

救命。

这句话无论怎么想都是要命的程度。

天强忍住一切超出思考范围的冲动,轻声说了句“我也一样,晚上见”就打开了房间的门。

关上门的一瞬间天好像隐约看到了陆头顶冒出了一缕蒸汽。

 

看着椅子上绑着的欲哭无泪的大和,陆到底是拗不过自己的好奇心开始掏出手机查起了相关资料。

仅仅是看完第一行就抱住手机不停的颤抖着,陆慌张的逃回了房间,打着抖给还在工作的天发了rc。

刚拍完写真的天看着自己的手机正在疯狂震动,以为陆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打开了锁屏。

紧接着就散发出了不亚于早上的低气压,龙不禁后退了一步。

“龙,一会帮我去超市买绳子好吗?要粗的。”

“是不是捆二阶堂没有捆过瘾?”

“不。”

天一脚踩在了乐的鞋面上,“你和他今天晚上都要在椅子上数星星。”

 

抽了休息时间把陆发来的资料全都看完了。现在坐在陆的房间里,两个人各自抱了一个枕头消化起了看到的东西。

客厅里两个leader还在悲鸣,带着其他人调侃打闹的声音更突显出了这个房间现在正安静的可怕。

“隔音好像是不太好。”

“.…..是的。”

陆不想让气氛变得更加诡异,赶忙想了个话题。

“原来还没有毕业……真的太好了。”

好像不是这个意思……

“啊我是说……天哥的第一次还能和我…不、不对!!!”

把脸埋进了枕头里,一个重心不稳就倒在了床上。

“那就先让我毕业吧。”

天把手机锁好,扔掉了手里的枕头,利落的压到了陆的身上。

“天哥太狡猾了吧?这种事情都要抢吗?”

“是吗?因为我是哥哥。”

陆软软的把抱着的枕头推给了天,偏过头对他张开了双手。

“你这是在滥用特权……”

 

TBC


评论(1)
热度(122)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