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我永远喜欢志田爱佳♥

遥_今天也很咸

【天陆】with you

*9.7快乐w

*成长三部曲之二:现在进行时(架空)

*是在没有老九条的世界线里18岁的天和陆的高中故事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



 

每天早上,这个学校的停车棚都会堆满不同年级的女生,她们看着自己的腕表,默默的倒数。在差不多倒数到三的时候,一辆自行车就会冲入所有人的视野。

今天也超速了。

学生会的学生一路追在后面,大喊着“七濑天进校骑车还带人,这周已经第五次了!”

天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先把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扒拉开,然后把车锁好,车上那个家伙的手还在半空摸索着,天一把揪住了他校服衬衫上的黑色领带。

“陆,到校了。”

“.…..”

眼看着学生会的人马上就要追过来了,天和平时一样拉着陆的领带快步往前走,后者困得眼睛还没睁开,但是走的速度已经和天保持了一致。

到了教室门口,天先一步进去,接着把迷迷糊糊跟在后面的陆推了出去。

“教室错了。”

两个班的学生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这俩人都要闹这么一出,天推着陆到教室,班上的男生配合的吹着口哨。

“寄存的七濑陆请在午休的时候把他带走。”

“帮我告诉陆,第一节课下课让他躲后面柜子里,学生会的估计今天还要来查。”

等天回到自己的教室之后,陆才慢慢打着哈欠睁开眼。

“天哥,帮我拿一下便当……哎我怎么在教室???”

 

对学校老师们来说,最放心的学生是七濑家的这对双子,两个人分别在两个班都有着不错的成绩,和班上的人相处也从来没出过矛盾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受欢迎。虽然对不在一个班上的事情偶尔有抱怨以外,其他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任何可以操心的地方。

但是对学生会来说,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克星一样的存在。开学第一周他们两个就偷走了学校天台的钥匙,第二周两个人在放学后没有任何申请的在礼堂弹吉他唱歌让大半个学校的学生都跑去围观,第三周开始就把学校的停车棚变成了著名观赏景点。

最开始的会长本着再过分的学生也能轻松教育好的理念对两个人一通穷追猛打,结果在卸任典礼上哭着告诉下一届会长自己尽力了。

学生会长换了两届哭了两届,在天和陆都高三的那一年,第三届的会长在学生会痛哭苦日子终于快熬到头了。

当然哭还没哭到一半,他就拿着袖章重新冲下了楼。

“七濑陆!!!学校里骑车不能带人!!!!”

骑在自行车上的人回了个头,礼貌的招了招手。

“明天见!”

车后座的那个也一样,抬起下巴微笑的样子像极了在挑衅。

“明天早上能跟上我的自行车速度吗?”

……果然是在挑衅。跑出校门口的学生会长气得擦了一把汗,周围不知不觉聚集了一群女生发出了看到偶像一样的喊声。

 

心高气盛还气不过的学生会长仗着自己的职权去了办公室找突破口,问了一圈老师都多少关于他们两个人的情报。其中一个老师叼着香烟疑惑着翻着档案,烟雾的苦味呛得会长不住咳嗽。

“弟弟的那个初中没读完就病休了。”

病休?

学生会长有些疑惑,在他的记忆里无论是七濑天还是七濑陆只要是在楼道里跑起来都是一个速度的快根本追不上。

“档案上写的身体原因,当哥哥的那个好像也是有一定原因没读完初中。”

老师把档案塞回到牛皮纸袋里,“但是两个人入校的考试成绩非常出色,这点我们都很意外。只是看档案的话以为是两个能把学校拆了的差生。”

他们现在已经拆了半个学生会了。

学生会长僵硬的扯了下嘴角,看着老师把所剩无几的香烟熄灭,然后递来了一个纸条。

“这孩子原来是和他们同校的,你可以去问问他。”

接过纸条走出了办公室,正好赶上高三举办的班级足球赛,一看到操场上的学生数量学生会长就一阵胃疼。

那个红色头发的脚踩足球的人自信满满的叉着腰,模仿着热血少年漫画里的主角那样伸出了食指指向了对面那个浅粉色头发的人。

“天哥!赌上一个月的蛋包饭,我也要赢给你看!”

“没错陆!就是这个气势!!!”

同队的男生嘴上配合着,实际上早就因为蛋包饭这种迷之不上道的东西笑出了声。

“陆,上周你怎么输给我的这周我怎么接着让你输。我赌两个月蛋包饭。”

“说的没错!今天就要赢了他们!!!”

一本正经双臂抱胸的天笔直的站在队伍最前面,和陆对视的眼神似乎杀出了一片火光。当然同队的男生多半已经因为后半句的蛋包饭笑得跪在了地上。

一声哨响两个人同时动了起来,互不相让的抢着脚下的足球。熟悉了比赛模式的两个班的男生停在原地不动,先等场外的应援团把该喊的喊完了该拍照的拍完了才做出了起跑姿势。

因为同步率太高就像在照镜子,如果真的是一对一对决他们两个能踢上一天。这点两个班的男生早在高一就已经领教过了。

“喂!陆!!!!”“天!”

双方的队长冲上去各喊了一声,天和陆互相瞪了一眼各自后退半步,等自家的队长把球抢到踢走,这样比赛才算正式开始。

 

第二天跑上天台的陆眼睁睁的看着天打开了便当的盒子,看着里面漂亮的奶黄色蛋包饭鼓起了脸。

天舀起一勺递到了陆的嘴边,后者固执的把头一偏。

“输了就输了我是不会妥协的。”

“是妈妈早上特意做的。”

“那也不吃!”

眼神偷偷瞄了好几眼,天叹了口气,把压在底下的另一个便当盒拿了出来。

“啊啊怎么办呢?因为赢了陆很有成就感所以不小心让妈妈做了两份,吃不完就要扔掉了未免太浪费。”

距离陆上钩只差一步。

陆动摇得不行,嘴上嘟囔着“我可是很有原则的天哥你别想骗到我”,四处躲闪的目光早就在不停的暗示天快点把勺子伸过去。

“那我就……扔掉了?”

“真、真拿天哥没办法啊……”

勺子再一次伸到了陆的嘴边,这次陆老老实实的张开了嘴,含住勺子把上面的食物咽了下去。

“好孩子。”

接过了自己的便当盒,陆学着天的样子挖出了一点递了回去。

“少了那一口万一天哥吃不饱怎么办?”

“是是……”

天笑着把自己垂下来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低头咬住了陆的勺子。

 

“他们两个啊……”

被问到的学生一边走一边拿食指戳着自己的太阳穴。

“因为家长开店的经营不顺利,所以当时两个人才选择了退学去帮忙。老师跟我们说的时候我们也吓了一跳”

学生会长点了点头,“他们在初中也是这样吗?”

“不是的。”

学生低头看了下表,加快了脚步。

“那个时候陆的身体不太好不怎么来学校,天也很少笑。可能现在这样活跃是因为陆的病好了吧。”

“原来是这样……哎你要去哪里?”

“礼堂。他们今天要在礼堂唱歌……哇你回来!”

学生会长飞快的跑向了礼堂的后门,两个正在给吉他调音的人被突如其来的推门声吓得一抖。

“七濑陆!!!七濑天!!!!你们的活动申请呢!!!!”

“啧。陆,现在开始唱。”

“好、好的!”

天一把拉住了陆的手,背着吉他跑了出去。陆把调好音量的耳机戴好,把麦调整好位置对着天做了个ok的手势。

本来在礼堂等着的学生听到了广播里陆的歌声和吉他的声音跟着跑了出来。学生会长今天依旧很没形象的追在两个人后面。

“让各位久等了。接下来请听我和陆来给大家唱……”

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和学生会长的怒吼,属于两个人的演唱会就这样毫不遮掩的拉开帷幕。

 

陆从办公室走出来叹了口气,等在门口的天看见了陆手里的表格就基本知道了怎么回事。

昨天不小心玩得太过让老师知道了,再加上毕业意向的表后面写了歌词就没有交上去。陆苦着脸被叫出去挨训多半是这两个原因。

“不写毕业意向就不算合格。”

天揉着陆的头发,和他一起去了天台。

“关于将来啊……”

陆把手里薄薄的纸张对折再对折,“反正也只是意向调查而已,不填也没关系吧?”

“陆。”

站在铁丝网前的人转过身,“我不想再看见你去办公室被老师训了。”

“可是……”

“没有可是。一会回到教室我也会去写的,昨天玩的太过了我也会反省。”

他从陆手里接过折好的纸飞机,“而且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

顺着风天举起了手,稍一松手纸飞机就远远的飞了出去。

“嗯……”

再怎么看也找不到纸飞机,陆侧过头看着正看着自己的天。被风吹得头发有些乱,但是眼神对上的那一刻,和往常一样的天的温柔目光让陆不再犹豫。

“嗯!”

隔天早上,两个班的班主任在早会上同时吼了出来,惊人的同步率让靠在窗边打瞌睡的学生瞬间清醒。

捏着表格同时走出教室罚站的两个人,趁着老师不注意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填的结果,把拳头碰在了一起。

“门口的两个!罚站严肃一点!”

 

那是开始的新的一年,新入学的学生带着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走进了校园。走廊的展示窗前围满了人。学生会长正气势满满的给新生讲着这个学校的历史。

新生的目光留在了一张照片和两份表格上,照片上浅粉色头发的男生和红发的男生站在樱花树下,笑着摆出了“v”的手势。

“这是上一届的毕业生。”

学生会长严肃的指了指橱窗里的表格,“因为常年跟学生会过不去,再加上写的毕业意向调查把老师搞得没脾气。经学生会一致讨论决定把这两个人的事迹挂在这里!”

新生看着学生会长一脸艰辛好不容易赢了的表情,好奇的看向了那两份毕业意向调查的表格。

在将来的梦想那栏,两种算不上好看的字体公公整整的写了一行字。

一份写着“想要和陆在一起”,另一份写着“想要和天哥在一起”。

 

END


评论(9)
热度(132)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