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堆积处,以月产出的老咸鱼,不建议关注,消息提醒已关,回复不及时见谅,a5旧文堆积在子博“番茄地的故事”

遥_今天也很咸

【壮陆】依赖

*纯cb向的一篇,妄图安利【住手

*第一次写在敬语方面还没确定......以后会试着调整的【土下座

*时间线第一部内,和动画场景会略有出入见谅

*ooc注意



刚加入idolish7之后,逢坂壮五总是能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视线。一开始他也并不在意,认为只是大家刚刚认识组合,难免需要记个长相互相熟悉。但渐渐的,他发现这个视线有些大胆了起来,尤其是在晚上自己在和大家一起看tigger的节目时,那个毫不自觉的视线可以说是全程在盯着自己。

壮五对上了七濑陆的目光,后者显然反应了好几秒,缓解尴尬气氛般的笑着挠了挠头,迅速摆头看向了电视。

“请问……”

等关掉电视大家回到房间后,壮五敲了敲陆的肩膀。

“啊……那个、壮五先生要不要喝咖啡?”

“如果陆愿意做的话,可以喝一杯。”

话音刚落那个一脸紧张的青年就立刻摆出了非常阳光的笑容,拍着壮五的后背就把他推向了餐厅的椅子。

但很快坐在椅子上的壮五就发现那个青年的刚刚的行为不过是所谓的岔开话题虚张声势。

他拿起了大和的茶叶罐和咖啡罐,先是分不清这两个没有标识的小罐到底是什么,紧接着就发现无论是哪罐他都打不开。

“陆……”

“啊我没事的!”

随着“啵”的一声闷响,浅棕色的咖啡粉在空气中扩散开来,稀稀落落的飘到了因为使了很大力气打开罐子的陆憋得通红的脸上。

“啊嚏!”

眼前的画面看起来简直惨不忍睹,壮五试着去看向其他地方,然而陆用力咳嗽着拿起小勺往杯子里倒咖啡粉的动静还是让他重新鼓起勇气看这异常尴尬的行为。

“是不是呛到了???”

“没、没事的。”

陆一点点倒着开水搅拌,感觉好像差不多了才把杯子递了出去。

“谢谢。”

壮五接过了杯子随手抽了一张纸巾,想要把沾到陆鼻尖上的咖啡粉擦干净。

“咳……”

当纸巾碰到鼻尖时,壮五发现陆的视线直直的盯了过来,就像在看另一个人一样,连表情都渐渐僵硬了起来。

“陆?”

“抱歉……”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陆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壮五说了一声“好了”之后就鞠躬跑回了房间。

门关好的声响让杯子里的咖啡震出了一圈圈涟漪。

 

壮五无法忘记那个晚上咖啡的味道,明明只是适量咖啡粉加开水这样一个简单的操作,陆泡出来的味道都很一言难尽。

后者第二天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大早就笑着打招呼,一如既往的认真练习。硬要说差别的话,可能就是视线又回到了偷偷摸摸的状态。

但是壮五并不反感,他感受不到视线里的恶意。不像跟踪狂那样想要从自己身上挖掘出什么秘密一样。

在厨房的三月喊了一句了“开饭了”,陆就最先看向了壮五,似乎像是在等着对方做出行动。壮五起身帮忙拿盘子拿碗,身后的青年也跟着忙了起来。吃饭的时候也是,自己动了筷子陆才愉快的说着“开动了”。

硬要说的话,就像多了个弟弟一样。

纺好像定好了组合的宣传方式,大家推推挤挤的抱着一摞摞传单跑出去发。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让陆也放开了自己的话题。

“壮五先生,长的很像我的哥哥。”

“哎?陆的哥哥会和壮五一样好吗?”

nagi带着好奇凑了过来,壮五也停住了递出传单的手,悄悄向附近靠了靠。

“嗯!他对我很好,而且什么都会,我一直都想成为我哥哥那样的人。”

“是一个好哥哥呢。”

壮五看到了他在描述时闪闪发亮的眼睛,还没想好下一句该说什么的时候,nagi挥舞着双手,把传单翻得哗哗作响。

“你哥哥如果来看演唱会就好了。”

“……嗯。快趁人多的时候把传单发完吧!”

他又重新回到了人群把手里的传单递了出去。壮五看了看他的背影,又和nagi对上了视线。

咖啡馆出来的女生带着淡淡的咖啡香气接过传单从壮五身边经过,浅浅的气息就像那个晚上闻到的一样。

是把我当做哥哥了吗?

壮五走到了陆的旁边发起了传单,陆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又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声音听起来比刚才还要响亮清澈。

 

看完trigger演唱会的晚上,因为过于震撼的演出效果,让壮五迟迟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读着trigger的宣传册,想要给自己泡杯咖啡。刚取下咖啡罐就看见了揉着眼睛一步步蹭着出来的陆。

“睡不着吗?”

“嗯…壮五先生还不睡吗?”

“我还不困,要喝咖啡吗?”

“要,谢谢。”

在红色的杯子里到了半杯咖啡,陆若有所思的趴在桌子上的样子让壮五把那半杯咖啡倒进了洗碗的水池。

等的时间比预想的要久,陆抬起头就闻到了牛奶的香味。

“久等了。”

壮五把杯子推了出去,“很烫要慢点喝。”

陆小心的吹了吹,端起杯子喝下一点点,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里面加了蜂蜜!”

“所以一会别忘了再去刷个牙。”

壮五端着自己的杯子坐下,“果然很精彩啊,trigger的演出。”

“完全看的入迷了。”

“你的哥哥,很厉害啊。”

正舔着嘴角奶渍的陆停了下来,带着憧憬的表情摇了摇头。

“可是……”

“好了。”

壮五摁住了陆的肩膀,“把这杯牛奶喝掉就睡觉吧,不要多想。”

“嗯……谢谢,这么晚了还陪着我。”

“有事情可以找我商量的。”

他接过了陆的空杯子,上面还残留着潮湿的温度。

 

雨后的街头演出果不其然让陆发起了高烧,带着哮喘的影响纺还是联系了医院。

忙完了自己手里的整理工作,壮五跟着其他成员一起抱着花束和水果到了医院。

脸上还挂着呼吸面罩的陆皱着眉头,连续看护了好几个小时的纺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成员们小声吵着谁留下来,壮五很镇定,带着严肃的口吻开了口。

“我留下,陆也说过我长的像九条天,这样就算他睁眼也不会感到不安。”

这个理由确实不好拒绝,大和和三月互相使了个眼神就把剩下的成员们连带着纺一起推出了病房。

房门关上之后屋子里安静的只有钟表的嘀嗒声,壮五从果篮里取出了苹果和小刀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

床上的人好像做了噩梦,一只手紧紧攥住白色的床单,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小的汗珠。

“……哥……”

削到一半的苹果皮随着力道的突然变化掉到了地上,壮五靠到床前仔细听起了虚弱的声音。

“别走……”

陆紧紧闭着眼,被泪水浸湿的睫毛轻轻抖着,他不安的四处张望,还扎着点滴的手微微抬了起来。

“天哥……不要走……你在哪里……”

壮五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一边,试着凑到陆的耳边揉了揉他汗湿的红发。

“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天哥……?”

顺着声音的方向陆偏了偏头,壮五干脆握住了他抖个不停的手。

“对,是我。陆,我就在这里。”

陆挣扎着把手抽了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去。

“你不是天哥……”

说完就又急促的喘了起来,吃力的咳了几下才稳定住了紊乱的呼吸。

第一次意识到了医院里消毒水的刺鼻气味,壮五捂住嘴走出病房做了个深呼吸。

不是说长的很像吗……

他掏出了手机,漆黑的屏幕映出了自己复杂的表情。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不觉的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弟弟。

壮五扶住额头,发现自己紧张的微微发热。

屏幕亮了一下,纺发来的短信闪了闪。

「壮五先生,谢谢你帮忙照顾陆,我已经休息好了,如果需要替班的话请随时说出来哦。」

他好像在逃避一样的敲起了手机屏幕,耳边还有半掩着的房门里陆的咳嗽声。

「谢谢,对不起啊经纪人。请一个小时以后过来吧。」

「明白了,请壮五先生再坚持一下,我这就开始准备。」

他重新回到病房,把桌上削了一半的泛黄的苹果扔进了垃圾桶。

想成为他的哥哥,让他在有困难的时候依赖自己。但是自己这样的行为,是不是也给他带来了不必要的压力。

壮五这么想着,再一次解开了手机锁屏。

 

等陆睁开眼时,纺正打着哈欠翻着手里的日程表。

“啊,陆先生,醒了吗?”

“嗯。”

“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暂时……没有。”

看到了陆恢复的样子,纺跟着心情愉快了起来。

“太好了。陆先生,等再缓缓可以把这个吃掉。”

把保鲜盒递到陆的手上,透明的盒子里装了几块削的非常漂亮的兔子苹果。

“谢谢你,经纪人。”

“这个不是我做的哦,陆先生还记得吗?晚上都是壮五先生陪的。”

陆犹豫着摇了摇头,打开盖子捏起了一块。

“壮五先生最后让我带个餐盒,等我过来时他已经削好了苹果等我了。”

“和天哥小时候给我削的一模一样……”

“陆先生?”

把兔子苹果塞进嘴里,苹果汁的甜味滋润了干涩的喉咙。

“……但是,壮五先生不是天哥。”

陆扣上了餐盒的盖子。

“我不能总是依赖壮五先生,虽然他像我的哥哥一样。这样会给他添麻烦的。”

 

明媚的午后是idolish7成员们最慵懒的时候,他们躲在各自的房间里,睡觉的睡觉看书的看书。偶尔会出来拿个吃的喝的,之后就会一溜烟的跑回去。

壮五和陆依旧卡在了非常巧合的时间点拉开了各自的房间门。

陆看到了壮五,第一时间跑回了房间,抱着零食袋子和壮五打招呼。

陆从医院出来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好好谈过话,壮五提醒过纺不要把去医院看护的事情告诉陆,但是从陆的眼神来看多半是说了出去。

“来我的房间吧。”

壮五招了招手,后者踩着拖鞋嗒嗒的跑了过去。

“之前我住院的时候,谢谢壮五先生陪着!……我还不太清楚壮五先生喜欢什么就先买了这个作为谢礼。”

那是一种在网上流行起来的小零食,以辣著称让很多喜欢吃辣的人跃跃欲试。

接过了零食,两个人又安静了下来,壮五犹豫着张开嘴,但很快又咬紧了嘴唇。

“我…一直都很憧憬天哥。”

陆低着头,手指捏着塑料袋的一角轻轻摩擦。

“想成为天哥一样的人。加入idolish7之后,我觉得壮五先生很像天哥,很温柔又什么都会。然而每一次我都会忍不住去依赖壮五先生。我知道这样会给壮五先生添麻烦的。”

“不知不觉间我把壮五先生也当成了目标,但是我发现其实我只是想和壮五先生一起,和idolish7的大家一起,成为出色的偶像,超越trigger。”

就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陆抬起头,无奈的笑着挠了挠头发。

“抱歉…不小心就自说自话起来了……”

壮五看着他站起来,带着半点严肃的表情伸出了手。

“总之……我希望壮五先生能和我一起,有壮五先生在的话,就感觉什么都可以做到。”

严肃的表情让壮五笑着点了下头,他也同样站起来,握住了陆的手。

“陆的话,一定能做到的。我才要说抱歉,一直以来总是把你当做弟弟来对待。陆其实是一个不需要被过度保护的人。”

房间里握手不免有些尴尬,壮五撕开了零食的包装袋,陆也配合的拿了一个。

“好辣!!!!!!”

“你等一下我去拿水!”

壮五忍住笑接了水,递到了陆的嘴边。

“不过偶尔还是要依赖一下吧?”

“嗯……舌头好麻……”

 

被闹铃吵醒的一织走出了房间,发现平时赖床的成员都早早的起来围在客厅里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哇一织你来了啊,快看啊壮五买了一个咖啡机。”

三月拉住一织把他往前面推。被包在中间的壮五有些不知所措的笑着,把咖啡豆塞进了机器里。

“看来宿舍的速溶咖啡时代要过去咯。”

大和笑着拍了拍壮五的肩膀。“不过为什么会突然买咖啡机啊?”

“嗯……因为咖啡粉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会呛进嗓子里的。”

壮五的话让其他人疑惑的歪头。正要继续问的同时陆也走了过来。

“都起的好早啊……我居然变成了最后一个。”

“啊,陆你来的正好。”

壮五把咖啡机里面冒着热气的红色杯子取了出来。咖啡的香气瞬间充满了整个客厅。

“要喝咖啡吗?”

 

END


评论(18)
热度(90)

© 遥_今天也很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