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零春】答案

*好久不见( ´ ▽ ` )
*来看20代的俩笨蛋谈恋爱啊【
*万圣节快乐——
*……想吃711的南瓜沙拉【这句是废话


haru刚刚关上电脑接到了小初的电话,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似乎经历完了变声期,尽管还带着点青涩,但已经和那个人的声音有了几分相似。
“haru哥哥,今年的万圣节要不要来我家过?”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haru取过了手边的日历,因为许久没碰沾上了薄薄一层尘土。在隔周的角落有个拿水彩笔画的一个小小的幽灵,吐着舌头的姿态让haru笑了出来。
“下周日就是了吧?我会带着盖奇兽过去的。”
小初礼貌的挂了电话,听着忙音的haru脱掉了身上的白色外套,随手挂到了一旁的衣架上。今天的实验也一切正常,进展也还不错。haru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记日记一般的在本子上写了这句话。
“haru……”
盖奇兽躺在本子边翻了个身,用自己的小钢爪挠了挠肚子。haru把它抱了起来,拎起包走出了地下室。

这是零出国后的第二个万圣节,也是haru缺少帮手的第二年。
秋天的尾巴似乎被冬天紧紧追赶,带着冰冷气味的风不禁让刚走出地下室的haru打了个寒战。被吹醒的盖奇兽打了个喷嚏,迷糊着想要钻进haru平时穿的白色大衣却发现这里已经不是底下研究室。
“醒了吗?”
haru换了个手抱着它,把书包放到地上拉扯出了一条围巾。盖奇兽没有接,那个围巾的颜色和花纹毫无疑问都是给那个人的。
“盖奇兽的那个啊,昨天已经做好了。”haru把围巾系到了它的脖子上,“因为不知道要拿什么礼物袋去装所以就没有带出来。”
他重新把书包拿起来,“还冷吗?”
看到haru冻得有点发红的鼻子,盖奇兽解开了围巾,先绕着haru的脖子系了一圈,剩下的部分才放心的裹到自己身上。
“搭档可不能感冒啊!”
盖奇兽戳了戳haru温暖的脸颊,凉凉的触感让他感到非常舒服。
“那就回家吧,妈妈还等着呢。”
“前进——”

看到haru回来,正拿着一摞资料的爷爷打了个招呼。
今天的也很顺利,只是来听课的人少了一个多少还是有些寂寞。
haru帮着爷爷把资料搬回房间,难得的听着他对自己的腰发出抱怨。
尽管现在他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进行长时间的研究,但他还是对人工智能充满了兴趣,在得知零和haru要把勇仁“制作”出来的时候,他也很快就配合着他们一起在推进各种实验。
两个人也非常愿意每周抽出几天去听他讲那些复杂难懂的知识,虽然零每次都对老人大嗓门的打招呼方式和一惊一乍的出现在他身后提高音量的授课方式反感不已。
“今天把左胳膊做出来了。”
“不要用这种描述方式。”
“那就换个说法,今天把他的左胳膊研究出来了。”
“有什么区别吗?”
haru在一旁偷着乐,感觉再怎么吐槽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零索性咬着牙把刚打开的choochoo塞进了老人的嘴里。
当然老人还是会在每周汇报他的制作成果,用haru的说法就像是在玩什么老式的拼装玩具一样。
“今天也研究出来了。”
老人靠在看笔记的两个人耳边吹着气,“非常重要的……研究成果。”
零试着摆出一副我姑且信了的表情,看到一旁紧张到一本正经的haru叹了口气。
“那里,我把那里做出来了。重要的部位。”
“……果然。”
达到效果的老人哼着小调出去找吃的,留下房间里的两个人消化着没什么营养的信息。
“至少能说明现在研究是很顺利的。”
零看了看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的haru,又看了看自己记的笔记。
“零君……”
“只要你当时对你的选择不后悔,我就会继续陪着你研究下去。”
果不其然看到了haru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说着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当然了。”
零闭上眼睛耸了耸肩。再睁开眼睛的时候haru注意到了他的眼神里不一样的颜色。

还是那个梦,空旷昏暗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人和两个选择。
那个人的脸因为时隔太久早已记不清长相,但是haru还是喊出了他的名字。
“勇仁!”
他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做出选择,只不过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拯救世界。眼前模糊不清的人渐渐消失,化成无数的数据符号牢牢困住了自己。
越挣扎就绑的越紧,连呼吸都感到无比困难,haru想要喊出声,用尽力气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明明应该彻底消失的人化成了黑色的龙,嘶吼着张开嘴想要把haru吞下去。
他猛地睁开眼,拼命调整呼吸的时候盖在身上的黑色外套滑落到了椅子上。
“又做噩梦了吗?”
熟悉的声音带来了短暂的安心感,haru环顾四周看到了端着杯子走过来的零。
“嗯…”
他颤抖着接过了杯子,热气带着奶茶的甜味飘进鼻子里,他慢慢啜了一点,发现比原来的要甜。
“这里的数据今天可能还要修改一下。还有关于之前的年龄假定,难度很大,不过你不用为了这种事情熬夜。”
“.…..嗯。”
翻着印好的报告的人把纸放到桌子上,端起另一个杯子随便吹了两下就喝下去一大口。
如果再问“自己当时是否做对了选择”,两个人都会腻的吧,而且再出现那种表情的话零很快就会发现的。
haru捧着杯子看到了一旁的日历,上面有一个歪歪扭扭的星星。
“下周日就是零君的生日了吧?”
被问到的人也跟着看了两眼日历,“对。”
“零君想要什么礼物?”
把剩下的奶茶一饮而尽,零侧过头看向了地下室里堵得死死的窗户,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方向。
“零君?”
“不,没什么。”
haru发现他把视线放到了自己身上,似乎想要说什么。他刚想开口问,零就拾起了报告,眼神也恢复到了平时那样。
“今天要整理完的还要很多。”
“是啊,今天也要加油。”
果然还是先想想应该给零准备什么礼物比较好。
haru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到了零的身边看起了报告。

距离万圣节还有三天的时候,正在图书馆查资料的haru被小初的突然出现吓到,后者拼命捂住haru的嘴想让他把尖叫声压回去。

“是黑客兽啦,它会根据盖奇兽的位置开启定位。”

盖奇兽轻轻哼了一声,想开口反驳就被黑客兽堵住了嘴。

“图书馆安静点。”

黑客兽一脸干了不正常事情也无所谓的态度让盖奇兽气的翻起了白眼。haru把手里的书拿走去办了借阅手续,小初则把即将扭打成一团的两个小家伙捧出了图书馆。

等一切事情搞定之后,两个吵来吵去的小家伙也被应用显现跑进了各自的书包里,带着断断续续的闷哼和不爽的啧啧声。
两个人走到了糖果店,小初说是为了给上门要糖的小孩子买的,但店里各式各样的糖果还是让两个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haru书包里的盖奇兽闻到了甜味,不安分的挣扎着。小初包里的黑客兽轻轻咳了一下,微微露出了一只耳朵,看来是都忍不住了。
小初笑着揉了揉黑客兽的耳朵,另一只手拿起了店里热销的裹着南瓜糖纸的巧克力,犹豫了好久才满脸期待的转头。
“haru哥哥……”
“haru……”
“咳……”
拿着大袋子小熊软糖陷入美好思考的人迅速把手里的东西藏到了背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就…把大家的份也一起买了吧。”
带着惊喜的欢呼声小初拿过了小筐,一边挑一边和黑客兽商量着吃什么好。
haru逛了一圈,最后还是拿了一包玻璃纸装饰的柠檬糖。
他记得零在研究室时对着一盘糖果挑挑拣拣,最后就挑了这种。
“其他的不喜欢吗?”
“因为其他的味道没试过。”
零撕开糖纸把糖球放进嘴里,“这种的味道很熟悉。”
他似乎注意到了haru一脸看老人的表情,赶忙偏过头去补了一句。
“小初他…每次给他买混合包装的时候都会剩下这种,明明吃起来味道不错。”
零转过头端起了茶杯,看到haru肃然起敬的表情皱了皱眉。
“别用这种眼神啊,感觉很奇怪。”
“haru哥哥,haru哥哥?”
小初的声音打破了haru的回忆,“haru哥哥要选哪种呢?”
包装精美的柠檬糖折射着店里柔和的光线,haru毫不犹豫的把它们放进堆的满满的小筐里,小初看到了haru彻底陷进回忆眼神,跑到前面装了袋小熊软糖。
“haru哥哥也要把自己的份算进去哦。”
“嗯……”
小熊软糖盖住了柠檬糖,只是想了想嘴里都是糖果的甜味。haru笑着抚上了小初的头发,“谢谢。”

摸完才反应过来小初早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说着抱歉的同时小初的也笑着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不过还真是,haru哥哥的手和哥哥的一样温暖。”



Haru把小初送回了家,一再叮嘱糖现在吃可以,但是一定要少吃,如果蛀牙的话零回来会很头疼的。
“千万不要让零君说我是只知道研究的不会照顾人的笨蛋,被他这么说我会非常不甘心的。”
小初听完笑了起来,从购物袋里取出了两块店里的那种南瓜糖纸巧克力塞到了haru手里。
“哥哥如果真要那么说的话,那我就把他之前做的失败的鸡蛋卷照片发到网上。”
弟弟超严厉…
haru干笑了两下,一旁的黑客兽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走在路上的haru拆开了巧克力,先递给了盖奇兽再把自己的那份含进嘴里。
比起甜味苦味似乎更让人注意。
小初他,也很辛苦了啊。
盖奇兽吃着巧克力含混不清的说着。把黑客兽那家伙也留下来了真不知道零在想什么。
“其实……”
haru停了下来,戳中了回忆的地方让他眼前闪过了很多清晰的画面。
“如果零要留下来的话,也只是在顾及我的感受吧。”
记得当时接到小初的电话时,自己还在为零的生日礼物挑的焦头烂额。
“haru哥哥!哥哥要去机场了!真的不去送送他吗?”
听完这个消息的haru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拼不出来,整理了半天也只是蹦出来了一句单音节词。
“...哥哥没有跟你说吗?他要去美国学习几年,已经获得了学校的录取资格。”
“什…”
“喂haru。”
黑客兽的声音紧跟着飘进了耳朵,“晚上十二点的飞机,你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来得及……
“总之haru哥哥你先不要着急!我和黑客兽会想办法让哥哥在检票口等着的…haru哥哥?你在听吗?”
只是披上了自己常穿的外套就冲了出去,haru大脑一片空白,凭着仅有的意识叫了一辆出租车。车里开着舒适的暖气,坐进去的瞬间就酸了鼻子。
司机很明显察觉到了乘客的异样,在听到了目的地是机场之后不动声色的提高了车速。haru捂住脸试着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尽管他已经发现湿润的液体不自觉的顺着眼角流了出来。车到红灯停止时,司机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纸巾。
“是要送朋友吧?”
无意间瞥到了后视镜,眼圈通红的样子让思绪更加混乱。
“如果朋友看到你伤心的样子也会难受的。不如给他一个笑脸。”
他茫然的接过了司机的纸巾,拉扯出一张挡住了眼睛。只是一想到第二天那个实验室只剩下自己和盖奇兽,心里就空荡荡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零已经在心里占了足够重要的位置。

拉开窗帘伸了个懒腰,盖奇兽也同样冒出了个脑袋。
“早上好haru——trick or treat?”
这么快就开始了吗?
haru还没反应过来,盖奇兽就扑了过来在肩膀上四处抓挠。
“trick or treat?trick or treat?trick……”
“你这已经是trick级别了好吗?”
haru忍着它在身上挠痒痒,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块糯米馅饼。
“耶——”
拿到馅饼的小家伙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在haru还没喊出同样的话的时候就听到了客厅里的盖奇兽对着妈妈要糖。
haru在门口仔细听了听,好像还在一声“腰——”的悲鸣中发现它伤及无辜。
等下楼的时候,盖奇兽已经如同人生赢家一样瘫到了沙发上,周围放满了系着袋子的糯米馅饼和各种糖果。
“晚上会有更多收获哦!”
盖奇兽抓起糖果轻轻一扔,一脸陶醉的样子像极了发现财宝并躺在宝藏中间的海盗。
“小初家只有他和黑客兽吧,haru你看看能不能让他们过来,我今天准备了很多好吃的。”
妈妈把洗漱完毕刚换好衣服的haru推到了门口,并给了他一小袋水果糖。
趁着时间还早,haru顺路去了咖啡店里坐了一会。把两年间自己单独整理的资料列了一个简单的目录,并计划了一下圣诞节前的学习节奏。
比起多年前一股脑的要复活勇仁,像迷失了方向一样泡在图书馆翻着晦涩难懂的资料。现在的haru似乎已经把这件事融进了一个日常,还在日常中学习到了更多的东西。
奶茶端上来之后haru没有喝,味道闻起来和零做出来的香味不太一样。
两年前haru下了出租车跑进机场,仅仅是看了一眼平面图就飞奔着跑向了检票口。
零就站在那里,旁边放着一个小的行李箱。看到haru的身影之后有些慌乱的躲开了视线。
“……零君……”
haru停了下来,弯下身子大口喘着气。
“haru……”
“可以……回答我两个问题吗?”
试着让紊乱的呼吸平稳下来,等零点头才开了口。
“还愿意…和我一起做研究吗?我知道可能和零君你喜欢的领域不一样…”
“我会陪你完成。”
“那第二个问题……”
haru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下定决心一般的做了个深呼吸。
“回来之后…愿意和我交往吗?”
耳边传来了广播的机械声音,零转头看了一下,很快就又重新看向了haru。
haru注意到了零勾起了嘴角,带着一丝苦笑的意味动了动嘴唇,声音小的听不清。他拉起了行李箱,整理思绪一样的咳了两声,这一次haru清楚的听到了零的声音。
“等我回来,我告诉你答案。”
他揉了揉haru的头发,松开手的时候转过了身。
“零君!”
伴着众人的目光,haru还是喊了出来。
“我会等你的,还有,一路顺风。”
没有任何哭泣的心情,尽管之前眼圈还是红的,但他还是对着零的背影露出了笑容。

小初先一步打了电话,haru把邀请发出去之后小初很自然的就答应了,随后就把电话给了黑客兽。
“航班号rh3851,今天晚上六点降落。零在那班飞机上。”
电话又换回了小初来说,“那我们就先去打扰了,haru哥哥,就拜托你把哥哥带回来了。”
奶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凉,haru把杯子里的一饮而尽,挂上电话往机场的方向走。
熟悉的机场和门边冷暖交织在一起的温度,haru往嘴里放了一块柠檬糖,继续缩到一边看着前面电子屏幕上滚动的航班信息。
周围的人在结伴在一起挑选着万圣节的面具和糖果,明明是机场却依旧充满了浓浓的万圣节气氛。一块披着白布的人在人群中寻找着,最终拉住了一个人。
“万圣节快乐!”
被拉住的人看到了白布下人的表情,捂住嘴发出了惊喜的声音。惹得旁边的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如果见面的话,第一句应该说什么好。
haru回想起了两年前思考的问题,嘴里的甜味慢慢消散,他又吃了一块,翻开了手机里之前存的研究资料来消磨时间,尽管他现在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果然还是去前面比较好。
他犹豫着走到了前排,同那些兴奋的人一起等待,还被旁边的女孩塞了巧克力,他们的眼神里无一例外的写满了即将见面的期待。haru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是不是也充满了这种感情。
想要看见的航班号不知不觉滚到了最上面,haru晃了晃站酸的腿。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嗡嗡的响。
屏幕上闪烁着小初的名字,haru看了眼手机,又赶紧抬起了头。视线里带着黑色兜帽一边拉着小行李箱一边看手机的人正跟着人群走了过来。
“零君…”
haru并没有喊出声,眼前的人似乎注意到了这边,把兜帽放下来后露出了温和的表情。
电子屏幕上那架航班的信息已经被其他信息挤得失去了地方,连唯一可以分散注意力的东西也没有了。haru只能看着零对自己挥了挥手,慢慢的朝自己走来。
“好久不见…”
他小声的嘟囔着,好像自己的勇气已经在两年前就消耗殆尽。
“好久不见。”
零停了下来,把手机放进了兜里,“新海博士?”
“……你是哪里学来的这种冷笑话……”
互相沉淀了两年感情的人同时笑出了声,零伸手把haru揽进怀里,haru闻到了他身上陌生却熟悉的味道。
“两年前的答案……”
在haru的默许下零吻上了他的嘴唇,融化在嘴里的柠檬的酸甜滋味在两个人的嘴里慢慢扩散。
“看来我回来的很是时候,万圣节快乐。”
得到答案的haru故作不满的蹭了一下,“你这种行为……是trick吧?哪有一见面就trick的人。”
零从兜里摸出了单个包装的小熊软糖,塞到haru手里,重新把他揉进怀里。
“是treat吧,嘴里太甜了。”

END



评论
热度(3)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