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赞咸鱼中☆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零春】沟通

*第一次写,占tag抱歉




*感觉自己萌的每一个cp都是极地....这次居然也难以幸免qwq




*我还没也追完更新进度,如果有ooc和bug希望提出来qwq




*我的世界里没有刀【自信








零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在大家面前了。




“是朋友吗?不是朋友吗?”




飞虎做了个手势,还没把最后一句说出来小春就站了起来。




“当然!零君肯定是我们的朋友。”




“可是……”




“没关系。”




小春打开了手环,“我会去和他沟通的。”




他跟着七代码手环的给的导航找到了零的秘密基地,一路上他听到了盖奇兽大口咀嚼糯米馅饼的声音。




“小春我觉得零那家伙可能用语言沟通不了。”




“但是我想试试……”




他这么说着,悄悄溜进了桥下的隧道。导航简单明了,不到十分钟的工夫他就敲响了秘密基地的门。




门当然没有轻易的被打开,小春等了好久才感觉到了门口窸窸窣窣的声响。




“啧。”




零侧着身打开门,看到他的身影不悦的扯了扯嘴角。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小春指了指还闪着红点的手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脚边的黑客兽摇了摇头,转身跳到了沙发上。




“相信一下手环也没什么错误。”




把自己手环上亮晶晶的红点关掉,零把小春拉进了屋子,谨慎的确认了一下四周没人才关好了门。




“为什么要来?”




他重新打开了电脑,蓝色的屏幕刺眼的白字,不时弹出着黑色的对话框。




“因为我们是朋友吧。”




黑客兽往沙发角落里缩了缩,给小春腾出了足够的地方。




“最近零君一直都没出现…稍微有点担心。”




“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零跟着点头,“我还没有弱到需要你的关心。”




小春盯着电脑前零的背影,不知所措的在沙发上坐着。




“还是不要来了比较好。”




黑客兽提醒了一句,但是小春只是摇了摇头。




第二天零依旧小心的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绿色头发的人皱紧了眉头。




“你很闲吗?”




小春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果然还是想和零君沟通一……”




零把他赶进了房间,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没有那个时间。”




让小春坐在沙发上发呆了一个下午。




第三天再看到红色运动服的时候,零已经连表情都懒得摆出来了。




他和黑客兽坐到一起,漫无目的的四处张望,偶尔玩着手机里的游戏,在看新闻前也会安静的关上定位调成静音。




这些黑客兽都看在眼里。甚至在有些时候它也会偷偷盯着屏幕看上面一遍遍飘出来的game over。




零在读取数据的时候回了头,看到了黑客兽毫无防备的样子叹了口气。




几局打完,看看飞虎有没有更新视频。再默默的坐上几分钟。




“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他起身离开,这是他今天对零说的唯一一句话。




 




这种特殊的问候方式持续了近半个月。直到有一天小春进来的时候发现黑客兽在喝软饮。




零把自己喝完的那份扔进了垃圾桶,注意到了黑客兽的眼神,从冰箱里取出一包扔给了小春。




“谢谢。”




这可能是这么多天来小春对他说的不同的一句话。




拧开盖子,他捏着把饮料挤进嘴里,无意间看到黑客兽也在重复着这个动作不禁笑出了声。




黑客兽当然不理解为什么小春要笑,他歪着头看了一眼零,被看到的人立刻把目光聚到电脑屏幕上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




隔天小春就带着一小袋子糯米馅饼进了房间,零意外的发现了自己的黑客兽冒出了一小团火焰。




啪的一声拆开包装袋,小春把馅饼递了过去,后者接过去闻了闻气味,拿在爪子上观察了半天才慢慢咬了一小口。




馅饼的外皮还是发出了脆响,零没有回头,只是盯着反着身后两人身影的电脑屏幕出了神。




“零君也要吃一个吗?”




小春从袋子里取出一个放到了电脑桌上,黑客兽似乎感觉到了馅饼的好吃,偷偷从袋子里拿出了第二个。




那天小春把整袋的馅饼留了下来,等他走了零才撕开了桌子上的那包,掰了一小块塞进嘴里。




“黑客兽。”




嗅着自己爪子上糯米味的家伙听到了零的声音,迅速接过了剩下的半块坐到沙发上细细品尝。




零把塑料袋从沙发上拾起来,察觉到里面好像还有东西。他把袋子倒过来,两包新口味的软饮骨碌着滚到了地上。




两包。




黑客兽仅仅看了一下就继续吃馅饼,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把两包扔进了冰箱。




 




再后来,小春带了大份的便当,打开的瞬间满屋子都是食物的香味。




“啊…炸鸡被盖奇兽偷吃了……”




他无奈的挠了挠头发,把盒子里的三双筷子拿出来。




“要一起吗?”




零把屏幕里的所有弹框关掉,站起身从盒子里捏出了一块鸡蛋卷。




小春指着盒子里的菜,“今天的都是妈妈的自信作,你试试这个烤牛肉。”




莫名的心脏疼了一下。




零把鸡蛋卷咽下去,抓起了一块烤牛肉。迟迟没有放进嘴里。




“小初他……”




小春缓缓放下了筷子,“他一定会没事的。”




零把牛肉吃了下去,重新坐回了电脑前。连敲键盘的声音都比平时要响。




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无论感受到哪种感情都会让自己产生巨大的压力。




无论黑客兽和小春再怎么努力,三人份的便当还是剩了很多。




黑客兽想把零叫过来,小春摇了摇头。他扣上了盖子,从衣兜里取出了糯米馅饼塞给了黑客兽。




“我就先回去了。”




他拎着盒子走了出去。




零听到关门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后悔,拉开了冰箱门。里面的两包新口味软饮安稳的躺在里面。




他烦躁的用手指敲着桌子,看着手环上的小红点离自己越来越远。




 




有便当的日子越来越频繁。当然除了第一天的,没有一天是好吃的。




零久违的去了便利店,没有找到新口味的软饮。反倒是糯米馅饼出了大包装,没有应用显现的黑客兽眼睁睁的看着零拿了好几袋,不自觉的燃起了一团火焰。




小春今天也带着两人份的便当准时敲响了零的门。




无论怎么做今天的鸡蛋卷也是黑乎乎的,小春尴尬的红着脸打开便当盒。




零很难得的全都吃掉了,尤其是鸡蛋卷几乎一点不剩。




“零君…不用勉强的……”




零把筷子扔进垃圾桶,“火小一点,在鸡蛋还没全熟的时候卷起来。”




他试着比划了一下,“一开始都会觉得难。”




小春愣住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根本藏不住。




“明白了!我明天再试试!”




零看到了笑容,赶紧躲开了视线,视线落到裹着创口贴的手指上时又慌乱的站起来走到电脑旁。咳了一声继续敲起了键盘。




黑客兽明显感觉到今天的速度有点快……抬头看了一下果不其然几行乱码。




“好期待明天啊。”




小春收拾好站起来,轻快的跑了出去。




 




“零君零君!”




已经和日常一样的等着吃便当的两个人听到声音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破解工作。门口的小春一如既往的拎着便当盒出现了他们面前。




零看了看他的手指,被创口贴包过的地方已经好了,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痕迹。




小春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便当盒,几乎和第一次的一样赏心悦目。




“做饭还真是有意思呢。”




零接过小春递来的筷子,犹豫着不知道应该先吃什么。




“零。”




黑客兽瞥了一眼冰箱。




“啧。”




零尝了一块鸡蛋卷,磨蹭着打开了冰箱门。




“喂。”




他扔过去一包软饮,小春赶忙放下筷子伸手去接,看到了上面新口味的图案。




“下次教我烤牛肉怎么做吧。”




零用筷子戳了一下牛肉,“等小初回来我做给他吃。”




正在拧瓶盖的小春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真是的,到时候零君直接叫我过来不就可以了吗?”




 




END





评论(8)
热度(14)

© 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 Powered by LOFTER